*短篇、劇架空

 

每當我抬頭的時候都可以看見那片繁星點點的夜空,那樣純粹的黑和零星的白,給我一種很安定的感覺。

 

小時候,一起躺在草原上看星星是我們的例行公事,就算孤冷的夜風蹂躪著我的髮絲也絲毫不會覺得不安,這一定是因為我們一直在一起的關係。

 

「吶、修,星星上面有什麼呢?為什麼星星會這麼漂亮呢?」我伸出食指指向了天空,年幼的我眼裡看著一大片未知的美麗毫無頭緒。

 

「為什麼呢?其實我也不知道。」

 

「騙人!修不是什麼事都知道嗎?」得不到滿足自己的答案就立刻嘟起嘴鬧脾氣,小孩子就是這樣一種令人哭笑不得的生物吧?

 

「那麼你聽過一種說法嗎?聽說阿,人死掉之後會到星星上去哦。所以看著星星的時候其實就是在思念已經在星星的彼方的人呢。」修乾笑了兩聲,說到底那個傳說究竟是真有其事,還是他為了塘塞我隨口編的根本不重要,如果是那樣的話,選擇相信應該會好受一點吧?

 

「那樣還要好久哦。」我都囔著。

 

「什麼東西好久?」

 

「還要很久才可以知道星星的秘密……」此話一出馬上就得到了修的捧腹大笑,天底下因為想要知道星星的秘密而期待死亡的人大概只有我這個笨蛋了,他是這麼想的。

 

小孩子的想法果然很奇怪呢?長大之後再去回首往事都會讓人憋不住的笑出聲來,但是現在我卻覺得無比懷念,甚至浮起了想哭的念頭,感覺那段回憶就像一顆小石子,在我的心湖上掀起萬波漣漪。記憶這種東西很容易就會變得模糊起來,特別是在你好久都沒有見到那個人之後,到底是去了哪裡呢?連聲道別都不說的像是消失了似的,而且消失的一乾二淨。

 

 

熟練的關掉惱人的鬧鐘,我從床上坐起了身,然後就是像平常一樣梳洗完畢之後換上制服出門,這種日子究竟過了多久了呢?離開那座島又過了多久呢?而你……又消失了多久?我根本沒有心情去算。自己一個人過日子的苦悶感已經熟悉的成了種習慣,但是還是會在不自覺的狀況下不小心多準備了一人份的晚飯。偶爾在路上碰到以前的夥伴都會停下來聊個幾句,感覺跟從前一樣沒有任何改變,但是最重要的部分卻改變了。

 

我看了下門牌上的名字『劍城』,按下了門鈴。

 

「是白龍阿,有什麼事嗎?」

 

「這個,給你的。」我遞了個保鮮盒給他,裡頭裝了一人份的飯菜,他看著盒子皺了下眉頭,他大概已經猜出我又犯蠢了吧?

 

「不要想太多了,想著也是徒勞。」他收下了保鮮盒之後只留下了這句話給我便關了門,他能說的話大概早就用完了,我站在門前沉思了半旬。

 

 

如果我們……現在再次相遇的話……不知道你還認不認得我呢?我已經不是以前那個老是愛吵鬧的小鬼了,雖然說不上是成熟的大人不過我……應該變得比以前更有長進了吧?比以前懂得還要多,比以前還要高,比以前還要獨立……比以前還要還要……糟糕,愛哭這點似乎沒有改變呢!一個大男生站在路上哭是什麼樣子的呢?一定很好笑吧?以前我哭的時候你都會罵我,說究極的人是不會因為這點無聊的小事就隨便哭的,但是那些事明明就不是無聊的小事嘛……

 

「吶、媽媽,星星上面有什麼呢?」耳邊傳來了童稚的聲音,小男孩拉著媽媽的衣角大聲的嚷嚷著。

 

「星星上面阿……說不定可以看到爸爸哦。」一旁的母親蹲下身子溫柔的摸了摸小男孩的頭。

 

「爸爸躲在那種地方嗎?那樣要怎麼樣才可以抓到爸爸阿,不然就贏不了躲貓貓了。」

 

「那就等你長大之後吧,長大之後一定就可以找到辦法的。」

 

『那麼你就好好期待長大之後的那一天吧,那樣就可以知道星星上面的秘密了。』模糊的笑臉在腦中像是即將斷訊的頻道一般閃爍著,我抬起頭看著那片被喧囂的城市遮去了大半的星空,零星的星點在夜空中相互綻放著光芒。

 

可是阿,為什麼我長大之後還是不明白呢?你說看著星星的時候就是想念在星星的彼方的人的時候,那樣我抬頭的時候……也可以看到你嗎?

 

 

我從床上坐了起來,拉開一旁的窗簾想再看看那片寂靜的夜空,總覺得自己似乎做了一個夢,夢到你還像以前一樣,替睡死在一旁的我溫柔的蓋好被子然後在我耳邊輕聲地道著晚安。

 

「晚安。」我看著天空上閃爍的星星微微的笑著。

 


 

前陣子因為蘇軾的江城子而有感而發

那是一首很美很美的詩

於是就想嘗試打那種感覺的文

會選白修一定是因為阿橘吵死人了的關係

雖然打到最後已經忘記我當初到底是想弄成甚麼樣的感覺了

覺得打的有點混

總之可以算是久違的發文了吧

下次再更文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呢

創作者介紹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橘子
  • 閉嘴啦~京介可愛死了~(整篇錯重點
  • 他整個就是很搶戲

    小闇 於 2014/10/24 20:39 回覆

  • 橘子
  • ㄐㄐ才是主角
  • 他只有兩句話

    小闇 於 2014/12/13 18: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