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渚-不知不覺.png  

越是長大就越是會發現,比起孩提時代的自己,能做的事明明應該變多了才對,卻總是為了許多無聊的理由限制了自己真正的想法,若是能夠自在的做自己就好了,可是……真正的自己在哪裡?我卻忘記了,現在站在這裡的人,真的是我嗎?

 

那頭不知不覺已經長到腰際的天藍色長髮,每天早上光是梳理它就廢了我不少時間,進到國中也已經幾個禮拜了,除了更為繁重的課業之外,其他的東西什麼也沒變,就算換了學校換了班級換了同學,人類就是人類,依舊不會有太大的改變。

 

『噁心』,他們私底下都是這麼說我的。

 

在發現留著長髮穿著女生制服的我,是個男孩子之後,應該沒有人能不用異樣的眼光打量我吧?就算是一個長著宛如女孩的五官,眼睛有著長睫毛,皮膚白皙的少年,依舊還是個少年,是個有女裝癖的噁心少年。

 

「一起去吃午餐吧!」午休時間的鈴聲一響起,教室裡瀰漫著各種嘈雜的喧嘩聲,女孩子拿出了便當馬上就來找自己的姊妹淘,形成一個又一個的小圈圈聊著各式各樣的八卦,而男生早就成群結隊的朝著販賣部前進,想必又是一場激烈的午餐爭奪戰。

 

我闔上方才上課的課本小心翼翼的收進了書包,對於這樣的我每天自己一個人默默的在座位上吃便當儼然已經是種習慣。人類是種群居動物,到了一個新環境之後第一件事一定是替自己找一個歸屬,如果跟別人不一樣的話就不會被接納,所以要盡可能地讓自己跟大家一樣,就算是長著黑羽毛的烏鴉也會想辦法把自己染成五彩繽紛的孔雀,大家都在說著謊好讓自己能變得跟大家一樣,但是我卻像個局外人一樣,不斷的撒著謊……卻讓自己變的和大家越來越不一樣。

 

「我要開動了。」我小聲的說著,拿起筷子的手卻因為被某種聲音打斷而懸在半空中,視線追著聲音的源頭落在了斜後方的座位上,一頭醒目的紅髮正用力的吸著手中的草莓歐蕾,紙盒變的乾癟了起來。

 

對方似乎注意到前方來的視線,回以我一個笑容。

 

太假了,那個笑容,但是卻像大家的那些謊言一樣,這樣的謊言才是大家所要的,他應該也很清楚才對。如果有人願意相信那個謊言的話,就算是個彌天大謊,它都可以變成事實。

 

「赤羽同學不去吃午餐嗎?」和我不一樣,赤羽同學的成績很好,也很懂得和大家的相處之道,絕對不是那種自己孤孤單單坐在位置上吃午飯的類型,和我截然不同。

 

「我忘記帶了。不過無所謂啦,我有這個就可以了。」他晃了晃手中的紙盒,又是那個笑容。

 

「只吃那種東西沒問題嗎?會營養不良哦。」都是國中生了,還把點心當作正餐來吃,雖然這句話由長不高的我對著那麼高的他說似乎有點不太對,話才剛說出口我馬上就後悔了,他的表情瞬間閃過一絲不悅。「對、對不起……我好像說了多餘的話。」

 

「有什麼關係,想說什麼就說什麼那樣很好啊。」他移開了視線,看著窗戶下方的草坪,不時咬著插在紙盒裡的吸管。

 

「明明嘴上那麼說卻還是露出那麼假的笑容,真是奇怪的人。」我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嘟囔著,隨手翻開一旁的記事本打算紀錄在上頭,要是問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的話……答案是我也不知道,就像不知不覺的撒謊那樣,等到自己發現的時候總是拿著筆,筆記本上總是充滿著別人的觀察日記,一定是因為一直都是一個人的關係,所以有很多的時間可以一個人默默的觀察別人,儘管如此的對周遭瞭若指掌,唯有對自己……對著那個鏡子裡留著天藍色長髮的人一點都不認識。

 

「哦、你竟然在觀察別人阿!」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我的手一陣顫抖,自動筆滾落到桌子下緣,被發現了!我的心裡再次充斥著各種別人的反應,不外乎還是『噁心』。「對、對不起……。」

 

「你這傢伙只會道歉嗎?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對不起來對不起去的……。」是赤羽同學,被他發現了,但是他卻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搶過我手中的筆記本一頁一頁的翻看著。

 

「你不覺得噁心嗎……?」我怯懦的說著,答案不是很明確了嗎?要是我知道自己一直被別人觀察著一定也會覺得不舒服吧,但是說老實話,真希望有這麼一個人的存在,告訴我吧,真正的我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呢?

 

「很噁心阿,不過卻很有趣。沒想到竟然還有這麼有趣的傢伙存在,你是叫潮田渚吧?我記住了。」

 

「很……有趣嗎……。」他在看筆記本時的神情,跟之前完全不一樣,我不自覺的拿起了地上的筆在紙上的空白處隨手寫下。

 

「你還真是欲罷不能耶。」他握住了我的右手阻止了我的動作,什麼時候發現的?連我自己都沒有注意到,自己到底都做了些什麼呢?

 

「對、對不起……。」

 

「用不著道歉,不過……這個要沒收。」他撕下寫著赤羽業的那頁然後收進了外套胸前的口袋。「其他的就還給你吧。」他闔上筆記本後將本子以拋物線丟了過來。

 

「謝謝你……。」儘管他這麼做終將也只是徒勞,因為我很清楚,我還是會不自覺的握起筆記下他的一言一行,不過他的反應著實嚇了我好大一跳,赤羽業,他自己不也是個很有趣的觀察對象嗎?我翻開新的一頁再次替他一筆一劃的記錄著。

 

 

「這樣就可以了吧。」我把老師交代我收齊的作業簿放在辦公桌的角落,抬頭看掛在牆壁上的時鐘,六點十分。「已經是這個時間了阿……。」為了整理班上的作業費了不少時間,得快點回去才行。

 

走在通往教室的走廊上,找到自己班級的門牌正打算伸出手拉開門,卻因為裡頭傳來的交談聲而下意識的停下了動作。

 

「今天隔壁班的田中同學阿……」我倚靠在門外,靜靜的聽著班上同學的聊天內容。

 

「話說你們是怎麼看的阿?潮田同學阿!」

 

「你是說為什麼他要穿女生制服嗎?誰知道呢,噁心死了我根本就不敢跟他說話。」

 

「我一開始還以為他是個女的,還想說去跟她搭訕一下,沒想到竟然是個男的真是嚇死我了。」

 

「他就這樣去男廁上廁所阿?也太噁心了吧?」他們就這樣把別人的苦衷當作茶餘飯後的笑話來看待,不時夾雜著令人作嘔的笑聲,我靠在門上緊咬著下唇噤口不語,眼睛裡含著的那股熱流好像隨時都會崩潰一般,顫抖的手已經沒有勇氣開門,穿著膝上襪的那雙白皙的腿,想逃卻不知道該往哪裡跑才好,繼續待在這裡一定會被發現,我不想聽,我不想聽……

 

「讓開!」突然之間被推了一把讓我腳步有些踉蹌,我錯愕的看著身旁的紅髮。

 

「赤、赤羽同學!你、你還沒有回去嗎?等一下啦,現在進去的話……」我拼命地想要阻止他,然而我的口舌都只是徒勞,他唰地用力拉開了門,裡頭的人只有呆愣愣地望向我們的份。

 

「是潮田同學耶……被他聽到了……」他們小聲的嘟囊著,尷尬的神情讓他們互相對看了一眼。

 

「怎麼?只敢在別人背地裡說嗎?有種就大聲說阿,在這裡!」赤羽同學的聲音迴盪在教室裡,我拉住了他的袖口想叫他不要再說了,可是卻什麼也沒能說出口。「做自己想做的事有什麼不對?跟他比起來,只敢在這裡說別人壞話又怕被聽到、只會露出虛假笑容來掩飾自己的懦弱的你們才真是令人作嘔。」

 

他為什麼要幫我說這些話?我完全無法明白,明明我們就沒說過幾句話,而且要說虛假的話,赤羽同學的功力也完全不輸給他們,況且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自己為什麼要穿成這樣,母親的身影在腦袋裡揮之不去,我揪緊了制服裙子的下襬,把百褶裙都抓皺了。

 

「拿去。」他把我的書包丟了過來,另一隻手背起了自己的包就拉著我往外走。

 

「謝、謝謝你。」

 

「不用說謝謝沒關係,我看他們就覺得噁心,剛剛他們的表情實在是太好笑了。」他露出了惡作劇成功後那種自滿的笑容,這才是他最真實的笑容嗎?我又忍不住想找個地方記錄下來。

 

「不過還是謝謝你。」

 

「你這樣很噁心耶。」他的眼神閃過一絲不耐煩。

 

「對、對不起……因為剛剛如果只有我一個人的話一定會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幸好赤羽同學出現了……。」也許是因為已經鬆了一口氣的關係,眼睛裡原先憋著的淚水像是午後雷陣雨一般不停地順著臉頰滑落。

 

「哇啊、竟然哭了。」他被我的舉動嚇了好大一跳,處在原地停頓了三秒。

 

「對不起……因為我們明明沒什麼說過話你卻這樣幫我……」我用力的抹去臉上的淚水,擠出了大大的笑容。

 

「不是說不要一直說對不起嗎?」

 

「對不……啊、不知不覺又……果然習慣沒那麼容易就能改掉呢。」我乾笑了兩聲,我真的有那麼常說對不起嗎?這麼說來自己根本沒發現。

 

「能問你一個問題嗎?你為什麼要打扮成女生的樣子?」

 

「我也不知道,也許是因為我媽媽的關係吧……總是不知不覺的……等到發現的時候我就一直是這身打扮了,頭髮也是……」我撥弄著長到腰際的頭髮,任風去吹拂。「如果可以自在的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了,赤羽同學了解自己嗎?總覺得我對自己是一無所知……。」

 

「想做就去做啊,做自己想做的事。」

 

「可是你卻總是在說謊,就連今天早上的笑容都是謊話。」聽到我的這番話他停下了步伐,一雙瞳孔瞪得無比的大,映照出我那頭天藍色的長髮。「因為我一直都在觀察別人,當然也包括你,赤羽同學一直在說謊,感覺這個世界在你眼裡都像是場鬧劇,但是你又不得不配合演一個乖孩子……對不起……說出這種話實在是有點太自以為是了。」

 

「你這傢伙……還真是有趣哪。竟然把別人的底子摸透到這種地步……還真是噁心。」他的嘴角微微的勾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而我也不自覺的露出了笑容。

 

「這算是誇獎嗎?」好奇怪,第一次聽到別人對我說噁心兩個字的時候是笑著的,還真是值得記錄下來的珍貴資料,不管是赤羽同學還是我。總覺得,似乎稍微變得對自己了解一點了。

 

「那我不對你說謊了,反正都會被識破。」他故作輕鬆的把雙手放在後腦杓,伸起了懶腰。「不過你剛剛該不會是在想著要記錄我的事吧?」

 

「咦?怎麼會呢?」

 

「少來,絕對禁止,我要沒收。」

 

「我可什麼都還沒有做哦。」我撇過頭,在心裡盤算著等會回到家中再慢慢的紀錄,這麼珍貴的資料要是不保存起來的話就太可惜了,不過我心裡卻浮現了另一個計劃,這不禁讓我會心一笑。

 

 

「早安!」早晨的冷空氣並沒有阻擋大家熱情的招呼聲,走在校園裡到處都可以看見成群上學的人們互相道早著。

 

「業早安!」我看見那抹熟悉的紅色,快步跑了過去在他旁邊停了下來。

 

「早,呃、你該不會是渚吧?」又是一個珍貴的表情,他果然嚇到了。

 

「那還用說。」依舊是一身女生制服,不過脖子上的重量到是解放了不少。「因為你昨天說以後不對我說謊了,所以我也把頭髮稍微剪短了一些,很奇怪嗎?」

 

「這倒是不會。」

 

「我想做我自己想做的事,從今天開始……。」

 

「這麼偉大,跟昨天之前的你還真是截然不同呢。」

 

「業也一起吧,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不過不可以只喝草莓歐蕾。」我打量著他手中的紙盒,他的早餐鐵定又只喝了這個沒營養的東西。

 

「不用你多事。」

 

「是嗎……難得我今天多帶了一份便當……怎麼辦呢?」我故意裝出為難的樣子拉長了尾音,他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把紙盒朝我遞了過來。

 

「說不定長高的秘密是在這裡也不一定哦。」他故作調侃的笑著,我害臊的搶過他手中的紙盒,這種東西真的有那麼好喝嗎?「很好喝吧?」

 

「吸管爛掉了。」除了甜和那根被他咬爛的吸管之外沒有第二句感想。

 

不知不覺打起了上課鐘,我們兩個就這麼的衝進了教室,突然很期待呢,今天的午餐時間。我這麼想著,看向了窗外。

 

也許這個世界就是由許多的不知不覺構成的,我們都在不知不覺中成長,而我們也在不知不覺的改變,就像我們不知不覺縮短的距離一般,想要再更了解一點……關於我的、還有他的事,我翻開了筆記本在新的一頁上輕輕地寫下了『赤羽業』三個字。

 


先在這裡感謝阿橘幫我畫的那張很可愛很可愛的圖(←阿橘的部落格)

對於這個配對實在很有愛,兩小無嫌猜的感覺真棒,於是又寫起了很久沒動過的同人文,打完覺得很有我個人的風格

雖然很少走這種甜尾路線,但是要我拆散這對可愛的孩子實在於心不忍

估計之後還是會一直一直喜歡這兩個孩子,近期的產出大概也都是這個

雖然原作的部分還沒有看到渚的個人回,但是因為一個大手的漫畫實在是太感動了所以就直接架空的打了出來

暗殺教室是一部很棒的動畫,非常推薦。

也請大家一起來廚這對可愛的孩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闇 的頭像
小闇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