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會

 

低頭瞄了眼腕上的錶,三點二十分。站前的廣場依舊是人來人往,人群中隱約看見了那抹期待的紅髮。

 

「抱歉抱歉,稍微遲到了下。」眼前的人帶了抹惡作劇的笑意,絲毫沒有半點歉意。

 

「是你說想要吃草莓蛋糕我才特地陪你出門的耶。」我故作不悅的嘟起了嘴。

 

他知道我不會真的生氣,而我也很清楚,他絕對不會準時出現。

 

*鬧脾氣

 

看著排名欄上的個位數,我理所當然的把成績單塞進了抽屜,前方嬌小的背影略略的轉過頭看了我一眼卻又馬上正了身轉了回去。

 

「幹嘛啦,渚。」我這是明知故問,看著他一張臉氣嘟嘟的鼓著雙頰總是心裡一陣笑意。

 

「不跟你說話了,討厭鬼。」不就是個三位數嗎?我在心裡竊笑,今天一整天他的雙頰大概都不會消氣了。

 

*日常

 

看著窗邊那個因為課程內容太無聊而索性進入夢鄉的人,拉開前方的座位坐了下來,我靜靜地注視著他的睡臉,桌上依舊放了那罐半點營養也沒有的草莓歐蕾。

 

「老是喝這種東西……真有那麼好喝嗎?」我知道你要是聽到了一定會跟我辯駁,我拿起了紙盒啜飲了一口。「好甜。」這種只有甜味的東西,到底是哪裡好喝了?


*
生日

 

「麻煩你了,請幫我包起來。」

 

「是要送給女朋友的禮物嗎?」店員一邊熟練的幫我包裝一邊問著,但是我現在根本沒空去理會她,我不斷的揣想著你收到之後各種可愛的反應,今夏最流行的洋裝,我可是特地挑了和你那頭長髮相同的水藍色,下次約會的時候,你會穿吧?

 

*情人節

 

為了喜歡吃甜食的你,特地穿起了圍裙花了一整個下午的時間待在廚房。

 

「雖然說是做好了啦……」我看著應該還算是成功的巧克力皺起了眉頭,可是該怎麼給你呢?這變成了最困難的問題,就算是在交往中的我們,似乎還是有點難啟齒呢,為此我在廚房傻笑了好一陣子。

 

*第一印象

 

原來是男生阿。我拖著腮把臉撐在桌上凝視著前方留著天藍色長髮穿著女生制服的少年。

 

「請問……有、有什麼事嗎?」對方怯懦的問著,眼神游移不定。

 

「不,沒什麼。」只是普通的女裝癖嗎?這個問題大概讓我在意了好幾個星期。

 

*吃醋

 

走在放學的路上他低著頭一句話也沒說,很明顯的,他在生悶氣。

 

「怎麼了嘛?又再生什麼氣?」我輕輕的拉住他制服袖子的下襬,他停下了腳步。

 

「因為今天bitch老師……」他一臉氣憤的轉過頭看著我,卻又止住了卡在喉嚨的話語移開了視線,我知道他是想說我被親了那件事。

 

「幼稚鬼。」我竊笑著,勾住了他的手。「那又不是初吻。」

 

*鬧劇

 

手中的通知單早已被握拳的手弄得滿是皺褶,業隨手把紙張撕成了碎片,儘管那張寫著停學的通知無法再拼湊出原本的樣子,也無法消除掉佔據在他心中的那抹恨意。

 

「不要緊的,業並沒有做錯。」被停學的人不是我,但是心卻也像被狠狠的劃了刀一般,我從後方環住他的腰將他抱的緊緊的,這樣就好,我們都沒有做錯。

 

*長髮

 

「頭髮……是不是又變長了?」我隨手撩起一小撮天藍色的長髮在手中撥弄著。

 

「是嗎?我沒怎麼注意。」他呆愣了三秒,垂低了眼瞼。

 

他不喜歡他的長髮,這點我很清楚。

 

「有什麼關係?我覺得長髮也挺好的。」我用手替他溫柔的梳理那頭長髮,我很清楚,只有這個時候他的長髮才會變得沒那麼討厭。

 

*冬天

 

吐氣時白煙清楚可見,預報說今天是冬季最冷的一天,早知道應該再多穿些再出門的,我將臉埋進了脖子上的圍巾裡取暖。

 

「不是叫你穿暖點了嗎?」嘴上雖然帶著責備,卻還是伸過手牽住那雙卻小於他的手掌。「拿去。」頰上突然一陣暖意,罐裝的草莓歐蕾就這樣被他推了過來。

 

「好溫暖。」我嫣然一笑,將彼此的手牽的更緊了些。

 

*修業旅行

 

翻過身將被子重新鋪整好,身旁的人背對著我,原先已經很嬌小的身子因為蜷曲的姿勢顯得更嬌小。

 

「渚。」我在他耳邊細語,聽到我的叫喚他微微的睜開了眼睛。

 

「幹嘛?」

 

「陪我。」我把手伸進他的被子裡將他摟進懷裡,透著那件單薄的衣物傳來了渚的體溫,好溫暖。

 

「又不是小孩子。」他將身子往後挪靠在我的胸膛上闔上了雙睫。

 

*歸來

 

「好久不見,渚。」看見那抹熟悉的身影,我睜大了雙眼,有些難以置信。

 

「業?要回來的話怎麼不先說一聲?」看樣子,之前的停學處分大概是結束了,我在他的身旁默默的坐了下來。「你要是先說的話我就去找你了。」掩蓋不住的喜悅讓我有些故意的耍起了性子,又可以和你一起,在這所校園裡做好多好多的事了。

 

*惡作劇

 

對於3年E班的新面孔,當他們第一次懷疑起我們之間的關係時,你總是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怎麼說呢?這個有點複雜……就是……」你開始語無倫次,其實不就是很簡單的道理嗎?一把揪住了你的衣領在你的唇上烙下了確實的一吻。「業!」你羞紅著臉對著我吼,我是故意的,但是你絕不會生氣,我對你吐了舌頭。

 

*第一次

 

第一次,我們牽起了彼此的手,跨越了名為友情的那條線。

 

夕陽西照,晚霞的餘暉灑的我兩頰通紅,今天發生的事我這輩子一定都忘不了。

 

伸出了彼此的小指,交換著孩子氣的約定。

 

之後的未來,每一天,一起完成屬於我們其他的第一次,就這麼說定了。

 

*午睡

 

被肩膀上突然增加的重量給嚇著了,我有些吃驚的看著你酣睡的臉龐。

 

「渚?」我呼喚著你的名,你沒有反應,只是持續著相同節奏的鼻息。

 

午間的陽光輕輕的灑落,在校方的屋頂上烙下一個又一個耀眼的光圈,我輕輕的闔上眼,就這麼蹺掉下午的課吧!我在心裡盤算著,為了多看幾眼這張難得的睡臉,一點都不會不值得。

 

*確認

 

「好喜歡,我喜歡業君。」對於我突如其來的話語,你顯露出罕見的害臊模樣,其實並不是特別想要做什麼,只是突然有這麼個感覺,想好好地確認自己的心意,還有對方對於自己的。

 

「恩、我也是,我喜歡渚。」我喜歡總是這樣回我的你,不過下次也稍微轉過頭來讓我看看你害羞的表情嘛。

 

*苦痛

 

對於蹲坐在我家門口的你,我大約停頓了三秒才反應過來,你什麼都沒說只是涔著淚不敢放聲哭泣,但是你那張痛苦的神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對不起,我回來晚了。」手中提著的紙袋已經不重要了,就算蛋糕摔爛了也無所謂。

 

大概又是跟你媽媽有關的事,對於那個討厭卻又無可奈何的家,你今天大概是不會回去的了。

 

*簡訊

 

放置在書桌角落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伴隨著收到訊息的電子音。

 

我趕緊從書桌上爬了起來,我剛剛是不小心睡著了嗎?還真是糟糕呢,明明決定要好好念書的,我在驚慌中拿起了手機。

 

『快去睡覺。』

 

今天,還是先算了吧。『恩,晚安。』我闔上手機,熄了燈。

 

*老師

 

我很清楚,有些人明明還活著卻已經死了。

 

不過這次應該算是踢到鐵板了吧?方才最完美的作戰計畫失敗了,而我對『老師』這種生物的認知卻又變的迷惘了起來。

 

「殺老師真的是很奇怪對吧?」你笑著這麼對我說。

 

似乎稍微有點理解了,你那個時候對我說這句話真正的理由。

 

*回憶

 

『閉館』

 

站前的那間蛋糕店拉起了重重的鐵門,我靜靜地佇立在前方看著鐵門上貼的告示。

 

明明之前放學還可以跟業一起來這裡的。

 

「不走嗎?」走在前方的你仰著頭看停在後方的我。

 

算了,回憶這種東西,只要我們還沒有結束的那一天,就會一直一直不斷的更新下去。

 

*

 

「太狡猾了……。」你沒來由的嘟囔著,噘起了嘴。「你知道嗎……你這樣的身高……要親你很不方便……。」你輕輕的闔上那對跟女孩子一樣長的雙睫。

 

「是是是,跟你道歉這樣可以了吧?」我微微的彎下身子,親吻你那張倔強的唇。

 

你都這麼要求了,哪裡還有拒絕的理由。

 

*身高

 

每次看著自己相較於同年齡的男孩略為嬌小的的身子總是一陣不服氣,多希望可以再長高一點,眼角的餘光看著走在身旁的業,要是我也可以像他長得那麼高就好了。

 

可是我……並不討厭。

 

這種墊起腳尖剛好能夠親吻的身高差,我停下了腳步,墊起了腳尖。

 

很奇怪不是嗎?這樣的我。

 

*觀察日記

 

對於自己可愛的女朋友奇怪的習慣在不知不覺間漸漸的習慣了起來,甚至有時候會覺得有點小開心,對於時時刻刻都想著自己的他,今天也一筆一劃的記錄著的自己。

 

今天又寫了些什麼呢?

 

不過關於我偷看這件事,還是不要告訴他比較好。

 

*女裝

 

「對不起我正在等人。」這已經是第幾個了呢?我笑著拒絕掉搭訕,他們應該是很認真的把我當成了女孩子,畢竟我穿成這個樣子。

 

我看著玻璃櫥窗上自己的倒影,一身夏季的洋裝和一頭長髮,應該沒有人想過這樣的我會是個男孩吧?

 

不過果然還是太彆扭了,我不安的揪住了裙子的下襬。

 

業也太慢了吧!一定是故意的。

 

*新年

 

「業許了什麼樣的願望呢?」伴隨著他溫柔的嗓音,空氣中飄了一圈又一圈的白煙。

 

「恩、是秘密。」

 

「小氣鬼。」鬧起性子的你還是這麼可愛,對於現況來說,我已經滿足的別無所求了,微微的揚起了嘴角,將彼此的距離拉的更近了些。

 

願望這種東西阿,許個開心就好。

 

*傷口

 

從我認識你開始就一直是這樣,你老是和別人打架,弄得自己常常也是滿身傷。

 

「傻瓜。」我拿出包包裡的創可貼,墊起腳尖貼在他的臉頰上。

 

「好痛。」

 

「忍耐下,等等回去之後要乖乖讓我消毒哦。」嘴上雖然是責備的語氣,但是其實心裡有這麼點開心。

 

需要我照顧的業君和只有我才能夠觸碰的傷口,對彼此來說我們都是最特別的。

 

*味道

 

一定是昨晚沒睡好的關係,感覺頭特別的重,索性將頭埋入你那頭整齊滑順的長直髮裡頭,你被嚇的打直了背脊。

 

「做什麼啦,嚇我一跳。」你驚慌失措的語氣也無法讓我睜開厚重的眼皮。

 

身邊的空氣瀰漫了一股洗髮精的清香,是我熟悉的那股味道。渚的味道,我最喜歡的味道。「好香……。」我喃喃的說著,在香味的包圍下進入了夢鄉。

 

*聯想

 

草莓歐蕾。

 

如果要說出一個代表你的東西的話,絕對沒有比這個更適合的代名詞了。

 

我看著販賣機裡頭的紙盒佇足嘆了口氣。

 

因為停學處分的關係大概暫時都沒辦法在這所學校裡看見你了,我不假思索地拿出了硬幣投入後按下了鈕。

 

放學後稍微繞去你家吧,探望禮也搞定了,我撿起了從出口處滾落的紙盒會心一笑。

 

*幻想

 

玻璃櫥窗裡展示的,一套套充滿了少女的夢想的白紗禮服,我不禁定睛看得出神,要是渚穿上去的話絕對很適合的吧?一點也不會輸給真正的女孩子。

 

「你該不會是在想奇怪的事情吧?」對方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眼神閃過意思不屑。

 

果然還是會彆扭嗎?但是好想看啊,穿著白紗的渚。

 

*夏日祭

 

「好痛。」都是因為業君一直嚷嚷著想趕快吃到蘋果糖的關係,一時之間沒有留意到腳下的階梯,難得穿了浴衣來卻弄壞了木屐,明明祭典才剛剛開始沒多久的。「業自己去逛吧,我在這裡等你。」

 

「上來吧。」他背對著我蹲下了身子。「我背你。」

 

感受著業君的體溫,我伸手輕輕的環抱住他的脖子,現在的你是什麼表情呢?好想看呢。

 


 

在此感謝阿橘的點文

因為業渚的美好而失眠的我,不幸中的大幸起床完成了這篇文

寒假姑且算是開始了

今後依舊是這對孩子的天下

如果想挑戰看看的人歡迎把題目帶走,不管是業渚還是其他cp都歡迎套用挑戰

每篇都控制在150字以內其實是一件很難的事,不小心就會超過了,不過最後還是順利的完成了挑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闇 的頭像
小闇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丹特安AntiDan
  • 你寫得好棒啊(鼓掌,灑花)
    我也很喜歡這對喔~業渚讓人感覺溫馨的幸福呢,而且大大沒有偏離人物性格,非常厲害呢!
  • 謝謝,雖然還有很多地方有待努力,不過因為真的很喜歡這對孩子所以還是發了上來
    業渚可以說是柔和的閃光,讓人有一種跟著幸福洋溢的感覺

    小闇 於 2015/03/06 23:13 回覆

  • 丹特安AntiDan
  • 是啊(鼓掌)他們站在一起感覺就是互補,很溫馨的呢!暗殺最喜歡這對了233
  • 我也最喜歡他們了
    淡淡的甜,我喜歡他們的相處模式。

    小闇 於 2015/03/07 23: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