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嬌

 

「渚?怎麼了嗎?」我的語氣帶了點訝異,因為你通常不會在這個時間打過來。

 

「對不起,這麼晚了我還打來,你是不是要睡覺了?」電話另一頭的你有氣無力的,夾雜著你媽媽歇斯底里的斥喝。

 

「還沒有哦。」我的確打算待會要上床,不過還是算了吧。

 

「那……可以陪我講電話嗎?」

 

「當然。」

 

難得你都跟我撒嬌了。

 

*衣服

 

我看著鏡中只有上身穿著白襯衫的我,果然太大件了嗎?業的衣服。

 

要是沒有突然下大雨的話我應該也不會被困在這裡了,在業的浴室穿著業的衣服,而且還只準備了上衣而已。

 

現在這副模樣再加上那頭長髮,實在很難不去往那方面想像,我驀然看著鏡子裡的我,彷彿裡頭那個引人遐想的『女孩』不是自己一樣。

 

真不想就這樣走出去。

 

*吵架

 

竟然說我老是因為奇怪的原因吃醋鬧脾氣。

 

拳頭重重的落在桌子上發出巨大的聲響,比琪老師拿著粉筆的手還停在半空中,嘴巴張得開開的發愣,教室裡開始充斥著竊竊私語。

 

「渚,你們吵架了阿?」坐在渚身旁的女孩偏過頭悄悄地問著。

 

「大概吧……」你將頭轉向背對門的那一邊,我用力的甩上門離開了教室。

 

為什麼你不能明白?

 

*忌妒

 

明明已經過了約定的時間但是我卻還在這裡,剛才一路趕過來的我真像個傻瓜……

 

「找到渚了!」你從我身後探出頭來,我嚇得打直了背脊。「要是到了就跟我說一聲嘛。」

 

我鼓著腮幫子,不想搭理他。

 

「你是在生我剛剛跟搭訕我的女生聊天的氣嗎?」

 

「才不是。」反正他一定是故意的,我撇過臉不想理那個笨蛋。

 

*雨天

 

「下雨了。」我看著那片失去清澈的天空發呆,早上氣象預報明明說降雨機率只有40%的。

 

「業?該不會是忘記帶傘了吧?」你遞過來一把天藍色的雨傘。「不介意的話一起撐吧。」

 

淅瀝淅瀝,其實我意外的喜歡雨滴落在傘上的聲音,不過今天我要好好的享受傘下的氛圍。

 

「渚,那個阿……」

 

「什、什麼事?」

 

「果然傘還是我來撐吧。」

 

*告白

 

「渚君,我喜歡你。」你的這句話大概讓我的腦袋停止運轉了幾十秒才回神過來。

 

「可是……」大概是被他猜到我又要支吾其詞了,他上前牽住了我的手。

 

在那個人眼裡這肯定是個禁忌,但是就讓我當一次壞小孩吧,我已經決定要原諒自己了,我伸出另一隻手溫柔的覆在他的手上。

 

「我也是。」

 

*笑容

 

起初見面的時候,我們都半斤八兩。

 

帶著滿是謊言的笑容勉強自己活在世人的眼光下,笑的連自己都心虛。

 

「業,一起回去吧!」那抹嬌小的藍色來到自己的座位前嫣然一笑,俯瞰著趴在桌上的自己。

 

「恩。」我也不自覺的勾起了嘴角。

 

對我們彼此來說,已經不需要那種虛偽的笑了。

 

*童話

 

記得小時候穿著荷葉邊洋裝出門時曾被附近的阿姨說像公主一樣可愛。

 

精神狀況不太穩定的母親、冒牌的公主,這樣滿足童話的條件了嗎?那麼……王子什麼時候來這座高塔救我呢?

 

「業,果然還是太丟臉了還是放我下來吧。」我害羞的用手遮起臉,被公主抱這種事還是第一次。

 

「有什麼關係嘛。」

 

這樣……算是王子嗎?至少是來救我的對吧?

 

*便當

 

「這是什麼?」午餐時間你換了位置坐到我前方,不同的是你推了一個盒子到我面前。

 

「便當阿。」

 

「我當然知道,但是為什麼突然多做了一份。」

 

「不是突然……。」你的雙頰泛起了羞澀的紅暈,挪開了視線。「因為業老是吃些不營養的東西,所以……以後我都會像這樣幫你做便當的。」

 

「謝謝你。」嘴角勾起了一抹漂亮的弧度。

 

*間接接吻

 

「吶、渚。」你停下了手邊的動作輕聲地說著。

 

「什麼事?」我側過頭看著略高的你,不過下個瞬間你卻從我的視線中逃開。

 

「果然還是沒有草莓口味的好吃阿……」你將唇上沾染到的證據舔舐乾淨,若無其事的繼續吃著你手中的冰淇淋。

 

「業君,請不要用這種方法吃我的冰淇淋。」

 

*名字

 

我很喜歡我的名字。

 

名字,是那個人存在的一種證明,但是即使如此……還是不明白,赤羽業這個人存在的意義到底在哪裡?

 

「業?沒事吧?」比男生略高一些的溫柔嗓音,你在我面前蹲了下來認真的凝視我的臉。

 

原來如此。我輕輕的勾起了嘴角。

 

業,的確是個很好的名字,但是比起這個,我更喜歡你叫喚著那個名字的瞬間。

 

*主權宣示

 

「有什麼關係嘛,就只是給個手機號碼而已。」又來了,我果然很不會應付這種的,明明都很清楚地拒絕了還是死纏爛打的。

 

「對不起。」熟悉的紅髮走進了眼前搭訕的少年,拍了下他的肩膀。「那是我女朋友。」

 

「業……」

 

「等很久了嗎?」他自然的牽起了我的手。

 

「不、我也剛到而已。」我挽住了他的手臂,輕靠在他的身上。

 

*同學

 

國一同班的時候,並沒有特別注意他,就像是普通的同學那樣,偶爾在校園裡碰頭也會打招呼,但是不會特意去找他聊天。

 

直到國二又同班了一次。

 

唯一改變的是我追逐你的視線變得漸趨頻繁,你舉手投足間的一言一行,也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的,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深陷其中了。

 

幸好……我們國三又同班了,對吧?渚君。

 

*跑馬燈

 

原來快要死的時候真的會看到跑馬燈。

 

雖然你的舉動一直很亂來但是沒想到你竟然會從那裡跳下去。

 

在死亡邊緣遊走的不是我,但是我還是看到了,至今為止相處的一切,在那個瞬間重新再上演一次。

 

「業你這個笨蛋!下次不准再用這種方法聽到沒有。」我緊緊地擁住他,像是想阻止他從我眼前消失一樣。

 

「對不起。」

 

*麻煩

 

不管是習題還是考卷上的問題,我都可以輕易的解答,所以並不存在讓我感到苦惱的問題,至少在遇見這樣的你之前是這樣的沒錯。

 

「吶、渚,你是怎麼看我的呢?」

 

「嗯?業君是個很棒的人,能和業君當朋友真是太好了。」你嫣然一笑,還真是糟糕的解答呢。

 

我們之間的距離到底應該套用哪個算式才能夠得出最小值呢?

 

算了,我投降。

 

*未來

 

永遠有多久?我不知道。

 

所以我不會說想永遠在一起,太過不切實際的承諾會流於空泛。

 

「渚?」你顯得有些受寵若驚。

 

「沒事,這樣就好。」我挽著你的手臂,一口氣縮短了彼此的距離。

 

對我來說……只要以後的每一天還可以像這樣就夠了。

 

*溫度

 

原本是想偷牽你的手,但是在碰到的瞬間卻收了手,絕不是因為害羞的關係,你的手溫也太低了吧?

 

「怎麼了?」你用那對純潔無瑕的眼眸盯住我。

 

「你很冷嗎?」

 

「你是說手嗎?這是天生的。」

 

「聽說手溫低的人身體比較虛弱。」我用我的手覆蓋住那雙冰冷的小手,確實地把我的溫度傳遞過去。

 

「業的手好溫暖。」你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

 

「下雪了。」你伸出手去捧飄在半空中的雪花,街上的行人也紛紛停下了腳步讚嘆著上天的美意。

 

「業喜歡雪嗎?」

 

「不討厭。」你的臉上浮出了溫柔的笑臉。

 

「下雪的話……今天就是白色耶誕了。」我看著略高的你專注於雪的臉龐。「生日快樂。」儘管有些吃力還是墊起了腳尖給了你一個吻。

 

*

 

「我不要留長髮了!」偶爾你會哭著用含糊的聲音大吼,但是我們都知道,剪得斷頭髮卻剪不斷那段複雜的情感。

 

看著你的哭臉卻無能為力的我,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替你遞上手帕,不想再看到了,不管是難過的你還是沒用的我。

 

「好了。」我拿了面鏡子給你瞧。「幫你把頭髮綁起來了。」你嫣然一笑看著鏡中那個新的自己。

 

*和好

 

就算是關係在怎麼親密的人依然還是會吵架,拉不下臉跟對方道歉,然後最後不了了之。

 

我不想要變成那樣。

 

果然還是我先跟他道歉吧,比起要那個自尊心稍強的人先道歉這樣簡單多了,按下發送鍵的瞬間手機顫動了起來。

 

「有簡訊?」我疑惑地打開了那封訊息,原先愁苦的表情被發自內心的笑容掩蓋。

 

原來我們想的是一樣的事。

 

*牽手

 

牽手,不單單只是一種親暱的動作。

 

至少在我看來是如此。

 

牽手的時候,有著身高差的我們,互相約制著,不能離彼此太遠。

 

要是不小心走散的話,要從人海中找出身形矮小的你,想必很吃力吧?

 

「在笑什麼?」身邊的你用狐疑的視線打量著我。

 

「沒什麼。」

 

*意料之外

 

『叮咚—』我拖著沉重的步伐前去應門,會是誰在這個時間來呢?現在還是上課的時間吧?

 

「渚,我帶布丁來看你了,好一點了嗎?」我呆愣在門口看著這名意外的訪客。

 

「業不用去上課嗎?」

 

「果然病的不輕,你忘記我被停學了嗎?」一抹燦爛的笑,晃著手中的紙袋。

 

*壞習慣

 

對於別人的拜託你總是笑著說不要介意,明明還是覺得很麻煩的吧?其實根本不用幫到這種地步。

 

「潮田。」又來了,我起身擋在他跟渚中間的位置。

 

「渚今天放學跟我有約了。」對方顯然因為我的出現而受到驚嚇,有些尷尬的摳著臉頰離開了。

 

「業!」

 

「走吧。」我拉著你的手離開教室。

 

你的這個壞習慣就由我來替你慢慢改掉。

 

*思念

 

因為停學命令,這裡又變安靜了,靜得像是在滋養名為寂寞的怪物,我又變回一個人了。

 

我抓著那張通知書朝著你家飛奔過去,我果然還是想跟業在一起,腦袋裡只有這個想法,停學期間的你是不是也很無聊呢?

 

「業!」你睜大了眼看著突然來訪的我。「這個。」我攤開那張宣告被轉入E班的通知,看到這個還有些開心的人果然只有我吧?

 

*默契

 

我茫然的睜開惺忪的睡眼,從草坪上坐起了身子,現在幾點了?天空還相當的藍,我記得好像是蹺掉了班會課,班會已經結束了嗎?

 

「找到你了!」一抹比天空更美的藍進入我的視線,彎下了他的身子。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我輕聲地笑。

 

「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嘛,不快點回去的話殺老師會生氣哦。」你也理所當然地微笑著。

 

*約定

 

「痛嗎?」我低頭俯視著橫躺在地上的你,身上多了幾處明顯的傷口,頭髮也弄得亂糟糟的。

 

「被打中完全是意外……竟然搬救兵出來。」你不悅的咋舌。

 

「業也別老是做這種危險的事嘛。」我知道你一定不會聽進去,輕嘆了一口氣。「至少別再讓自己傷成那樣了。」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你像做錯事的孩子垂低了眼瞼。

 

*

 

「業在吃什麼?」你的視線停在我身上,好奇地盯著我的五官。

 

「糖果,草莓口味的,要吃嗎?」

 

「業果然很喜歡吃甜食呢。」你掩嘴笑著。「那我也要吃。」

 

我將嘴覆蓋在他那片輕薄的唇上,順勢把糖送了進去。

 

「業!」你羞紅著臉,一把推開了我。

 

「好吃嗎?」我掛起了惡作劇成功的笑容。

 

*紀念日

 

為了今天特地準備了禮物,裝在紙袋裡的對杯隨著我雀躍的步伐晃呀晃的。

 

兩年前的今天,我們從原先的平行逐漸靠近,現在算是重合的狀態嗎?把彼此的時間都專注的放在彼此身上,我看到前方倚靠著牆壁等待著的你,加快了些腳步。

 

「紀念日快樂。」我們幾乎同時將這句話丟出口,從身後拿出了一個紙袋,裝著給彼此和自己的禮物。

 

*秘密

 

用指尖滑開手機的鎖定畫面,背景螢幕上出現了一個有著藍色長髮的可愛女孩,要是被路人看到的話肯定會以為我是宅男之類的吧?

 

不過很可惜,這傢伙是男的。

 

自然的笑臉,完美的角度,很難想像這張是偷拍的,要是被你看到的話你肯定會羞紅著臉大吼著要我刪掉,但是這怎麼行呢?

 

這是我的祕密,而這樣的你是我們兩個的秘密。

 

*最愛的

 

我站在櫃台前猶豫了許久還是決定買下那條草莓口味的潤唇膏,真的會有草莓的味道嗎?

 

我打開了蓋子,裡頭傳出一股假的香味,跟你最愛喝的草莓歐蕾是差不多的味道。

 

我並不喜歡草莓,也不喜歡那種很假的化學調味,但是為了我最愛的你還是買下了這種東西,輕輕的抹在自己的唇上。

 

下次親吻的時候你會是什麼表情呢?

 


 

吃飽太閒之於是又來發廚了

昨天是情人節差點沒有被閃死

雖然晚了一天

但是還是想發文

現在想想情人節竟然是窩在電腦前打同人文度過的

算了,我有這對可愛的孩子可以萌就夠了

創作者介紹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丹特安AntiDan
  • 好棒啊!尤其是愛妻便當(鼓掌)果然,渚有賢妻良母的潛質(鼓掌)不過與其說業是王子......他應該是魔王吧(哈哈哈)真的很不錯的文,文風和內容都很棒喔
  • 在漫畫裡後來渚也開始幫媽媽做早餐了,感覺渚的手藝就是有練過的感覺,於是就試著嘗試了這種想法。

    小闇 於 2015/03/06 23:18 回覆

  • 丹特安AntiDan
  • 感覺渚應該就是會做(捂臉)感覺他就是家計技能點滿的,業君應該也會(不過懶得做嘛,所以享受愛妻便當///還會給小渚牛奶喝......)
  • 的確,感覺兩個人家政方面應該都不錯
    而且業還有超萌蕾絲邊圍裙

    小闇 於 2015/03/07 23:50 回覆

  • 丹特安AntiDan
  • 這樣業君會有點糟糕....(捂臉////
  • 我覺得穿那套圍裙的業彆扭的非常可愛

    小闇 於 2015/03/14 22: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