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夫,總有一天我們一定要到海上去,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那個時候,面對無法接受噩耗而哭泣的我,你堅強地笑著,望向了那片我們憧憬已久的海域。

 

其實你也一樣很想哭吧?怎麼可能不難過,一起長大的兄弟就這樣離開了,但是你沒有在我面前落淚,為了不讓我這個愛哭的弟弟更難過,你選擇隱忍自己瀕臨崩潰的情緒,故作鎮定。

 

一直以來,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你一直在保護我。

 

 

「艾斯!」睜開眼,我迅速的從床上坐起身,扯掉了原先固定在手臂上的點滴,瞬間撕裂性的疼痛蔓延至全身。

 

究竟已經過了幾天了?距離你死後,而我繼續活在這個沒有你的世界。

 

身體似乎已經習慣如此劇烈的疼痛了,還是應該說,比起身上的痛楚,左胸口的痛楚更是痛的讓我撕心裂肺,失去至親的感受,比起薩波那時還要來的更深刻,頻率性的刺痛著那份思念你的情感,喚醒過去相處的時光和一切種種。

 

感覺我多活在這世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懲罰,是為了處罰弱小的我,處罰那個沒辦法把你成功救出的我。

 

掌心還殘留著你最後的溫度,火焰的溫度和你逐漸冰冷的身體,那些你在我耳邊呢喃的最後的話,像是受到詛咒一般,至今仍然不斷的在腦海裡循環播放,一次次的勾動那天的場景,直到我把眼淚滴盡,直到我弱小的心無法承受,然後再次昏厥。

 

薩波離開的時候,有你陪著我,但是你現在離開了,就什麼人也都沒有。已經夠了,沒有你的世界,要我怎麼在張開眼睛後繼續懷著希望前進?那個我們曾經嚮往的蔚藍世界,廣闊無邊的海上,已經到處都沒有你的身影了,哪裡都找不到。

 

 

「魯夫、魯夫,快起床,你有聽到嗎?」

 

「艾斯?」眼前那頭黑色的捲髮和熟悉的嗓音,我揉了揉惺忪的雙眼再次確認,的確是艾斯沒錯,是那個自己朝思暮想的哥哥。

 

「做惡夢了阿?你叫得很大聲把我都吵醒了。」

 

「抱歉…‥因為我以為…‥我夢到艾斯死掉了…‥。」說著說著淚水又在眼眶聚集了起來。「那是夢對吧?因為艾斯在這裡…‥。」

 

「…‥。」你垂低了視線,默不作聲。

 

 「為什麼不回答…‥?艾斯…‥?」

 

「吶、魯夫,你聽我說。其實薩波離開之前寄了封信給我,他要我好好的照顧你…‥。」你垂下頭,不讓我看見你的表情。「對不起…‥我果然不是個好哥哥,明明當初說不會死的人是我,明明知道要是我不在了你就會很難受…‥對不起…‥」看著你滴落在床單上的淚,我咬緊下唇,閉上眼讓滾燙的淚水沿著臉頰滑落。

 

「不管發生什麼事艾斯永遠都是我的哥哥,是我最驕傲的哥哥…‥是我太弱了…‥」情緒再度瀕臨崩潰邊界,好想放開聲音嘶吼,直到乾枯的喉嚨再也發不出任何的聲音,直到那雙眼再也流不出淚,直到這副空軀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疼痛,直到前往你的身邊為止。

 

一股重量撲了過來,一把抱住我,隔著繃帶傳來了熟悉的溫度,還有那股令我安心的味道。

 

「聽著魯夫,你一定要活下去,要去新世界,然後當上海賊王…‥」哽咽的聲音在耳邊迴盪著,音量越來越小,身體感受到的重量也越來越輕,最後一切化為泡影,消散在空氣中。

 

「艾斯?」我緩緩地坐起身擦了擦嘴角,這次應該不是夢境了,窗簾宛若海浪呈波浪狀飄動著,時不時透進稀微的光,我瞄了手臂一眼,先前被我粗魯扯掉的針和點滴尚未固定回去。

 

「醒了嗎?」門被推了開來,和我同為超新星的那個男人緩步走向我,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後,便著手替我把點滴固定回去。「已經不哭鬧了阿?」

 

「恩…‥因為艾斯他…‥最討厭膽小鬼和愛哭鬼了…‥。」你最後的笑容深烙在我的腦海裡,還有夢裡最後的叮囑。

 

我望向了窗外的風景,那片我們曾經非常嚮往的海域,象徵自由的海,平靜的海面偶爾激起白花花的浪。舒爽的海風穿過窗戶帶來一點點鹹味,熟悉的味道讓我不自覺地揚起一抹微笑,在你離開之後的第一個微笑。


為了打這篇還重新去回顧了馬林福特還有三兄弟那段

艾斯葛格是我在航海王裡的初戀,想來還真是美好,雖然我現在對艾斯依舊還是愛意滿滿

重新去看那裡的漫畫還是不禁掉淚,這麼好的一個哥哥(帥哥)竟然死掉了QQ

三兄弟回憶篇那裡艾斯不斷的跟魯夫說自己絕對不會死(這裡也是一個哭點),看得我真是一陣辛酸QQ

三兄弟之間的羈絆真是太棒了,兄弟配對果然是天底下最美好的東西,當然艾薩我也很喜歡

最後要來講廢話

17歲剛出航的艾斯怎麼可以笑得那麼青澀,帥的我都不忍直視了阿,真是太犯規了

創作者介紹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橘子
  • 想吃哥哥組啊!
  • 我也很喜歡艾薩阿
    有機會會試試看
    有機會的話

    小闇 於 2016/07/12 17: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