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要不要一起去吃鬆餅,車站那附近新開了一間聽說很好吃。」

 

因為今天老師請假,所以提早下課,鐘聲一響,教室裡馬上傳來此起彼落的邀約聲,我把講義小心翼翼地收進包包,一邊盤算提早放學的這段期間該做什麼好?

 

是去附近的書店晃晃呢?還是就提早回家?

 

時至月底,我已經沒有太多的預算和大家去吃吃喝喝,再加上前陣子做了蛋糕,那也是一筆不小的支出。

 

我揹起包包轉身準備離開教室,卻在轉角看見了熟悉的身影——是靖晴學長!

 

「寧安學妹。」他招手示意要我過去。

 

怎麼辦?他要說什麼?心臟劇烈跳動著,我懷揣著不安的心走向他。

 

「你們已經下課了嗎?」

 

「恩、今天老師請假。學、學長有什麼事嗎?」

 

「這個,送妳的,蛋糕的回禮。」他從背後拿出了一個嫩粉色底綴白色圓點的紙袋,我認得這間店,是附近的馬卡龍店,評價不錯但是一直沒機會去吃,因為價格方面實在有點難以負荷。

 

「學、學長!這個很貴吧?其實你不用送我回禮沒關係,是我自己想送學長的。」

 

「那我也是自己想送寧安學妹的。還是說妳不喜歡吃馬卡龍?」

 

「不、不是,我很喜歡。可是……」我低下頭,不知道該怎麼拒絕比較好。

 

「學妹,那一天的告白,我還沒有給妳回覆對不對?」

 

我嚇的肩膀顫了一下。

 

萬一被拒絕了呢?萬一他選擇來未學姊了呢?萬一他其實覺得我一直纏著他聊天很煩呢?萬一其實蛋糕很難吃,他只是在說場面話怎麼辦?我還那麼不要臉收人家馬卡龍。

 

「學妹,不對,華寧安,我喜歡妳。」

 

「咦?」我是第一次看到學長這種表情,跟平常給人的那種有點輕浮的感覺不太一樣,他是認真的。

 

可是,我應該沒聽錯吧?在我不知所措之際,他已經牽起我的手把紙袋放進我手裡。

 

「學長你剛剛……說什麼?」

 

「說我喜歡妳啊。」

 

「學長是認真的嗎?」其實,就算他是騙我的,我也覺得很開心。

 

我已經無心去管那袋馬卡龍了,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可以從靖晴學長口中聽到「喜歡我」這句話。

 

「很認真。」他給了我一個完美的笑臉,溫柔的拍了我的頭。「如果你不介意的話,等我上完課一起去約會吧?我等一下就下課了。」

 

「要去,我想去。」上課鐘無情的打斷我們之間綿綿的情意,還有甜蜜的氛圍。

 

「那我先回去了,再不回去會被當掉的。待會見。」他說完便轉身小跑步離開,只留給我一個玩世不恭的笑容。

 

「恩、待會見。」我對著他離去的背影揮手。

 

華寧安,我應該沒在做夢吧?

 

靖晴學長說喜歡我,還可以約會,是我贏了,我跟來未學姊的比賽是我贏了。

 

是不是應該跟學姊說一聲呢?可是要怎麼說?

 

我贏了,感覺很怪。

 

靖晴學長說他喜歡的是我,感覺對方會生氣吧?

 

我左思右想,想了半天想不到半個好點子。

 

滑開手機,我發現我根本沒有來未學姊的聯絡方式,因為之前都是她一廂情願跟上來的,我一直覺得她很煩,當然也沒問她的聯絡方式。

 

不過自從那天她說要再去告白之後,我們就沒再見面了,應該說,她沒有再來纏著我。

 

英文系和會計系不同樓,我們年級也不同,自然不太可能在校園裡碰面,學姊好像也不會去學生餐廳吃午餐,我跟她真的成了毫無交集的人,她像是從我的世界消失一般,人間蒸發。

 

不過我一點都不在意,因為靖晴學長走入了我的世界,那才是最重要的。

 

學長差不多該下課了,不知道他要帶我去哪裡約會?我坐在樹蔭下的小板凳上仰望藍天,平常討人厭的陽光似乎也變得沒那麼討厭了。

 

*

 

「小安安,聽說妳和靖晴學長在交往?」同班的好友白白湊了過來,一手攬住我的肩。

 

「妳怎麼知道?」

 

「誰不知道阿?靖晴那麼帥,班上女生又那麼愛他,雖然不是我的菜。」白白噘起嘴咕噥著。

 

「這麼明顯嗎?」我壓低音量小聲地問她。

 

我以為我跟學長還滿低調的,因為我們常剛交往一個禮拜而已。

 

「不是啦!是小靜說上次看到你們單獨去吃車站前那間新開的鬆餅店。」

 

小靜,本名南靜,也是我們班的,我跟她不怎麼熟,不過班上男生私底下似乎都叫她女神。

 

「就這樣?」

 

小靜說的那天就是我們第一次約會的那天,放學後學長帶我去吃鬆餅,鬆餅好吃歸好吃,但是我覺得學長的笑容更甜更可貴。

 

「後來她說她拜託她的直屬學姊去問靖晴,靖晴說是。」

 

「這樣阿。」聽到靖晴學長這麼回答讓我覺得很開心。

 

「所以阿,告訴我嘛,妳怎麼追到靖晴的?我想都沒想到小安安竟然有這一天,想當初妳還只是個單戀靖晴一年的花癡而已呢!」白白沒打算放過我,看來我不把事情經過全都告訴她,她是不會輕易放我行的。

 

於是我把事情的始末全告訴白白,包括來未學姊的事。

 

「別跟別人說喔,我不想太高調。」說完故事之後我慎重的叮嚀白白。

 

「了解。不過妳跟那個學姊說了嗎?妳們不是約好了?」

 

「還沒有……其實我還在猶豫要不要跟學姊說。妳覺得呢?」

 

「說阿。如果我是她,就算結果是我輸了,還是希望有人能夠告訴我,好讓我對這份感情做個了斷吧。大不了哭個幾天就沒事了。」

 

「說的也是……。」

 

「反正妳跟那個學姊本來又沒有很要好,就算被她討厭又怎樣?妳都跟靖晴交往了,討厭妳的人早就滿出來了。」

 

「恩、白白謝謝妳,那我果然還是去告訴來未學姊好了。」

 

白白是我最好的朋友,個性隨和爽朗好相處,雖然有點八卦,不過每次有心事或是煩惱的時候,只要跟白白聊過就會好很多。

 

我鼓起勇氣來到會計系所在的大樓,一邊爬樓梯一邊在腦中揣摩等等的說詞和可能發生的狀況。

 

「請問,這裡是會計系三年級的教室嗎?」我向外頭的學長詢問。

 

「怎麼了嗎?」

 

「我想找一個學姊,叫袁來未,學長可不可以幫我叫她?」我戰戰兢兢地說著,第一次來到陌生的系,而且對象還是學長姐,這一切都讓我有些緊張,不知道手腳該往哪裡擺比較好?

 

「誰阿?我們班有這個人嗎?」學長一臉狐疑,轉頭問身後其他的學長。

 

「沒有吧?學妹,妳是不是找錯年級了阿?」

 

「呃、我記得學姊確實跟我說她念會計系三年級。」

 

糟糕,我該不會真的記錯了,我拼命回想第一次跟學姊在學生餐廳裡的對話,我記得是會計系三年級沒錯阿!

 

「學妹不好意思,我們系裡沒有這個人哦。」一個長相斯文的眼鏡學長緩緩走出教室向我走來。

 

「這樣阿,那不好意思,打擾了。」我快速的行了禮,飛也似的逃離那棟大樓。

 

真是丟臉丟到會計系了!

 

我相信我應該沒有聽錯也沒有記錯,那麼,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袁來未學姊並不在那裡,那麼她會是誰?又在哪?

 

我決定去問靖晴學長,雖然我覺得應該沒什麼用,也不確定學長還記不記得她,不過她好歹在情人節那天送過學長禮物,多多少少,應該有點印象吧?

 

但願是我記錯她的系就好了。

 

因為我現在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學長我問你一件事哦。不過不是什麼太重要的事啦,只是有點在意。」

 

放學後,我和學長到學校對面的咖啡廳約會,鵝黃色的壁紙和柔和的燈光,配上速度慢板的古典樂,很適合供人小憩——閱讀散文或是單純品味熱咖啡。

 

但是此刻我並沒有時間放鬆,因為我還是很在意來未學姊的那件事。

 

「妳問阿,沒關係。」

 

「就是……學長還記不記得之前情人節的時候,有一個學姊送妳禮物,在頂樓。」

 

「好像有印象……不過不是很清楚。」

 

「是不是淺咖啡色的長髮,有一點點捲。」

 

「恩、好像是。怎麼了嗎?在吃醋?」他伸手摸我的臉頰,讓我有些受寵若驚,兩頰變得有些潮紅。

 

「不是啦……學長不要開人家玩笑。」我害羞的低下頭,抿緊了下唇。

 

「好啦好啦,怎麼了嘛?」

 

「只是想說學長你認不認識那個學姊而已,因為我之前有跟她聊過幾次,最近有事想問她,可是卻沒有她的聯絡方法。」

 

「不認識耶。不過我記得她好像有說她是……什麼系來著?」靖晴學長皺起眉頭深思的樣子也十分迷人,我可以把這個當成他是為了我才那麼努力想的嗎?

 

「是會計系。」

 

「對,是會計。妳可以去系上問問看,如果去三年級的教室會怕的話,我可以陪妳去。」

 

「恩、沒關係,我先問問我朋友好了,她好像有認識的學長姊在會計。」這當然是謊話,要是我有朋友認識那裡的學長姊,就不用自己一個人去那裡丟臉了,因為我不想把學長也捲進這個麻煩裡,所以就說了謊。

 

不過我馬上想到另一個好方法,雖然不知道可不可行。

 

在家門口和學長道別之後,我馬上拿出手機,在通訊錄裡找到白白的名字,打了通電話給她。

 

我是自己在外面租房子的,沒有和父母住在一起,所以不用擔心學長送我回家會被看到這種問題。

 

「幹嘛?突然打給我。」電話被接了起來,白白的聲音取代了一成不變的通話聲。

 

「白白,我想拜託妳一件事。」

 

「說阿。」

 

「是關於上次我跟妳說的那個,叫袁來未的學姊的事。」

 

我把去了會計系找人這件事,還有詢問學長的事一併告訴白白,我真的很想查清楚那個人的底細,還有她讓我一直感到很不安的原因,而且,現下除了白白,我找不到其他人能夠討論這件事。

 

「這麼有趣。我知道了,我去拜託我哥看看。那先這樣,結果出來再跟妳說,掰。」等我說完再見,白白便掛了電話。

 

希望可以成功。我拿出鑰匙轉開大門,心理的不安並沒有因為和白白通話而消失,那彷彿是一根梗在喉頭的魚刺,我無計可施,想徹底無視卻沒有辦法。

 

到頭來,她這個人的存在,不管在不在我身邊,都早已經對我的生活造成極大的困擾了。

 

自那一天在頂樓擦撞,那段孽緣是不是早已把我們緊緊的纏在一起了呢?

 

然而隔天傍晚,那通白白的電話卻加深了我的恐懼。

 

「小安安,我請我哥幫忙查了全校的學生資料,他說,我們學校根本就沒有叫袁來未的學生耶。」

 

那根無形的魚刺似乎卡得更深了。

 

誰來告訴我,她是誰?袁來未到底是誰?


偷偷說一下,在設定角色的時候,靖晴是按照我喜歡的型下去設定的

我喜歡輕浮的男人,雖然常常被我朋友說很糟糕

其實輕浮的男人也是有一些輕浮男人才會有的優點的

例如玩世不恭或是常常打破既定規則之類的,我覺得非常帥氣

不過我實在很不擅長肉麻話和閃光光場面,所以靖晴和寧安妹妹在約會那裡我實在是......

先聲明,這絕對不是吃醋!

創作者介紹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