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的齒輪持續的咬合、錯開、然後前進,進入燠熱的暑假後,那些和靖晴怦然心動的約會還有和朋友一起做的瘋狂蠢事,幾乎將我的不安淹沒,我徹底的忘卻了那根魚刺的存在,也忘了袁來未這個人。

 

暑假過後,我順利的升上三年級。

 

不過我跟靖晴的約會次數卻減少了,因為靖晴開始打工的關係,所以沒辦法像以前那樣放學就去哪裡晃晃,假日也不一定輪到他排休,上課的時候,因為排課的關係,也很少遇見,我們之間,頂多就是晚上透過手機聊天,雖然他常常聊到一半就睏的睡著了,留下苦苦等回覆的我像笨蛋一樣守著手機熬著夜。

 

我問白白,我跟靖晴那樣算不算進入感情的低盪期?

 

我是第一次交男朋友,所以對於戀愛的事都還只是新手,雖然白白自嘲說自己的戀愛都很失敗,給不了我什麼像樣的意見,但其實我只是想要跟白白聊聊,好消除心中的不安而已。

 

我開始回想起那根魚刺,有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但是白白叫我別想太多,說靖晴只是因為打工很累而已。

 

其實我也知道,但是我就是學不會成熟的體貼,總是像個小孩一樣,愛撒嬌,老是要靖晴一直陪著我。

 

我討厭這樣孩子氣的我,但是一碰到靖晴的事,我偏偏又很容易變的很幼稚。

 

時間來到十二月,進入嚴冬。

 

十二月二十五號是聖誕節,也是我的二十一歲生日,去年生日的時候,我跟靖晴還沒開始交往,所以今年生日是我們第一次一起過的生日,之前跟他聊天的時候,他說那天會排休然後陪我過,這讓我感到無比的開心,白白說的是對的,是我多心了,靖晴還是靖晴,依舊是我喜歡的那個學長。

 

不知道靖晴會送什麼禮物給我?

 

 

「為什麼?你不是說你會排休嗎?」我對著手機大吼,電話另一頭的人就是靖晴。「你不是說你會陪我一起過生日!今天是聖誕節耶!聖誕節不是就是要和重要的人一起過嗎?」我一邊無理取鬧的大吼,眼淚一邊落。

 

我知道我這麼做很不體貼,但是我就是沒辦法克制自己。

 

「小安安對不起嘛,妳也知道聖誕節很難排休阿,而且人又很多,店裡人手不足,店長就叫我來幫忙嘛。我打完工馬上過去找妳可以吧?妳先不要哭。」

 

「這樣算什麼嘛,你打完工已經很晚了耶!」

 

「對不起啦,妳不要哭。店裡很忙,我先掛了,我是偷溜出來打電話的,掰。」他說完就逕自掛斷,留我一個人瘋子似的對著手機大吼大叫。

 

我氣得把床上的抱枕用力丟到地上。

 

『叮咚——』傳來門鈴的聲音。

 

這個時間點會是誰?靖晴還在打工,白白早上就來過送禮物了。

 

我打開門,那位意外的訪客,那張熟悉而久違的臉孔讓我大吃一驚。

 

「來未學姊?」我難以置信地說著。

 

那個消失在我的世界許久,像是人間蒸發一樣的學姊,現在卻活生生站在我的面前,為什麼突然出現,而且還是在今天,在這個時間點。

 

「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妳說。」她一臉嚴肅的說,更讓我手足無措,她到底想幹嘛?「是關於靖晴的事。」

 

「事到如今妳到底還想要做什麼?我去查過了,會計系,不對,妳根本就不是我們學校的人吧!」

 

「真失禮,我確確實實是念那所大學沒錯。不過袁來未不是我的本名,我叫華寧安,也就是二十一歲的妳。我是回來阻止自己做蠢事的,因為妳將會,害死靖晴。」

 

「妳到底在說什麼阿?」我嚇得往後跌坐在地上。

 

這一次,我終於確實的感受到那根魚刺了,那股不安的源頭,就是這個吧?

 

如果真如她所言,她就是我的話,難怪她會在學生餐廳裡點我最喜歡的組合,難怪她喜歡的顏色跟我一樣,難怪她知道我喜歡吃什麼甜點,難怪她也喜歡靖晴,難怪她會露出跟我一樣憂鬱的眼神看著靖晴。

 

可是,她說我會害死靖晴,這是怎麼回事?

 

「因為我一直打電話叫他快點回來的關係,他在路上出車禍死掉了,我到現場去過了,警察說是因為在接電話所以分心,靖晴死掉了,在我生日那天死掉了,都是我害的。」她說著說著就哭了。

 

她哭的樣子,還真是跟我一個模兩個樣。

 

「我本來是要跳樓自殺的,可是我沒有辦法原諒自己。我明明那麼喜歡他,但是那份喜歡卻變成殺死他的凶器,如果說我的那份情感會害死他的話,那我寧願永遠都當那個暗戀靖晴學長的寧安學妹!」她越說越激動,眼淚掉個不停,但是我卻沒辦法伸出手替她拭淚。

 

一切都來的太突然了,我光是接受眼前的事實就有點吃不消,遑論替自己遞上一張面紙,多麼詭異的場景。

 

「我選擇到和靖晴告白的地方結束這段感情,但是跳下去的時候,我卻還在想靖晴的事,明明我已經沒有資格再喜歡他了。結果,我沒有死,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回到約莫一年前了。」她用手背用力的抹去淚水,吸了吸鼻子後,繼續說那個荒唐的故事。「其實我自己也嚇了好大一跳,不過我馬上想到一個好方法。」

 

「妳要阻止我跟靖晴學長在一起是嗎?」因為我們是同一個人,因為我們都是那個笨蛋華寧安,所以我們一定會做出相同的決定。

 

「對。所以我把頭髮顏色染掉了,也燙了卷,還化了妝。我盡可能把自己變成另外一個人,然後化名為袁來未。我想阻止自己去跟靖晴告白。對不起,我知道那個蛋糕做了很久對吧?」

 

我回想起那天情人節的事,那其實是我第一次作巧克力蛋糕,為了希望告白成功,我整個寒假都強迫白白陪我試作,好不容易才做好一個像樣的東西的。

 

所以那天在告白前蛋糕就直接被打翻時,其實我很想像個小孩直接坐在地上大聲哭鬧。

 

那個當下,我真的恨不得殺了眼前的學姊。

 

「但是看到妳的眼神,我發現我做不到。我覺得我這個殺人兇手沒有權力阻止那天的自己戀愛。所以,那個時候雖然跟妳約好要告白,其實我沒去跟靖晴說。我現在很害怕看到他,害怕看到醜陋的自己。」

 

「那要怎麼做?要怎麼樣才能救靖晴?」

 

我覺得此刻命運的齒輪正不停的快速轉動,我似乎已經打從心底接受眼前這個人的胡言亂語了,還有這一切種種的荒謬。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是為了救靖晴嗎?還是為了要徹底消除那根噎在喉頭許久的魚刺?

 

明明袁來未的真相已經解開了,但是那股噁心的窒噎感卻沒有消失。

 

「我希望妳能回想起當初喜歡上靖晴那份單純的心情,而不是變成無理取鬧自私的華寧安,或是袁來未。現在還來的及,我們去找靖晴吧?去他打工的店接他,一定就不會發生那種事了。」她牽起我的手就二話不說往外跑。

 

夜晚的風顯的更刺骨,嘴裡呵出的全是白氣,我滑開手機確認時間,九點三十五分,十點靖晴就下班了,用跑的過去應該來的及。

 

她要我回想起當初喜歡上靖晴的那份純粹,其實她很清楚吧?我也很清楚才對,我們一直都記得,只是……我們習慣忘卻。

 

因為習慣,所以覺得靖晴非得待在自己的身邊。

 

因為習慣,所以覺得靖晴有必要忍受自己的無理取鬧。

 

因為習慣,所以我們才會害死靖晴。

 

等等見面的時候,跟他道歉吧。

 

生日怎麼樣都沒關係了,我不想變得和袁來未一樣,讓生日那天變成靖晴的忌日。

 

只要我們還活著,就能一直一起過生日下去,明年、後年,一直都陪在彼此的身邊。

 

 

我和來未學姊就這樣拉著手,一路跑到這間名為「定食屋」的日式料理店,是一間採用和式建築,頗有日本風味的店,靖晴就是在這裡打工的。

 

來未學姊率先伸手拉開木製的拉門。

 

「不好意思我們已經打烊囉!」裡頭一名穿著制服,綁著馬尾的眼鏡女孩正用抹布擦拭桌子,眼角餘光瞥向門口,對我們喊著。

 

「我們是來找人的,請問靖晴在嗎?」來未學姊環顧店面,四五名員工都忙著收拾碗盤,但是沒有看見靖晴。

 

「靖晴?老闆,靖晴不是已經下班了嗎?」那個眼鏡女孩喚了站在收銀櫃裡面,身材微胖的男子。

 

「靖晴已經下班了?剛走嗎?」從語調聽得出來,來未學姊已經有些著急。

 

「靖晴跟我說今天有約一定要先走。所以我八點就讓他下班了。怎麼?兩位小姐是靖晴的朋友嗎?」老闆爽朗的笑著,但是我們卻笑不出來。

 

我滑開手機確認上一通與靖晴的通話,八點三十分。

 

騙人,他八點就下班了。可是那時候打電話,他說店裡很忙,說他是偷溜出來的,對吧?

 

「來未學姊,怎麼辦?」我吞了吞口水,感覺難以下嚥。

 

「不好意思我們打擾了!」來未學姊向店內彎腰鞠躬後,馬上抓著我的手往回跑。「快走!」

 

「走去哪?還是我打電話問他在哪?」

 

「不行!不要打電話!時間就快到了!」

 

「什麼時間阿?」

 

「警方推測的死亡時間!」來未學姊跑在前面,我看不見她的表情,她在哭嗎?

 

如果、如果……還是沒有救回靖晴怎麼辦?她是不是要承受兩倍的罪惡感呢?

 

不會的,我都沒有再打電話給他了,靖晴會沒事的。我用力搖頭,想驅散腦中消極的想法。

 

他一定是去蛋糕店拿訂做的蛋糕,人很多所以耽誤了。

 

或是路上塞車,公車誤點了才對。

 

靖晴他……從沒對我說謊過。所以這次也不會。

 

 

「學姊!是靖晴!」行經天橋時,我往下一瞥,看到了熟悉的面孔正準備過馬路,急忙叫住前方的人。

 

「快阻止他!」我們兩個慌慌張張地要跑下天橋樓梯。

 

不對,他在講電話嗎?可是我沒有打給他阿,他看上去好像很開心的樣子,是他之前只會露給我看的那種,幸福的笑容。

 

我再次感受到喉嚨被梗住的噁心難受,一陣強烈的暈眩襲上來,模糊了兩道暈黃色的強光、急促的喇叭聲,還有刺耳的煞車聲。

 

「靖晴!」來未學姊的尖叫聲劃破了寧靜的夜。

 

模糊中,我只看見靖晴佈滿恐懼的臉孔。

 

然後便是倒臥在血泊中的你。

 

你的手機在強烈撞擊下彈飛到我們的腳邊,螢幕呈現蜘蛛網狀的碎裂,我默默的拾起手機。

 

手機沒壞,螢幕還亮著光,顯示著通話中。

 

通訊對象是,南靜。

 

我無語的掛斷通話,瞥了來未學姊一眼,和我相同的絕望表情。

 

這就是真相,這就是我深愛的男人。

 

「不好意思,有人出車禍了。」我異常冷靜的拿出手機,打電話通知救護車,詳細的告知車禍地點之後,掛斷。沒有落下任何一滴淚。

 

噎住我喉嚨許久的那根魚刺此刻總算消失了,但是我卻開心不起來。

 

原來,至今讓我感到如此不安的,並不是袁來未這個人,也不是華寧安。

 

我把靖晴的手機默默放回地上,我已經沒有興趣知道他們之間的其他事,或是他們的關係持續多久了。

 

一陣冷風吹過,把枯葉吹散,也把那段感情吹破。

 

我不知道我就這樣倚立在那裡多久,只是呆呆的站著,目送靖晴遠去,等我發現的時候,來未學姊已經不見了。

 

算了,反正袁來未已經沒有必要存在了,因為華寧安還會繼續活著。

 

我獨步回到我租的小房間,一路上,靜得出奇,唯有颼颼的寒風呼嘯而過,我滑開手機在通訊錄裡找到靖晴的名字,確認刪除。


好的,小說到這裡就結束了。

雖然結局是那樣,但是我覺得這大概就是現實(請不要討厭靖晴,拜託

雖然我覺得沒有人會發現,但是我很喜歡在角色的名字上下功夫

袁來未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因為是來自未來的寧安妹妹,所以叫來未。

至於寧安妹妹,雖然她一直想安,但是卻一直很不安,而真正讓她難靜的原因就是南靜。

至於靖晴,除了設定帥氣之外,就沒什麼特別的意思。

今天剛把honey看完,結局實在是太甜了,比我早餐的鬆餅還甜阿,但是又不會肉麻,完全戳中我的心!

非常推薦給喜歡看少女漫畫的妳/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闇 的頭像
小闇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