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動畫的各位慎入(微劇透)

 

一直以來總是追在我身後的你,卻在不知不覺間靠自己的力量茁壯,成長到足以戰勝我的程度。

 

這不是初為人父的感慨,我只是害怕你再也不需要我的那一天,不再跑在我身後,不再叫我教你托球,不再把我當成目標。

 

 

看完烏野和白鳥澤的比賽,我和小岩說想自己稍微繞繞,叫他先回去,其實我只是想要等你而已,和你說一聲「恭喜,可以去全國了」,去那個我跳得再高也無法觸及的地方。

 

但是我沒有勇氣,因為我不知道要用什麼表情看你,所以只好倚靠在廊邊,默默看你和你的隊友收球,最後索性自己先離開。

 

「學長?及川學長!」你從我身後喚住我,我停下了本來要踏出的腳步。

 

「幹嘛?」我故作不悅的回頭。

 

「及川學長是來看我的比賽的嗎?」眼前的你依舊是那個稚嫩的模樣,是那個求我教他跳發球的臭學弟。

 

「才不是勒。」我對你吐了舌頭。「少自以為是了,我只是來看你或牛若輸掉的樣子而已啦!」

 

「那不就是來看比賽的意思嗎?」你疑惑的歪起頭。

 

我知道你是認真地對這件事抱有質疑,正因如此我感到非常不悅。

 

「少囉嗦啦!還不快回你的烏野!」我轉過頭,丟下被我罵的一頭霧水的你離開。

 

雖然那樣對你無理取鬧不是第一次,但是其實這次我只是有點羨慕而已,羨慕能夠打敗牛若的你,羨慕能夠打進全國的你。

 

當然,我非常想親手打敗牛若,然後領著青城進軍全國,但是那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而最重要的是,你做到了。

 

輸給烏野的那一刻,我才赫然發現,你已經不知不覺與我並肩而行了,而現在,你正以飛快的速度拉開我們之間的距離。

 

到底是我太習慣身後一直有你追著,還是不習慣你突然跑在我前方?我已經弄不清楚了。

 

「歡迎光臨!」我拉開拉門的瞬間,店員有朝氣的招呼我。

 

好久沒來這間店了,店內的擺設依舊,唯有一些店員是生面孔,以前還在北川第一的時候,比完賽常常來這裡,當然也跟你一起來過。

 

我點了以前喜歡的套餐,用湯匙扒了幾口後才發現自己一點食慾也沒有,只好看著熱騰騰的飯菜一點一點的失去熱度。

 

已經過了晚餐時間,店裡冷冷清清的,剩下的客人都是已用餐完畢,還在聊天的,只有我是整份餐還好好的在發呆。

 

這個時間點你在做什麼呢?其實用不著問也知道,當然是慶功宴,但我就是忍不住想在心裡問。

 

「我要一份咖哩豬排套餐。」突然有人推門進來,我往門口一瞄,卻瞥見了那抹黑。

 

「小飛雄?」手中把玩的湯匙掉到木桌上,發出響亮的聲音,但是我已無暇顧及。

 

「我猜及川學長可能會來這裡,所以過來看看。」你自動走過來,在我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

 

「你不用去慶功宴嗎?」

 

「已經結束了。」

 

「那你還吃得下阿?」

 

「恩、消耗了很多體力。」你說完便扒了一大口咖哩入口,一邊咀嚼一邊看著我。

 

「你剛剛說覺得我在這裡是什麼意思?」看著你吃得如此入迷的樣子,害我也感覺有些餓。

 

「直覺。」

 

「那算什麼阿?」我不爽的說著。

 

「因為及川學長不是很喜歡這裡的炸豬排餐嗎?每次學長來都點一樣的。」你突然放下湯匙,用認真的眼神盯著我。

 

對於你意外的發言,我的臉上全寫滿了震驚,我完全沒想過你這個排球癡竟然會注意到這種小事,況且你常常在賽後吃飯時吃到睡著,害我自顧自的講話,丟臉至極。

 

「那你來幹嘛?」我用不悅的語氣武裝自己心中的那份喜悅,我不想在你面前表現出那副收到小確信就開心不已的拙樣。

 

「我有話想跟及川學長你說。」

 

「有話要說傳簡訊給我不就得了?」其實我明明很高興能在這裡遇見你的,因為這是我們走上不同的道路後,我一直不敢妄想的,但是我卻也害怕的要命,我怕你接下來要說的話我沒有勇氣聽完。

 

「我想當面說。」再一次,你用極認真的表情注視著我。「及川學長,我要去全國賽了。」

 

「我知道阿,幹嘛?特地來炫耀的?」

 

「及川學長畢業後會繼續念大學嗎?」你無視我的問題,繼續說自己的。

 

「會阿。」

 

「一樣是宮城縣的?」

 

「還沒決定啦,這也不關你的事吧?」

 

「那上了大學後也繼續打排球?」你像個孩子一樣,眼裡閃爍著好奇的光芒,不停地追問。

 

「那不是廢話嗎?」我越來越沒耐性。

 

「太好了,那以後還是可以去找及川學長嗎?」

 

「找我幹嘛?」

 

「對決,還有有話想說的時候。」

 

「噗—」我忍不住笑出聲,因為知道你是很認真的回答我的問題。「我不是說了,有話想說就傳簡訊給我阿。」

 

「我不太喜歡用簡訊。」你低下頭,雙頰因羞赧而潮紅。

 

 

飯後,我們並肩往公車站牌前進,就像以前還在北川第一那樣。

 

以前我常常故意把你拋在後頭,這一次,我特意配合你行走的節奏,走在你的身邊,我想再珍惜這一刻一點,不管是我們獨處的時間,還是我們一起走的這條路。

 

因為到我等車的街口後,接下來我們就不能同行了,我必須留在那裡,而你過彎後繼續前行,就像你繼續前進全國賽一樣,我這個敗北者必須停在原地,沒有辦法陪你繼續走下去。

 

「那及川學長,我要在這裡轉彎哦。再見。」你在轉彎處回頭向我揮手。

 

「再見。」我目送你跨步離去,一步,兩步,胸中的悸動再也按捺不住。「小飛雄!」我大聲地叫喚你,你回頭投以我一個疑惑的表情。「恭喜你,恭喜你打贏白鳥澤。去春高的時候,記得幫我買紀念品回來哦。」我別過頭,不敢跟你眼神對視。

 

「謝謝。我會記得的。」你輕輕的點了頭,在一陣沉默後你轉身繼續走。

 

我用力的抿緊下唇,我不想讓你看見我現在如此笨拙的樣子,但是我也不想讓你就這麼離開,我感覺你跨出的每一步所傳來的回響,都用力的擊打著我亂了節奏的心臟。

 

「不要回頭。」等我意識到的時候,身體已經自己動了起來,就像是看見球過網的反射動作一樣,會很自然地想要撲過去接,現在大概也是這樣吧?看著你逐漸遠去的身影,身體自然地做出反應,我伸手繞過你的頸前,從後方直接抱住你。

 

「及川學長?」從你的聲音透露出訝異,你本能地想要回頭。

 

「不要回頭!」我大聲地喝斥著,你才將頭偏回正前方。「我不想讓小飛雄看見我現在的表情啦!」我一說完,眼淚竟然就不爭氣地掉了下來,滴在你黑色的運動外套上,明明打輸白鳥澤的時候也沒哭得那麼快的。

 

「及川學長?你在哭嗎?」

 

「少囉嗦啦!說什麼我要去全國了,我很羨慕你阿,竟然比我還要早打敗牛若,全國也是,我一次都沒去過,我不要這樣,我也想跟小飛雄一起去阿!就只有你可以去全國這算什麼嘛,明明不久前還一直纏著我教你跳發球的!」我越說越含糊,幾乎每個字都跟吸鼻涕的聲音黏在一起,其實我只是很害怕而已,害怕小飛雄再也不需要我,害怕自己被拋下。

 

「及川學長,給你。」你從包包中掏出手帕向後遞給我。「要比跳發球的話,果然還是及川學長比較厲害,做為一個二傳的話,現在的我還是沒有自信能夠贏過及川學長你。」你說這句話的時候語調很平靜,而我也看不見你的表情,所以不知道你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說出這句話的,我只知道一件事,你大概看穿我正在害怕的事了。

 

你總是這樣,這一點讓我很不爽,但是卻是你不可愛的優點之一。

 

我真傻,竟然還需要一個一年級的學弟來安慰自己,其實我擔心的事一件都不會發生,小飛雄還是會追逐著我的腳步前行,他還是他,是那個偷偷學習我跳發球技巧的蠢學弟。

 

我用力的吸了吸鼻子,鬆開抱住你的雙手,用力抹去臉上的淚,以防你偷回頭。

 

「及川學長,下次,在和我比賽吧。」你沒有回頭,說完便踏上回家的路。

 

「隨便你,反正我還是會贏!」我對著你的背影做鬼臉,卻不小心笑了出聲。

 

走回公車站的路上,一直無法抑制臉上浮現的笑容,不知道你會帶什麼紀念品回來給我?我突然變得有點期待,像小學生期待遠足那樣,一顆心懸在那裡遲遲不肯安定。

 

回家後我才突然想起,應該發個簡訊叫你忘記今天發生的事,不然我多丟臉阿,要是不小心被小岩知道了,一定會被拿出來笑三年的。

 

走進房間,我馬上拉開書包的拉鍊,在裡頭翻找出一張空白的表格—志願表。

 

我看還是以宮城縣的大學為主好了,不然你有話要說的時候多麻煩阿,是吧?小飛雄。


及影也是我很愛的配對,但是周遭的友人都吃影日和岩及,偏偏我喜歡及影,搞得我像是冷cp王一樣

明明這對學長學弟就很有事嘛,而且影山超可愛!

因為我是看漫畫的關係,所以已經看完白鳥澤戰了,不過動畫好像9月會出,我現在非常期待

排球真是一部好漫畫加動畫,一開始以為這種的看漫畫會燃不起來,結果發現我還是燃的很,看白鳥澤那裡還是緊張到不行,看到都不敢離座去廁所

烏野能去全國春高真是太好了!

雖然最近動畫才把春高的烏野對戰青城那裡演完,但是我很早就看過漫畫了,不忍說青城輸了那裡,一下場小岩哭出來的樣子讓我覺得很心痛

不過烏野打贏白鳥澤時,我也很想跟著亂吼亂叫加飆哭就是了啦

 

創作者介紹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宮橋靈雅
  • 排球真的是好坑嗚嗚嗚!及影超棒的啊但有時候都找不到糧QQ

    冷CP王加一,我個人很雷影日說(,其他的本命CP也都很詭異像是黑尾X赤葦......
    總之找到排球同好!(握手)這裡可以叫小雅><排球推菅原跟赤葦,求加好友><
  • 每次看排球真的都超熱血的❤️
    及川後來就沒什麼場了,整個及影圈越來越冷害我超難過的qq
    不過我排球也只有比較喜歡及影而已,其他都普普,日向和影山對我來說就是很好的隊友關係
    我是小闇,很高興認識小雅哦ˊˇˋ

    小闇 於 2018/02/04 14: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