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妄想設定、兩人同居、茅野視角

 

從口袋抽出鑰匙後,精準的插入鎖孔轉動,喀一聲,門打開了,眼前是漆黑的玄關。

 

並不是因為沒有人在家,而是因為現在是半夜一點,即使明天是休假日,大多數的家戶也還是熄了燈。

 

「我回來了。」我壓低音量說著,這是我的習慣。

 

反正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在對方睡覺後才結束工作返家,所以並不會特別意外。

 

將跟鞋擺放整齊後,我把鑰匙和隨身包甩在一旁的鞋櫃上,走入黑鴉鴉的廊道。

 

我小心翼翼地打開房門,深怕將你吵醒,裡頭卻透出亮光,那個自己朝思暮想的對象並未入眠,而是坐在床緣翻看著教科書。

 

「渚?」我出於疑惑,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叫喚你的名字。

 

「亞佳里?你回來了阿。」你抬首,順手闔上了教科書。「辛苦了。」你對我展露一如往常的溫柔笑容

 

「渚,你怎麼還沒有睡嘛?」雖然你特地等我回來,讓我非常的開心,但我出於擔心還是念了你一句。

 

「期中考快到了,我也得加緊腳步幫學生複習,看著看著不知不覺就這麼晚了,想說乾脆等妳回來好了。」你乾笑了兩聲,這的確很像你的作風,當然,也很像殺老師。

 

「真是的,努力是很好沒錯啦,但是也得照顧好自己才行阿。」我脫下長風衣後,坐到你旁邊。

 

「只不過是晚了點睡而已,哪那麼誇張,倒是亞佳里妳呢?拍戲更累吧?」你的眉頭輕鎖,一臉擔心的看著我。

 

「我習慣了。」這並不是在逞強,在喜歡的男生面前根本不需要逞強,我是真的不覺得累。

 

「是嗎……」你隨口敷衍我,卻又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渚不相信我嗎?」我鼓起腮幫子,故作不悅。

 

「給。」你從床底拿出了一個白色紙提袋,晃到我眼前。「交往紀念日的禮物。」

 

「咦?」我遲疑地縮了下肩膀,睜大渾圓的雙眼看著眼前的你。

 

「噗、」見到我如此詫異的表情,你忍不住笑了出聲。

 

「什、什麼嘛?」我的雙頰漲紅著,感覺有股熱度在竄升。

 

「你忘啦?」

 

「才、才不是!」我急忙替自己辯解,這才突然想到,早已過了午夜十二點,所以,正確來說,我認為的明天已經是現在進行式了。

 

「妳上禮拜不是把那個妳很喜歡的馬克杯打破了嗎?剛好我的也舊了,所以就買了套新的。」你的雙頰微微的泛起紅潤,你害臊的搔刮著臉頰。

 

紙袋裡又放了兩只以白色為基調的紙盒,拆開紙盒後是一對情侶用的馬克杯。

 

我緩緩地轉動杯緣,想仔細地端詳你送給我們的交往紀念禮物。

 

「謝謝你,渚。」我將頭倚在你的肩上,輕輕的用雙手勾住你的左臂。

 

「該說謝謝的是我才對,不知不覺間我們也交往了那麼久,謝謝妳一直陪在我身邊。」

 

「什麼話嘛,你不也一直陪著我嗎?」

 

「明明覺得當初告白時那股害羞的心情還殘留著,回過頭才發現,我們已經走了好長一段路了。」

 

「那一天真應該全程錄影的,真可惜。」我假裝嘆氣,故意捉弄你。

 

「我可是緊張得要命耶。」

 

「這麼說來,渚是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喜歡我的呢?好像都沒聽你說過。」

 

「我想……大概是妳被二代死神殺掉的瞬間吧。」你突然垂低視線,收起笑臉。「雖然當下錯愕多於氣憤,等我意識過來的時候,已經在心裡喊了上萬次妳的名字了。不過那種心跳加速的感覺是在更之後才有的,但我想大概也是多虧那個事件,才讓我發現自己不單單只是把妳看作是朋友而已。」你說完便用力倒躺在床上,連帶牽著你的我也一起。

 

「那麼這算是殺老師的功勞囉!」

 

「姑且能算是他湊成的吧。」你乾笑了兩聲,嘴角揚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我看著你的笑容,腦袋裡的許多回憶快速地打轉著。

 

因為姊姊而受到救贖的死神,成為了殺老師,而受到殺老師救贖的渚,也成為了老師,至於現在的我之所以能從復仇的輪迴中解放,並且擁有這份幸福,是受到渚和殺老師的救贖,而同時也是因為姊姊。

 

「吶、亞佳里,其實我還有一份禮物要給妳。」你修長的手指緊緊地和我的手指扣在一起,你的溫度透過掌心確實的傳遞了過來。

 

「渚?」

 

「亞佳里,和我在一起吧,我說的不是交往而已,是更長久的那種。」說出這句話時,你的眼神是那樣的直率,和那天你和我告白時一模一樣。

 

而我最喜歡渚直率的眼神。

 

國中畢業後,我們上了不同的高中,不再同班的我們,唯一接觸的通口,是偶然在放學時搭上同一班電車,偶爾一起說說笑笑,互相分享高中的事,或是聊聊其他同學最近的小趣事,僅此而已,而我已滿足。

 

你比我還要早下站,而我也從不挽留,因為這不是朋友的本分,儘管喜歡的心情並未因分開而消失,反而更趨濃烈,我卻始終沒有開口。

 

然而十年前的今天卻不一樣,你沒有在平常下車的地方下車。

 

「咦?渚不下車嗎?已經過站了哦。」等我意識到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們似乎聊過站了,那時候的我還不知道,你是有意如此的。

 

這麼說來,今天你該不會是故意熬夜的吧?

 

「沒關係啦,既然都過了,那就陪妳走一段好了。」你自嘲地笑著,而我竟毫不懷疑。

 

其實你的演技也滿好的,這該算是你身為殺手的其他刀刃嗎?

 

「那就一起走回去吧。」我的心裡早已滿溢著喜悅,但我隱忍了下來,故作淡定。

 

散步回去的路上,明明走的是一樣的路,只因為身旁多了你,竟讓我的那顆心如此不安定,一路上都怦怦跳著。

 

原來回家的路有那麼短嗎?我第一次希望能再多走一點,一點點就好,我還不想和渚分開。

 

「那,我家在那邊,謝謝你送我回來,渚回去路上也要小心哦。」我在家門口向你揮別,努力擠出平時的笑容,但卻不見你動步。「渚?」

 

「茅野,我有事想告訴妳。」你直率的眼神專注的盯著前方的我,像殺手盯著目標那樣,一秒也不肯看漏的盯防著。「我果然,很喜歡茅野妳。」

 

我不知道,到底是因為彩霞的關係才讓你的臉如此通紅,還是因為別的原因,我只知道,此刻的我已經演不下去朋友的角色了,真是失職。

 

「我、我對渚一直都……那個,我也是……喜歡,我,也喜歡渚!」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語無倫次的,糗到了極點。

 

「咦?是這樣嗎?」聽到我的回答,你也跟著慌張起來,連耳根子都紅了。「對不起……我那個……沒有注意到。」你也開始語無倫次。

 

「噗、」看到你如此慌張的失態,我反而冷靜了下來,噗嗤的笑出聲。

 

「怎、怎麼了嗎?」

 

「沒什麼,只是突然覺得我們在這點上有點像而已。」我找回平常鎮定的模樣,給了你一個笑容。

 

「那麼那個……我們……」

 

「渚,請多指教了。」我回過身,短裙也跟著在半空畫出漂亮的弧形。

 

「明天,也一起回家吧。」你在門口揮著手,確認我進屋後才離去。

 

「亞佳里?」我回過神來,發現自己似乎發了很久的呆,完全沉浸在甜蜜回憶當中,而你的臉已經近在眼前。「妳不舒服嗎?果然太累了?」

 

「沒事啦,只是在想以前的事而已。」我不好意思把身體向後挪開,索性閉上眼睛。

 

柔軟的唇覆了上來,貪婪的索求著吻。

 

又來了,又是那股觸電的酥麻感。

 

會有其他拒絕你的理由嗎?至少,對我來說,完全沒有。

 

「不管渚去哪裡,我都想一直陪在你身邊。」我在你的耳邊細語,而你順勢將我摟入懷。

 

姊姊當初所沒有的幸福,來不及穿上的白紗,我會連著姊姊的份,一起幸福的活下去的。

 

原來,幸福是可以繼承的。

 

因為我的幸福,都是姊姊給我的,不管是我繼續活下去的原因,還是我所深愛的那個他,生存下去的理由。

 

燈熄了,房內黑漆漆的,但是我卻能清楚的看見你直率的眼神。


聽說這是冷cp?但我就是突然很想打BG,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於是挑了渚楓

如果有想看的BG配對可以留言跟我說哦,最近少女心全開

前陣子終於把暗殺的動畫也補完了,哭得淅瀝嘩啦的,我就是沒辦法抵擋這種類型的劇情

昨天意外地找回了朋友送的吹學書籤,竟然是夾在一本很久沒看的書裡面,大概3年前的事了

所以吹雪失蹤了3年,後來我也忘了,再後來買了別的書籤後,就這樣淡出我的記憶

直到昨天意外找到,才突然一個「對齁,我有這個」,想想我還真是糟糕,曾經非常喜歡吹雪的那個我,真是非常抱歉

創作者介紹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橘子
  • 吹雪豪可年🙄
  • 是書不好,不是我的錯

    小闇 於 2016/08/23 14:23 回覆

  • 訪客
  • 寫得超讚的
  • 謝謝你😊

    小闇 於 2017/08/02 19:18 回覆

  • 訪客
  • 可以請你寫千速的嗎?謝謝
  • 我也很喜歡千速,如果有想法的話應該會試試看吧

    小闇 於 2017/08/06 17: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