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噗浪的同居30題,但是順序被我微更動,因為我想每篇都切換一次視角

 

*相擁入眠

 

「好冷。」你進入房間後立刻撲上床,迅速鑽入被窩中。

 

「你太誇張了。」我把外套掛好後,才緩緩挪動身子上床。

 

「那是因為saru不怕冷才說那種話。」你把臉埋進被子裡,吸了吸鼻子。

 

「好好好,那你把手給我。」我把手探進被窩,緊緊牽住你手溫偏低的掌。

 

「saru的手好溫暖。」你的臉上漾起一抹幸福的笑。

 

「那我告訴你一個更溫暖的方法吧。」我將你整個人擁進懷裡,在聽得見鼻息的極近距離,分享彼此的熱度。

 

*一同外出購物

 

「差一點點……」我用盡全力踮起腳尖,伸長著手,卻還是夠不著放在最上層架的罐頭。

 

「你在幹嘛?」你已經找到自己需要的東西,回到我旁邊。

 

「拿東西阿!」

 

「拿不到可以告訴我,用不著勉強自己沒關係。」

 

「我就是要自己拿!」我用稍大的音量吼你。

 

「菲,女朋友跟男朋友撒嬌這根本沒什麼。」你一派輕鬆地說著,然後微微踮起腳就拿到了罐頭。

 

「可惡。」我小聲的嘟囊。「今天不跟你說話了!」其實我不是真的生氣,硬要說的話,是不擅撒嬌吧?

 

*大掃除

 

我坐在床緣,呆呆的望著剛才打掃時從床底翻找出來的雜誌,封面是個穿著女僕裝的巨乳女子,旁邊還有其他引人遐想的文字。

 

「我回來、等等,你在看什麼!」你一進門馬上臉色鐵青,慌張的搶過我手中的雜誌。

 

「你的書。」

 

「才、才不是我的!」

 

「那我拿去丟。」

 

「不行!」你大聲的斥喝。

 

「真是的,明明都已經有我了還這麼花心。」我轉過頭假裝難過,其實我根本不在意,只是想捉弄你而已。

 

「這跟那是兩回事!」你一邊說一邊把書藏回床底,等我明天再去找的時候,底下卻什麼也沒有了。

 

*一方的起床氣

 

「saru,起床了。」我打開房門,對著床上的你大吼。

 

但是你並沒有理會,反而蜷縮身子,拉起被子將自己整個人都罩住,完全是意料之內的反應。

 

「快起來!賴床也沒有用。」我走進房裡用力搖晃你的身體,試圖把你搖醒。

 

「不要!」你揮手將我的手打開,翻過身繼續睡。

 

「可惡,你再不起床今晚就不陪你睡了。」對於你的反應,我的心中一陣惱火,轉過身準備離開房間。

 

「不要,對不起啦。」你迅速的從床上爬起,拉住我的手阻止我開門。

 

「你下次再鬧起床氣我就真的不理你了。」我不悅地鼓起腮幫子,用力的捏了你的臉頰作為處罰。

 

*做飯

 

「給你。」你遞了一個用兔子圖案的方巾裹住的東西給我。

 

「這是什麼?」雖然直覺告訴我,那應該是便當,但我還是問了。

 

「便當阿,我做的。」你的雙頰潮紅,視線飄移著,不肯正眼看我。

 

「為什麼這麼突然?」

 

「你不是很想要嗎?因為你上次看雜誌的手做便當那頁看了很久,一副很想要的樣子嘛!」

 

「這樣阿,菲謝謝你。」接過便當的同時,給了你一個燦笑。

 

其實我根本不記得有那件事,沒想到你卻替我做了便當,所以還是別告訴你了。

 

*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螢幕畫面停留在一個全身沾滿血跡、披散著長髮的女人,配上突然的巨大聲響,著實嚇人。

 

「saru,我好怕哦。」我一邊說,一邊抱住身旁的你。

 

雖然我這麼說,但其實我一點都不害怕,這只是為了讓你開心,梅伊亞向我提出的作戰。

 

「你會怕的話就別看了。」你伸手想按遙控器。

 

「我要看啦!反正……saru會保護我的對吧?」我拼命眨著水汪汪的雙眼看著你。

 

「嘛、你都這麼說了,這不是當然的嗎?」你露出得意的笑容,一把將我摟過去。

 

作戰成功。我也勾起一抹淺笑,依偎著你的胸膛。

 

*瀏覽過去的相片

 

「你在看什麼?」你把手搭在我的肩上,向前探頭。

 

「照片。」我把手中的物品秀給你看。

 

「這不是小時候拍的嗎?好懷念哦。」你發出驚嘆的聲音。

 

「小時候的菲真的很可愛。」我看著照片上年幼的你無邪的笑容,不禁也笑了起來。

 

「意思是我長大就不可愛了,是嗎?」你的聲音突然顯得很不悅。

 

「吃醋嗎?」

 

「才沒有!」你把手伸回去,不抱我了。

 

「放心吧,菲只會越長越可愛的!」我從後方緊緊的抱住你,把你摟入懷中。

 

*吐槽對方的生活習慣

 

「菲!不是跟你說好多次了……」你用力的甩開浴室的門,氣憤地走出來。

 

不用等你開口,我已經知道你要說什麼了。

 

「牙膏要從底部開始擠,對吧?」我別過頭,不願意理你,也不願多說。

 

「沒錯,你老是從中間擠,這個習慣最好快點給我改掉。」你義正嚴詞的說著,更讓我無從吐槽。

 

「你才應該改掉這個莫名其妙的習慣。」我噘起嘴,小聲的嘟囊著,怕你聽見之後又要碎念一整晚了。

 

*一個驚喜

 

「saru,我進去囉。」你邊說邊敲了兩下門。

 

「進來吧。」

 

「鏘、生日快樂。」你向我秀出手上的蛋糕,鮮紅的草莓綴飾著白色的鮮奶油,上頭撒滿了巧克力碎片。

 

「咦?」我遲疑了兩秒。「噗、」我笑了出聲,我竟然連自己的生日都給忘了。

 

「你忘啦?」

 

「因為最近事情有點多。」

 

「沒關係的,就算saru忘記了,我也會幫你記著。」你湊了上來,在我耳邊小聲地說著。

 

「這麼可靠。」我輕輕的勾起嘴角,用手拎了一顆草莓塞入口中。

 

*相隔兩地的電話

 

「是我。」話筒另一頭傳來你的聲音。「怎麼了嗎?」

 

「你在哪裡?」我無力的問著。

 

「一點要事,晚點就可以結束了。」

 

「晚點是多久?」我忍不住追問。

 

「晚點就是晚點,我先掛了。」你說完便逕自掛斷。

 

「saru!」我大喊你的名字,卻傳來嘟嘟聲。

 

「直接跟他說想他了不就好了?」梅伊亞一臉輕鬆,悠哉地說著。

 

「要你管!」我別過頭,不想跟她正眼對看。

 

我又不是你,要是有那麼容易就好了。我在心裡偷偷抱怨。

 

*早安吻

 

我睜開惺忪的雙眼,慢慢摸著床撐起身,一旁的時鐘顯示著現在是六點三十分。

 

「嘖、」我不悅的咋舌,把鬧鐘甩到一旁。

 

都是因為昨晚的夢,害我現在一點睡意也沒有,我側頭看向你安穩的睡臉,好久沒有比你早起了,平常都是你先醒而我賴床的。

 

「saru……」你喃喃念著我的名字,翻了個身繼續睡。

 

算了,偶爾早起也不是什麼壞事。

 

我傾身向你,在你的額上輕輕落下一吻後,輕盈的躍下床。

 

「早安,菲。」我伸手順過你柔順的髮絲,嘴角勾起一道好看的弧度。

 

*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

 

「好想養寵物喔。」我躺在床上,想起先前看的一本書中的內容,腦中不禁興起想養寵物的想法。

 

「為什麼突然這麼說?」你沒有看我,只是繼續看你手中艱澀的書。

 

「就是想養。」

 

「那菲想養哪種寵物?」

 

「恐龍吧!」

 

「駁回。以寵物來說太過困難了,不如養兔子怎麼樣?很可愛哦。」你闔上手中的書,用相當燦爛的笑容看著我。

 

「不要,我不養了。」

 

「為什麼!」你驚愕地說著。

 

「因為我已經有saru了。」我翻身來到你身邊牽住你的手,以一抹壞笑回應你。

 

*一方臥病在床

 

「還很不舒服嗎?」我輕輕推開房門,拉了張椅子坐到床邊,看著臉色依舊慘白的你,我皺起了眉頭。

 

「頭還是暈暈的,再睡一下可能就會好了。」你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要我別擔心。

 

「會不會餓?」我站起身,想去廚房替你弄點營養的。

 

「不要!saru你不要走!」你一把拉住我的手。

 

「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不要,我不會餓,我只要saru陪我就好,拜託。」牽著我的手正顫抖著,你孩子似的向我撒嬌,像是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臉上佈滿著恐懼。

 

「知道了,我不走。」我重新坐回位置上,緊緊地握著你的手,不放開。

 

*午睡

 

「saru呢?」我問迎面走來的梅伊亞。

 

「誰知道呢,可能在睡午覺吧?」她聳了聳肩,以笑臉回應我,便擦肩而過。

 

「saru?你在睡覺嗎?」我輕輕推開房門,探頭一看,發現你坐在窗台上,一旁的絲質窗簾隨著風成波浪樣舞動。

 

「是菲阿。」你沒有看門口。

 

「我以為你在睡覺。」我關上房門後向你走近。

 

「怎麼可能嘛,沒有你,我怎麼可能睡得著。」你微微的勾起嘴角,伸出食指戳了我的臉頰。

 

「少來。」我跳上窗台,與你並肩而坐。

 

雖然我故意裝的不在意的樣子,但其實我的嘴角早就把我出賣了。

 

*幫對方吹頭髮

 

「菲,不快點把頭髮弄乾會感冒哦。」我放下手中閱讀到一半的書,看著趴在床上,專注於遊戲機的你。「你有在聽嗎?」

 

「嗯、等一下。」你隨口應答,顯然沒有要停下手中的遊戲的意思。

 

「算了。」我隨手將書籤嵌入書頁中,起身拿起吹風機對準你那頭濕潤而捲翹的頭髮。

 

「幹、幹嘛阿?」對於我突如其來的舉動,你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不要亂動。」我用手指撥弄著你柔順的髮絲,飄出了陣陣薄荷香。

 

算了,偶爾這樣也挺好的。我輕輕的勾起嘴角,享受著這份小小的幸福。

 

*出浴後的怦然心跳

 

洗完澡後,我打開浴室的門,蒸氣馬上逸散出來,你整個人趴臥在床上看書,我抄起桌上的牛奶,便一屁股坐上床。

 

「菲,溼答答的。」

 

「我才剛洗完澡嘛。」我用毛巾擦拭濕潤的髮絲,你卻突然湊了上來。「幹嘛?」

 

「香香的。」你從後方抱住我,過於靠近的距離讓我的頸部感受到你的鼻息,有點癢。

 

「很癢啦。」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我卻沒有把你撥開。

 

「雖然菲很可愛,但是現在更可愛了。」你貼上來,蹭著我的臉頰。

 

「說什麼鬼話呢。」我沒有理你,只是靜靜地微笑。

 

*慶祝某個紀念日

 

打開房門,燈亮的瞬間,禮炮在我面前綻開,彩紙的碎屑撒了滿地。

 

「嚇一跳吧!我就知道saru會忘記。」我找到坐在床邊的你,還有一抹帶著玩笑意味的燦爛的笑容。

 

「忘記什麼?」

 

「交往一周年紀念。」你秀出藏在身後的禮物盒,遞到我面前。

 

「真巧,我也有禮物要送你。」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我把手中的紙袋塞進你的懷裡。

 

我怎麼可能會忘記這麼重要的節日嘛,你這個笨蛋。

 

*接對方回家

 

看著眼前全新的敵人,我卻意外的感到相當熟悉,這份矛盾與不安大膽的啃食我的理智和冷靜,腦中一陣刺痛伴隨著熟悉的聲音叫喚著我的名字,逐漸模糊的視線映出你清澈的眸子。

 

「菲,好久不見。我來接你回家了。」

 

胸口的不安鼓譟著,一瞬間憶起那些曾經遺忘的重要記憶,我竟然忘記了,那些和你一起度過的,十分重要的日子。

 

「太慢了,笨蛋。」我伸手握住你向我遞出的手,再次回到你的身邊。

 

*離家出走

 

「怎麼?又吵架?」梅伊亞用手撐著臉頰,歪著頭看向我。

 

「才沒有。」我翻動書頁,不看她一眼。

 

「少來,沒吵架一般會離家出走嗎?」梅伊亞勾動嘴角,一抹嘲諷的笑容。

 

感覺上在炫耀她和基利斯的感情有多好,他們從不會吵架似的。

 

「我出去一下。」我用力闔上書,煩躁的心情讓我無法專心在文字上。

 

「路上小心哦,還有記得把菲帶回家。」

 

「囉嗦。」我甩上門,在心中預想了你可能會去的所有地方。

 

*替對方挑衣服

 

「saru你看!」我把裝在袋子裡的衣服攤開在你眼前,純白的T-shirt上有隻小猴子的圖案。「可愛吧?」

 

「我不要。」你完全沒猶豫立刻回絕。

 

「為什麼?都是因為你說上次挑的那件不好看,我才拿去換這件的耶!」我大聲抗議。

 

「這件跟那件根本沒差。」

 

「上次的圖案是猩猩阿,這個是猴子,猴子比較可愛。」

 

「我拒絕。」你說完就把視線移回書上,拒絕和我對談。

 

「你很挑耶!」

 

「是菲的品味太差了。」你冷冷地回我,一邊翻動書頁。

 

*屋頂上看星星

 

「還是看不見星星呢。」為了陪半夜睡不著覺的你,我和你散步到屋頂吹風,可是你仍舊一臉鬱卒。

 

「在這裡當然看不到星星阿。」

 

「之前在恐龍時代的時候看到很多星星哦,真的很多很多,超級漂亮的。」你像是想起了什麼,突然興奮的嚷嚷著。

 

「哦是嗎?」我感到有些不悅,或者說有些吃醋。

 

「幹嘛這樣嘛?」你靠向我,一把抱住我的手。「下次在一起去看星星阿,就我們兩個而已。」你在我耳邊輕聲的說,露出一抹幸福的笑容配上微紅的雙頰。

 

*討論關於孩子的話題

 

「saru喜歡小孩嗎?」我橫躺在沙發上,斜眼撇著電視正在播出的家庭實訪節目。

 

「普通吧,但是我討厭大人。菲呢?」

 

「怎麼這樣……我倒是挺喜歡小孩的。」我翻身轉為趴臥,仰頭看著正在看書的你。

 

「如果是我們的小孩那就喜歡。」你翻過書頁,沒有看我。

 

「我們不會有小孩的,saru。」話一出口,我馬上就後悔了。

 

我們不會有小孩,不只是因為我們都是男人,而是因為我們都不會長大。

 

*一場飛來橫禍

 

「saru……救我。」你突然神情緊張地打開房門,臉色慘白的跪在門口喘著氣。

 

「所以呢?敵人在哪?」我緊張的跑出房門,結果外頭一個敵人也沒有。

 

「就在那裡阿!」你用幾乎驚叫的音量吼著,指著不遠處的地板上一團漆黑且爬行速度略快的生物。

 

「菲……那個是……」我實在無語,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快點啦……它要跑掉了!」你看起來快急哭了。

 

在沉默與無奈後,我還是決定拿起拖鞋去幫你除掉你口中的撒旦。

 

*因惡劣天氣被困在家裡

 

「真的下雨了。」我看著窗外,烏黑的天空,強風吹斜了豆點大的雨,吹的窗戶軋軋作響。

 

「那就沒辦法了。」你聳了聳肩,表示無奈。

 

「要是沒下雨的話就可以跟saru一起去逛逛了!」我鼓起腮幫子,氣呼呼地說著。

 

「那個改天再去就行了,要吃嗎?」你晃著手中的杯麵,拋向我。

 

「是咖哩口味的!」我驚呼著,幾乎從沙發上彈起。

 

「這樣就開心啦?」你笑出聲。

 

「那不一樣。」我噘起嘴,雙頰因害臊而通紅。

 

算了,在家有在家才能做的事。

 

*喝醉

 

「saru!」你突然從後方用力抱住我,雙手環在我的頸前,將頭探到前方。

 

「怎麼了嗎?」我闔上手中厚重的書,側眼看著你。

 

「菲最喜歡saru了。」你的雙頰泛起了不正常的紅暈,眨著失神的雙眼,無法準確的聚焦在我的臉上,卻硬是親了上來。

 

「菲你不舒服嗎?」我皺起眉頭,擔心的說著。

 

「saru討厭菲嗎?」你突然哽咽,然後大哭了起來。

 

在我一陣手足無措的哄騙下,你才終於擦乾眼淚,而我是在你累倒之後才意識到釀成這一切災難的主因——放置在桌上的那盒,包裝華貴的酒糖巧克力。

 

*穿錯衣服

 

「菲,你有看見我的……」你還沒打開房門,就開始嚷嚷。「你為什麼穿著我的衣服?」你打開房門,臉上馬上爬滿詫異。

 

「因為我的還沒乾。」我抬頭看了你一眼,隨即又專注盯著掌上的遊戲機。

 

「哦是嗎?難道不是菲打算誘惑我嗎?」你一把摸上我的裸足,順著大腿而上。

 

「才不是!現在不要打擾我!」我大動作擺動腳想把你趕走。

 

「討厭,菲顧著玩遊戲都不理我,到底是誰比較有魅力!」你一臉不爽的抱怨。

 

「當然是遊戲阿,笨蛋。」我回頭對你做了個鬼臉。

 

*無傷大雅的小打小鬧

 

「我放在冰箱裡的冰淇淋呢?」你剛洗完澡,雙腳還溼答答的,一邊用毛巾擦著頭走到我面前,你的表情顯然有些不悅。

 

「呃、對不起,我下午的時候吃掉了。」我尷尬的說著,腦海裡浮出那盒冰淇淋和嘴饞的我。

 

「吃掉了?你知道那是草莓口味的嗎?」你的音量不大,但卻滿含著不快。

 

「對、對不起嘛。」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道歉,只好尷尬的笑了兩聲。

 

「我不要對不起,我要冰淇淋。」你將手中的毛巾用力甩在我臉上。「今晚你別想上床了。」

 

*一方受輕傷

 

「手給我。」我沒等你反應過來就直接把你的右手拉向自己。

 

「幹嘛?」你皺起了眉頭。

 

我毫不理會你的疑惑,逕自撩起你的袖子,一抹半凝結的血跡映入眼簾。

 

「saru,既然受傷了為什麼不告訴我?」

 

「小傷而已。」你用力抽回你的手,別過頭。

 

「小傷也要擦藥!」我對著你生氣的大吼,你的表情轉為錯愕,只好無奈地伸出手。

 

一抹勝利的微笑襲上我的嘴角。在消毒過後輕輕替你貼上創可貼。

 

*滾床單

 

時鐘在床頭滴答滴答作響,睡意襲上眼睫,卻在快進入夢鄉之際,被人戳了下臉頰。

 

「saru?」你低聲說著,又戳了我一下。

 

我想你大概是睡不著,但我實在沒體力理你。

 

「saru。」你又在我耳邊吹了一口氣。

 

我忍無可忍,翻身直接把你壓在床上,你瞪大了雙眼,直盯著我。

 

「菲。」我用手指順過你的臉頰和頸部。

 

「嗚、」你忍不住呻吟。

 

「我累了。」我說完便逕自倒到床上。

 

「咦、不是吧?」你用力搖晃我的身體,但是我的意識已漸沉,慢慢地,進入了夢鄉。

 

後來的事,我就沒印象了。

 

*意外的求婚

 

時至深夜,寧靜的夜顯微了身旁的人穩定而細微的鼾聲,但是我卻因為不知名的理由失了眠,翻來覆去就是無法進入夢鄉。

 

「菲。」你突然從後方抱住我,讓我嚇的肩膀顫了一下。

 

「你不是睡著了嗎?」我微微側過頭,只看見你的睡臉。

 

「嫁給我好不好?」你喃喃的說著,隨即又傳來你的鼾聲。

 

「說什麼夢話呢?笨蛋。」我把臉埋進枕頭裡,不想讓任何人看見自己現在潮紅的臉頰。

 

你這個笨蛋,這下不是害我更睡不著了嗎?


好,這是拖非常久的同居30題,大概從暑假開始拖到現在

想打的起因是因為阿橘畫的小插圖

昨天把我的英雄學院的動畫補完了,想當初我看第一集的時候看完還在客廳暴哭

因為那時候心情很低落,所以覺得被出久的行為深深感動了

現在再看一次,感觸還是很深,也哭了好多次

出久是我的小英雄,但是我是焦凍派,我喜歡有故事的帥哥

焦凍的場雖然在動畫第一季還不多,但還是萌的我滿臉鼻血,那個神回眸還有三分側臉實在是太帥了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哦,非常推薦,然後歡迎焦凍同好搭訕www

創作者介紹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芊兒
  • 感覺saru&菲很可愛≧∇≦,好恩愛喲~
    甚麼我感覺梅伊亞突然變得很成熟,這是我的錯覺嗎?
  • saru菲在我心中有非常多種恩愛組合,每一種都很可愛,所以害我打30篇時一直猶豫不決

    梅伊亞在我心目中大概就是戀愛顧問之類的擔當,負責促進saru菲的參謀存在

    小闇 於 2016/08/24 10:59 回覆

  • 橘子
  • 梅伊亞是各方面的參謀wwwww
    我愛巨乳女僕姊姊~讓我跟saru一起欣賞ㄅ
    我們可以當很棒的同好的~~~~~~
  • 不好意思說,我完全是按照你的喜好去設計的

    小闇 於 2016/08/25 17:34 回覆

  • 橘子
  • 那還真是謝謝你了XDDD
  • 抱歉黑了菲,都是妳的錯啦

    小闇 於 2016/09/02 17: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