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走慣的那條平凡的街道,今日全都點上了七彩的燈,閃爍著,像是要把這片夜色下的孤寂全都燃燒的一點也不剩似的,鈴鐺的聲響傳遍大街小巷,夾雜著人們嘴裡吐露出的,對於節日的期待。

 

我獨自穿梭在熱鬧的大街上,今天的天氣冷了些,甚至替整個耶誕節帶來白靄靄的雪,但因為個性的緣故,我絲毫沒有因為寒意而受到太多的困擾,倒不如說,左半邊的個性,來自父親的個性,才是最困擾自己的。

 

對我來說,聖誕節的記憶已是相當遙遠的存在,甚至有些模糊。

 

唯一清晰的⋯⋯只有當時媽媽的笑容。

 

或許應該說,是我只願意記得媽媽的笑容。

 

其實本來就不該期待聖誕節的氣息降臨在自己家中的,畢竟,聖誕節是溫馨的,屬於家庭的節日。

 

在那個完全沒有愛的家裡,一切奢求都是荒唐可笑的。

 

況且,自家也不需要再染上更多餘的紅色了。

 

印象裡,就只過過那麼一次聖誕節,在自己還很小的時候。

 

也不知道是著了什麼魔,從幼稚園回家之後,順便帶回了過節的期待。

 

「焦凍?」媽媽詫異的看著我小跳步地跑到牆邊,然後用圖釘將紅襪子固定在牆上。

 

「媽媽,老師說聖誕襪要掛起來才會收到禮物。」我傻傻的睜著大眼看向媽媽。

 

「那麼焦凍想要收到什麼樣的禮物呢?」

 

「恩⋯⋯。」我沈思了半晌,許多慾望清單上的物品在腦海中快速閃過。「都、都可以。」怯怯的說著。

 

「這樣聖誕老人可能會不知道要送焦凍什麼好哦。」

 

「沒關係,因為我想要的東西,聖誕老人應該沒辦法給我。」我垂下眼睫,盯著鋪在地上的榻榻米。

 

「焦凍想要的是很貴的東西嗎?」也許是因為看見我若有所思的模樣,媽媽微微的皺起眉頭。

 

「不是。」我癟癟嘴,輕搖著頭。

 

「恩、不是阿。」媽媽的臉上浮起猜錯的小失落。

 

「因為⋯⋯因為⋯⋯是買不到的東西。」

 

「這樣阿。可是呢焦凍,聖誕老人就是因為什麼都會實現才會叫做聖誕老人哦。」母親輕輕的摸了我的頭,將我摟進她溫暖的懷中。

 

「真的嗎?這樣好像是英雄一樣!」我興奮的喊著。

 

「是阿,聖誕老人是孩子們的英雄哦。」媽媽笑了,溫柔的笑著。

 

「那太好了,希望他可以實現我的願望。」我鑽進被窩裡,依偎著媽媽。

 

喀拉喀拉—

 

有人回來了。那傢伙回來了。

 

我偷偷張開眼睛,看向媽媽。

 

媽媽抿著下唇,方才臉上掛的笑容已不見蹤影,就像是隱入這片寂靜的令人心碎的夜色中一般。

 

所以我說阿,我的願望,果然還是不能實現的,對嗎?

 

因為只要那傢伙還存在的一天,只要那傢伙還在這個家中,這就是個不可能實現的妄想。

 

媽媽妳說聖誕老人什麼都會替我實現,說他是英雄,可是歐爾麥特應該不是聖誕老人吧?

 

這樣的話,就算聖誕老人再厲害,也不可能贏得過第二英雄的。

 

在我絕望的入睡之後,隔天早上迎來的,只剩棄置在垃圾桶裡的那只聖誕襪。

 

其實我早就知道了,因為這跟變成第一英雄,對打敗歐爾麥特一點都沒有幫助對吧?

 

而在那之後的不久,那個男人便徹底地將我愚蠢的願望燒得一乾二淨,連灰燼也一點不留的,不讓我的希望有任何重新萌芽的機會。

 

他將媽媽強制抽離開了我的人生。

 

對他來說,媽媽的存在也是多餘的,對成為第一英雄沒幫助。

 

我從沒纏上繃帶的右眼看著他,望向他那巨大的背影,絕望混雜著恨意,扭曲了那抹鮮明的紅色,覆蓋掉原本單純的潔白。

 

 

天空再次降下了白雪,一塵不染的,世間最美麗的顏色,卻也是最容易弄髒的顏色。

 

我仰起頭定睛注視著,任雪花飄落在身上。

 

我想起那抹溫柔而不刺眼的微笑,想見面的衝動和已成傷疤的愧疚頓時在心中攪和翻騰,勾勾嘴角,我笑不出來。

 

在運動會之後,迷惘的我下定決心去見了媽媽,久違的。

 

媽媽的印象肯定還停留在那個傻小孩身上吧?

 

有點愛哭,既任性又有些麻煩。

 

而如今我都長得比媽媽還高了,也許在她眼裡,變得更像那個人了也不一定。

 

媽媽笑著說了原諒,我說以後是不是還可以再去見她。

 

媽媽只是溫柔的笑著,輕點了頭。

 

我應該去見她嗎?在這樣一個節日,我可不可以去見她呢?

 

「轟同學?」略稚氣的熟悉聲音叫住了我。

 

「綠谷?」

 

「好巧哦,竟然在這裡遇見轟同學。轟同學在做什麼呢?」

 

「不,沒什麼。」我不帶情緒的說著,不知道該從何解釋自己現在的行徑。「綠谷呢?」

 

「我出來幫我媽媽買晚餐的材料。」綠谷提起手中看上去有些沉的塑膠袋,晃了晃。

 

「這樣阿⋯⋯」我垂下眼睫,盯著地上的紅磚直看。

 

「怎麼了嗎?」綠谷看著我若有所思的表情,出言關心。

 

「不。那個綠谷,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咦、請、請問。」綠谷似乎被我的唐突嚇著,結結巴巴的說著。

 

「如果⋯⋯我說的是假設的狀況,如果你跟爆豪吵架的話,你覺得他會願意見到你嗎?」我自覺打出了非常好的比方,但綠谷的神情似乎有些微妙的不對勁。

 

「咦、我跟小勝吵架嗎?絕對不會想看到我的吧!不,應該說他好像每天都不想看到我⋯⋯不對,這麼說來,我們感情有好過嗎⋯⋯」綠谷自己越說越消沈,最後露出了相當沮喪的神情。

 

「那⋯⋯如果他說可以原諒你呢?」

 

「恩⋯⋯如果是那樣的話⋯⋯應該就可以了吧。」綠谷思索了一陣子,給出了自己也不太肯定的答案。

 

「那如果是在他生日那天之類的呢,那樣的話綠谷你也會去找他嗎?」

 

「咦、這個嗎?有點不好說呢。」綠谷苦惱的皺起眉頭,陷入了思考的漩渦之中。「倒是轟同學怎麼突然問這些問題呢?」

 

「因為⋯⋯」我欲言又止,但是綠谷似乎早已捕捉到我臉上一瞬閃過的異狀。

 

「是因為轟同學的媽媽嗎?」

 

「恩。」我輕輕的點了頭,不知道此刻應該要露出什麼樣的表情才好。

 

「我覺得,轟同學和轟同學的媽媽跟我和小勝是完全不一樣的狀況,轟同學的媽媽一定還是很珍惜轟同學你的。」綠谷給了我一個燦爛的笑容。「所以阿,轟同學想做什麼就去做就好了阿。」

 

『焦凍你想做什麼就去做就好了哦。』媽媽溫柔的聲音在腦海中清晰的迴盪著。

 

那一瞬間,綠谷的笑臉似乎和媽媽溫柔的笑容重疊在一起了。

 

「謝謝你,綠谷。謝謝你。」我勾勾嘴角,送給綠谷一抹笑。

 

「哪裡,那麼轟同學我們學校見,我先走了。」綠谷輕擺提著袋子的手,揮動時還發出塑膠摩挲的沙沙聲。

 

「恩,再見。」我從口袋抽出右手,輕揮了幾下。

 

至今為止不明白的那些事,至今為止無法解決的問題,為什麼在遇見你之後一切就開始起了變化呢?

 

也許只是我自顧自地陷進泥沼裡,才會看不清楚真正應該仔細看著的事物吧。

 

我說綠谷你,該不會是聖誕老人之類的東西吧?

 

我在腦中自行想像了一番,笑了出聲。

 

怎麼可能嘛。

 

不過,與其等待別人來拯救自己,不如就讓我自己實現自己的願望吧,這樣似乎才是轟焦凍的風格呢。

 

「請問,這位客人您需要幫忙嗎?」店員一看到我在店門口徘徊,馬上出來招呼。

 

「恩。我要買花。」

 

「是要送給女生的嗎?」

 

「恩。是送給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女性。」我站在琳琅滿目的花前,拿不定主意。

 

「那麼送紅玫瑰怎麼樣,今年的玫瑰開得又紅又大,相當漂亮哦。」

 

我看著店員遞上來的那枝盛放的紅玫瑰,遲疑了一會。

 

我禮貌性地接過那朵玫瑰,艷麗而帶刺的,鮮明的火紅色。

 

這不是我要的,永遠也不會是。

 

「不了。紅玫瑰的話就不用了。」我注意到角落一處,一抹好看的笑爬上嘴角,將手中的玫瑰退還給店員。

 

在奼紫嫣紅的百花中,不爭不鬥的,只是靜靜地綻放,溫婉、和靜且柔美。

 

「那個,白玫瑰,麻煩妳幫我包一束。」

 

手裡捧著那束淡雅的白玫瑰,雪白的花瓣和記憶中的媽媽一模一樣,一種純粹而寧靜的愛。

 

媽媽,妳知道嗎,白玫瑰的花語。

 

是純純的愛。

 

在櫃台登記完之後,我走到妳的病房門前,輕敲了兩下。

 

「媽媽。」我盡可能輕聲地拉開門。

 

「焦凍?」媽媽詫異的看著手捧白玫瑰的我。

 

「對不起,因為我⋯⋯果然還是想跟媽媽一起過聖誕節。媽媽,我這樣⋯⋯是不是很任性呢?」我將玫瑰擺放在一旁的瓷器花瓶裡。

 

「焦凍,謝謝你。」媽媽溫柔的笑了,就像那天一樣,那個也同樣飄了點雪的聖誕夜。

 

再過了將近十年的今日,聖誕老人是否終於聽見我的願望了呢?

 

也許,是聖誕老人花了十年的時間才終於找到送出禮物給我的方法吧?

 

媽媽,我沒有想要的東西,只要妳還願意對著我露出溫柔的笑容就足夠了。

 

對了,下次有機會再和媽媽妳說說我最近在學校發生的事吧。

 

因為我⋯⋯好像有喜歡的人了。

 

要我形容他的話,是個有點不可思議的存在,也許,跟聖誕老人還真的有那麼點像也不一定。

 

擺放在牆邊的白玫瑰,向著窗口,靜靜的遠眺,此刻窗外又飄起了雪,像在彼此輝映一般。

 

這樣就好,這個空間不需要那樣過度搶眼的紅玫瑰,只要一份寧靜,伴隨著從妳的嘴角上滿溢而出的溫柔即可。


前陣子跑回去溫習英雄學院的漫畫,看到轟幼年的故事那邊還是忍不住在半夜掉下眼淚

心疼這樣的轟總還有轟媽,嗚嗚嗚

一直不知道聖誕節要打什麼,我的業渚梗似乎之前用掉了,結果最後出乎自己意料地打了這個

自己其實不是個會特別去過或是慶祝聖誕節的人,不過還是祝大家聖誕快樂

然後我愛轟總❤️

創作者介紹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夜空琉
  • 頭香哦∼

    哦哦前面好虐!qwqqqqqqqq......(泥夠了
    大大的文筆真好,令我不禁讚嘆呢!(拇指##
    很好我會好好學習的!(抄筆記
    然後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的盯著大大這樣(警察快來這裡有變態

    對了,不知道小闇大大還記得我嘛?
  • 焦凍的童年一定充滿著各種不好受的痛苦qq

    謝謝誇獎,不過我也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不介意的話就一起努力吧。

    嗯嗯記得哦。雖然我的更文頻率和上線時間非常詭異。

    小闇 於 2016/12/25 17:42 回覆

  • Riko/芊兒
  • 突然看完鼻頭一酸(等等啊!你不是真的哭啊?)
    小闇的文筆真的很好啊~
    另外,芊兒祝小闇MERRY CHRISTMAS
  • 沒關係我看漫畫的時候哭了好幾次

    而且為了打這篇又回去重看好幾次收集資料,狂哭猛哭

    謝謝,芊兒也是聖誕快樂哦

    小闇 於 2016/12/25 22:12 回覆

  • 橘子
  • 我難得第三耶哈哈哈哈
    我邊配三明治那首歌剛好看完,有些字剛好跟歌同步
    雖然我沒有哭不過還是很喜歡這樣的感覺
    順帶一題下一首是兵部京介的outlaws
  • 難得難得但沒有獎品
    感謝厚愛我們家總裁
    順帶一提是多餘的

    小闇 於 2016/12/28 21: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