膽小鬼連幸福都害怕,碰到棉花都會受傷,有時也被幸福所傷。

 

趁著還沒有受傷,我想就這樣趕快分道揚鑣。

 

 

「好。」我站在玄關處,最後一次回望這處我已住慣了的家。

 

第一次,覺得這棟屋子既寬敞又整齊,明明在漫長的年月中都不曾這樣想過的。

 

是因為東西都已經收光了的關係嗎?還是因為從我決定搬出的那一刻變得陌生了起來?抑或是,寂寞和想念過度膨脹的結果?

 

這樣可不行,話說,離開的人哪有資格去想念什麼呢。

 

今天就得和這裡告別,再不走的話一切就來不及了。

 

我知道你就要回來了。

 

我必須離開這裡,離開舊生活,儘管那裡滿是我熟悉的氣味和你的影子。

 

平常的我雖然喜歡看你被我編的謊耍著玩的蠢樣,但很可惜,這次不是騙你的,我是認真的。

 

讓我猜,你知道我不會拿離開組織這種事開玩笑,但你卻很想相信你只是又被我騙了對嗎?

 

如果我猜對了,能告訴我嗎,那會是很好的下酒菜。

 

這應該算是我倆為數不多的共通點之一吧?

 

喜歡酒,討厭彼此。

 

但是中也,所謂的朋友阿,不就是相互輕蔑卻又彼此往來,互相輕賤的存在嗎?

 

能帶的東西我都盡量帶走,除此之外,我留了一些東西給你,算是與你不告而別的補償。

 

雖然我並不覺得你會因此而原諒我就是了,不對,你有原諒我過嗎?

 

我現在光是站在這,就能想像你回到組織之後,一臉氣憤的殺過來,用那只義大利純手工皮革縫製的醜鞋踢開我的門的模樣。

 

平常的你會嚷嚷著,大吼說:太宰你這傢伙,給我滾出來!

 

明明叫我出去,卻又像把這裡當自己家一樣脫了鞋擺整齊後走進來,讓我有些哭笑不得。

 

不行,要是繼續想像下去,記憶就會繞成枯藤纏住我的雙腳,讓我動彈不得,我可不想讓你知道,原來我也會露出如此受挫的表情,不然你一定可以拿來再笑十年的。

 

那個被喝醉的你噁心的吐了滿地的走廊,那張你因為污濁而累倒就睡的沙發,那抹不小心染在牆上已經乾掉的你的血漬,那塊你流過噁心口水的床單,那捲你一直嘲笑我用很快的繃帶,那頂趁你醉倒我偷藏起的帽子,那瓶你帶來卻還沒喝完的葡萄酒⋯⋯

 

那些回憶巨大的沈重,沈甸甸的,像是生命的重量,讓我無法一一裝入紙箱用封箱膠帶貼齊好讓卡車送走。

 

比起再見,你會不會比較想要聽我的道歉呢?我知道你喜歡雙黑這個稱號,抱歉哪,我又自作主張的決定一切了。

 

不然乾脆說點你想聽的話吧?很慶幸你是我的搭擋,那些被愚蠢的你逗樂的日子很充實,還有,我知道你不會阻止我離開,更不會規勸我回去組織。

 

我在這點上可是很相信你的,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理解我。

 

對了,有鑒於你每次都踹門進來,我特地打了一只備用鑰匙,都留在這裡給你了。

 

最後,希望你會喜歡我送給你的驚喜,我裝在你的車裡,最後送給你的禮物。

 

就此別過吧,我的搭檔。

 

喀噠—

 

門已鎖上,最後一次了。

 

我盯著掌心那把有著刮痕和鏽斑的鑰匙沈默了半晌,今後再也用不到它了吧?就算跳樓的時候不見,就算跳河的時候被沖走,也完全沒有必要再去尋回來了。

 

雖然我喜歡看你一臉氣憤地捲起褲管,彎腰在河裡摸索鑰匙,只因為不想讓我住進你家的那張拼命的蠢臉。

 

我將鑰匙收入大衣口袋,抬頭看著落在大樓之間的夕陽,將天空染成一片紅橙橙的,美得有些虛假,讓人欲哭無淚,我們之間的過去是不是也和這片天色一樣呢?習以為常的生活在劇烈的變化之後,被雨淋的虛無飄渺,被風吹的遙遠而開始不真實起來,即將入夜了,那個曾經讓我們都感到安心的時刻。

 

對了,說起來,黃昏的天色和中也的髮色似乎有幾分相似呢。

 

那麼,再見囉中也,還有被稱為雙黑的我們。

 

***

 

「喂!太宰!你這傢伙,給我滾出來!」我使勁踹開眼前那扇門,和往常一樣。

 

如果開門之後的一切也依舊相同就好了,但我知道,不會。

 

只有這一刻,我希望這只是你撒的一個過分的謊,而我只是像平常那樣被你騙,求你了。

 

「喂、騙人的吧。」我站在玄關,屋內靜悄悄的,不用進去也知道,裡頭肯定也是空蕩蕩的。

 

我將脫下的皮鞋整齊的排好,排在平常你放鞋的位置隔壁。

 

木質的走廊傳來冰冷的溫度,我用手撫過牆壁上那處已經乾掉發黑的血漬,我的。

 

記得那次用了污濁,被你搖搖晃晃的背回來,卻不小心沾上了一抹。

 

你事後很小心眼的一直跟我求償,而我揚言乾脆用你的血重新粉刷。

 

雖然我每一次都想把你趕出我的世界,但從來都沒有成功過,而今你徹底的從我的生活走出,要讓不要臉的你消失竟然這麼簡單,我才不相信。

 

我拿起桌上那瓶葡萄酒,喝了一半,上次帶來慶祝的,結果原來你之後也沒碰阿。

 

我索性打開你的櫥櫃,裡頭還擺著酒杯。

 

我想也是,我會心一笑,抄了兩只下來盛酒。

 

「吶,我的帽子果然是你偷藏的吧,可惡的太宰。」

 

一口飲盡,卻不覺暢快。

 

怎麼可能會舒心呢,你以為你就這樣一走了之就能讓本大爺拍手稱快嗎?

 

不告而別什麼的,竟是給我做一些蠢事添亂。

 

況且,你這不是根本沒走全嗎?這間屋子裡,還到處都是你生活過的氣息阿臭太宰。

 

不管是那張你喜歡躺著放空的沒品味破沙發,那股彌散在空氣中揮之不去的消毒水味,那扇不小心被我敲破一角的窗戶,那盒被你丟在角落我送的超划算精裝繃帶組,那個你擁過許多女人入睡的枕頭,那台你用來播放殉情之歌有些老舊的音響,那件出任務時你都會穿的黑色風衣外套⋯⋯

 

喂、是因為你知道我會來這裡,所以才故意把這些東西留在這裡的對吧?你這個惡劣的傢伙。

 

你到底是希望我原諒你,還是不原諒呢?

 

雖然屋子已經被整理得乾淨整齊,在我看來,你根本什麼都沒有帶走,亂糟糟的回憶像是雜草,越長越多困住了回去的道路,我以為能順便束縛住你的,可惜,被纏住的始終只有我。

 

也許,是因為這些東西你都不需要了,是阿,肯定不會用上的吧?這些象徵著黑手黨時代的太宰治的物品,你一樣都沒打算打包進新生活,連同舊日的自己和搭擋一起,全都拋下。

 

手指前端順過放在桌上明顯處的那把,銀亮的鑰匙。

 

原以為是你落下的,因為你總是在自殺時把鑰匙弄丟,然後不要臉的搶先出現在我家,說是借住卻霸佔著我的床,一睡就是三天搞得我無法安眠。

 

但這把不是你的,你的那把,泡過水,有一點生鏽,有幾道刮痕。

 

你之所以特地打一把新的鑰匙給我,是因為我每次都不好好開門進來嗎?

 

你總是抱怨,說修理門很麻煩,但事到如今,我也沒有再踏進這裡的原因了。

 

至今為止,我們共同經歷了許多事,但我們卻什麼也沒能說出口,連最後的再見也沒能說出口。

 

明明留下了這麼多回憶,卻始終不願意留給我一句再見,這不是很可笑嗎?

 

算了,反正你這個人就是這樣。

 

禮物,我確實收下了,連同這間屋子裡的全部。

 

是時候該離開了,就我一個人還沈浸在過去的時光裡懷想,要是被知道了你肯定會笑出聲來吧。

 

「那麼,告辭。」我站在玄關處,摘下帽子回望最後一次。

 

要說我完全不落寞,那是騙你的,我喜歡被稱為雙黑的我們,也很慶幸能和你成為搭檔,你要是不在了,我就不能用污濁了不是嗎?

 

但我不會勸你回來的,你之所以離開的理由,我想,我多少還是知道的。

 

「膽小鬼⋯⋯連幸福都會害怕,是嗎?」我默念著,轉動插在鎖孔中的鑰匙。

 

喀噠—

 

確認門確實被我鎖上後,我看著掌中那把閃著銀光的鑰匙,用力朝著夜空擲了出去,一如那個被你拋下的我們的傳說一樣,我也得好好放下才行。

 

走下樓梯的時候我看了一眼夜色,黑的深邃,深邃的令人癡迷,偶爾,卻能看見幾點閃爍的星光,像是在這片污濁的夜空裡掙扎似的,曾經的我們,是不是也像這片夜空一樣呢?然而如今被稱為黑的你卻想成為照耀他人的星光,如果是這樣,那麼我當然不可能阻止你,因為我今晚也打算斗膽向星子借光,打亮一條回家的路。

 

再見了,太宰,可別溺死在漆黑之中哦。


前陣子把文豪野犬兩季都追完了,結果就整個陷進去了

中也完全是我的菜,看完雙黑那集完全被打中

感謝雙黑拯救我前陣子幾乎乾涸的靈感,果然有愛手指就會動起來

雖然是短打,但我前陣子完全寫不出個什麼,開了一堆文件,打了幾行就擱置,然後最後全丟進垃圾桶,實在自己也很無語

我也喜歡芥川這個少女心滿滿的小可愛,喜歡他對太宰的執著

以前曾經看過太宰治的人間失格,但是我不是很懂就是了,不過太宰就算在文豪野犬裡面,給我的感覺也是一個城府很深很不好懂的人

沒關係,我喜歡的是中也,以上。

歡迎中也和雙黑的愛好者留言交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闇 的頭像
小闇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橘子
  • 我要自己推廣我的
    請愛芥川還有真正的大文豪芥川的作品wwwww
  • 竟然在別人家搞推廣xdd
    我怕我看不懂但我想看羅生門

    小闇 於 2017/02/09 15:00 回覆

  • 藍若若
  • 嗚嗚雙黑黨加一
    看完覺得心好痛啊啊啊啊
    雙黑大好QQ
  • 耶❤️(擊掌)
    超喜歡雙黑的

    小闇 於 2017/02/26 16:41 回覆

  • 藍月熊
  • 雙黑!兩季追完+1超喜歡這對CP><
    不過這篇看了覺得虐虐的QQQQQQ
    雙黑不要不見好不好
    求甜文♥♥♥♥♥♥
  • 我也完全被這對打中❤️
    喜歡打打鬧鬧卻又十分依賴彼此的他們
    雙黑終究是拆夥了,但他們還是可以繼續可愛可愛的
    最近喜歡上很甜的歌,所以也跟著有點想嘗試甜文
    希望可以如願生出

    小闇 於 2017/03/02 15:04 回覆

  • 藍月熊
  • 加油啊啊啊
    我已經訂閱你了,就等產文<<<
    聽悲歌寫虐文QQQ聽甜甜的歌聲生出甜文
  • 感謝厚愛❤️我似乎有點受寵若驚
    哈哈哈雖然我是開天窗女王,但是我會加油的

    小闇 於 2017/03/03 23: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