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今天的月亮是峨嵋月,細細的,像你微微瞇起時的眼睛。

 

不同於白天的燠熱,晚風吹在因流汗而黏膩的皮膚上有些舒服,我站在你家門口,躊躇著按門鈴好還是直接進去好。

 

過了午夜,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當然不是特地來祝你生日快樂的,就算隕石掉下來砸毀地球也不會,結束一天的工作後我巴不得快點回家休息,家裡那瓶昨天新購入的紅酒還在等我呢。

 

之所以站在這裡是有原因的,而且通常一般來這裡的時候,我都是直接踢門闖入,門鈴形同虛設,說來全都是因為你突然傳那種莫名其妙的簡訊害的。

 

『中也,你在哪裡?』

 

你根本不可能傳這種正常到不行的簡訊給我,除非,你發生了什麼。

 

握上冰冷的手把,猶豫三秒後還是直接推門進去,至少,比平常溫柔多了。

 

一打開門,一個碎裂的花瓶就躺在眼前,炸裂在玄關口,花瓶中的水翻倒在地,濺濕你的皮鞋,幾朵花瓣已沒那麼艷紅的玫瑰隨意橫屍在地,令我寸步難行。

 

這是怎麼回事?你家遭小偷?

 

好不容易找了個乾燥處安置我的皮鞋,一抬頭,才發現自己原來早已四面楚歌。

 

走廊上遍布全都是隨意丟棄的雜物,混雜著些許大小不一的玻璃碎片。

 

我長歎一口氣。

 

我乾脆改走天花板進去找你算了。

 

「喂、太宰!你還活著吧?」我用力甩開門,狼藉的客廳映入眼簾,你坐在椅子上,一抹無奈憂鬱的笑橫在你嘴邊,你正面對著入口直勾勾的看著我,像是你早就料到我收到你的簡訊後一定會趕來一樣。

 

我快速的掃視地面,馬克杯圓弧的殘片在我穿著室內拖的腳邊小幅度晃動、和叉子躺在一起的碎餐盤、被扯出棉花的小熊抱枕、成不規則形碎裂的小化妝鏡、翻倒的香奈兒N°5典藏香水灑在你的黑西裝外套上⋯⋯

 

仔細一看,你的左臉頰似乎有些紅腫。

 

「嗨,中也。」你若無其事地向我打了招呼。

 

「打招呼什麼的就免了吧?你家是怎樣?想做飯給自己吃結果差點炸了你家?」雖然我大抵已經猜到發生什麼事了,但我就是想調侃你,要知道,這種機會並不多。

 

「才不是呢⋯⋯」你悶哼了一聲,平常與我爭辯的力氣像是也連帶被摔在地上,片片四散難以拾回一般,此刻你懶得多言。

 

「你最好解釋清楚哦,用那封詭異的簡訊把我騙過來,你想幹麻?」

 

「誰叫我所能想到的人裡,在這種時候,能幫我的人大概也只有中也你了。」你說話有氣無力的,鳶色的眼睛添了分黯淡,盡是折射著憂傷的光芒。

 

「你又想跳樓了?是要我幫你還是希望我救你?」

 

「哈哈哈,一點都不好笑哦中也。」

 

你完全不在乎我的嘲諷,害我只能自討沒趣的閉嘴。

 

「結果,最後陪我一起過生日的人竟然還是中也。」你乾笑了兩聲。

 

往年的生日老是在任務中,就我們兩個人一起度過,你總是提不起勁地喊著,好想抱女人,喊膩了就改口向我要禮物,當然,我什麼都沒有準備。

 

如果你不介意,等等我把敵人的頭砍下來送你吧?

 

才不要。你不悅的扁嘴。

 

「你要是不滿意的話,我這就回去了。」我將拿在胸前的帽子戴回去,轉身準備穿過那堆凌亂的垃圾與殘片,你那隻纏滿繃帶的手卻實實地抓上我的西裝外套。

 

「不可以,中也要是也走的話,我就真的什麼也沒有了⋯⋯所以不要走。」你說出口的話,像在冷風中打顫,我似乎能感覺到你那隻揪著我外套一角的手,想握緊卻不安份的抽搐著。「拜託你。」你見我沒有答話,又補充了一句。

 

我嘆了一口氣,對於我待會會走回去坐在真皮沙發上的行徑。

 

「你想說什麼?」我將帽子摘下,放在一旁的座位上,我將頭稍微側過,看著你壓根不想挺直的腰桿,和垂喪著的頭。

 

「吶、中也,你知道她走的時候說了什麼嗎?她說,她覺得我從頭到尾都沒有愛過她。」

 

我將身體往後仰,半陷在沙發裡以舒發一整天的疲勞,好讓我可以繼續專心聽你說,順便思考我應該說些什麼安慰你才好。

 

太宰,你說呢?你希望我對你說些什麼?

 

你和女人之間扯出問題來這也不是第一次,不只我,黑手黨裡上上下下都見怪不怪。

 

那些女人哭天喊地的,妝都哭花了的跪在大樓門口,歇斯底里的大喊著太宰治,而你卻像個沒事人一樣,一臉游刃有餘的來工作,也就這時候你特別認真工作,像是兩個月前談的那場近乎噁心的肉麻戀愛只是一場夢。

 

夢醒了,她帶不走你什麼,你也不打算留下些什麼。

 

你什麼傷也沒留下,卻刀刀劃進對方的骨肉裡,留下醜陋的傷疤──愛過你的印記──結痂底下還滲著深紅色的血,爬滿了對你無盡的怨懟。

 

然後明天,全黑手黨都知道,你太宰治又有了新的女友,和上一任一樣,有著柔順的長髮。

 

我從來不打算深入了解你和那些女人之間的問題,那根本沒完沒了,你們是怎麼個分手法我也沒興趣,反正,你是個極致的人渣這件事,我也不是第一天知道。

 

只是起初感到有些訝異,原來你對女人亦是如此。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你在情感方面受挫難過的表情,不,更正說法,你受挫的表情在我們漫長的認識裡,我根本沒看過。

 

就連你自殺又失敗時,你也不曾露出這麼無助的表情,頂多就是煩躁,被我救下時就是一臉不屑,雖然我也不是自願救你的,要不是大姐的命令,我巴不得你趕快死好。

 

你像是個跌倒受傷的孩子,坐在地上,突然不知道自己該怎麼站起來才好,於是你朝著我伸手,你第一次把傷口暴露在外,將之一絲不掛的晾在我的面前,你感覺是在告訴我,我現在隨時都可以殺了你,但你知道,我不會。

 

可惡。

 

我就是討厭你這點,當然,也包括總是被涵蓋在你計算範圍內的自己。

 

「吶、中也,愛是什麼?我一直以為我是知道的,可是為什麼⋯⋯現在我突然又不懂了。」

你的聲音帶著哭腔,我沒有勇氣走到你的正面看你現在的模樣,我怕看到眼角涔著淚的你,會突然變得不認識你,然後掏心掏肺的,給予你偌大的憐憫與安慰,像是我從來沒討厭過你一樣。

 

「太宰,愛,什麼也不是。」我點了一根菸。「但有時候,卻也什麼都是⋯⋯既是各取所需,也是自我憐憫。」我將滿嘴白菸呼出,煙霧冉冉上升,迷濛虛幻卻短暫,一眨眼,便全不著痕跡的消散在空氣裡,愛也許也像這樣吧,我盯著那縷煙,暗自在心裡作結。

 

也許是因為從小被大姐帶在身邊的關係,大姐很討厭情阿愛阿什麼的,所以我不太能理解你的行徑。

為什麼太宰你總是喜歡讓自己身邊周旋著一堆女人呢,像是你沒有女人陪伴就會寂寞而死一樣,可是就算有女人,你還是一整天嚷嚷著想死,不是嗎?

 

「自我憐憫⋯⋯嗎⋯⋯?」你站起身,搖搖晃晃的,像醉了酒,你站到我身後,雙手圈在我的胸前,你果然醉了。「中也,我不喜歡帶著痛楚的自殺法,可是真的好痛,比任何一次的自殺失敗都要來的令人不快。」你將頭探到我的臉旁,在我耳邊低語著。

 

「要是痛的話,別去嘗試不就得了,太宰,也許愛是本能,但就算沒有愛,人還是能活下去的。」我垂低視線,看著你停在我胸前那雙纏滿繃帶的雙手。

 

我想起大姐曾經對我說過的話,帶著淺淺的笑,染上一點神秘的憂傷,好隱去全身的瘡疤。

 

「可是我不要⋯⋯中也,沒有愛是不行的,不管是愛人還是被愛。」你用力抿緊下唇,略長的眼睫沾了一點淚。

 

「那麼,她們愛著你,這樣不就夠了嗎?」

 

「不一樣!」你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吼。「她們終究還是會離開的⋯⋯她們還是離開我了⋯⋯。」

 

「太宰,我不會離開的,我就在這裡。」我輕輕將你的頭往下壓,好讓你能埋在我的肩膀裡放聲哭泣。「生日快樂,太宰。」

 

怎麼我好像是第一次和你說這句話,我竟然會祝福你又活過了一年,還真不像是我的風格,我難道不是最希望你死去的人嗎?

 

「唔、」你咕噥了一聲,環在我胸前的手抓皺了我的襯衫。

 

似乎聽到了一聲極小聲的嗚咽,而我只是繼續撫著你那頭微亂卻柔軟的黑捲髮,沒有看你,我知道,你不會希望我看見的。

 

「中也⋯⋯」你的聲音跟吸鼻涕的聲音黏在一起。「我不要香水味了⋯⋯我只要中也身上混著淡淡菸草的古龍水味就好。」

 

「我說,別把鼻涕擦在我身上哦。」

 

「才不會呢。」你將探出的身體縮回去,泛紅的眼眶餘下兩行淚痕,你眨了兩下眼,淚就順著臉頰俐落的線條溜下。

 

「吶、太宰,你知道嗎?在法文裡面,愛情跟死亡的發音非常相像,很有趣吧?跟追求愛與死亡的你一模一樣。」

 

在大部分的人眼裡,肯定覺得愛與死放在一起顯得唐突怪異吧?那麼多的單字,為何偏偏是這兩個。看上去像是相互矛盾衝突,合在一起,卻意外地不突兀,帶著一點點不協調的美,蒙上一層神秘的紗,像不和諧音調,烙印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我說愛是人的本能,你說死才是人類的本能,其實,兩種都是你太宰治的本能吧?不如說,你的靈魂是純粹的愛與死亡交織編成的,你像世界的其中一個矛盾點,沒有人懂你,而你也不懂自己。

 

我想,我在你身上投射的,難以解釋的特殊情感,也是因為這個緣故也不一定,因為世人總是易於傾戀未知的美好,卻也常迷失在未知的恐懼當中。

 

也許,在你澄澈的鳶色瞳孔下,我亦迷失方向了也不一定,至少,路上的風景是怡人的,美得足以讓我停下腳步,譜出一首不具名的情詩,壓成信,寄到死亡的彼端待你收取。

 

「中也,中也的愛是什麼呢?」淚已乾,你慢慢恢復成我熟悉的那個模樣,淺淺的笑了。

 

「我的愛?」我將身上披著的西裝外套脫下,拎在手上。「我的愛就是,我超討厭你的。」我拋下這句話,便推門直接走進你房間。

 

今晚還是歇這吧,免得待會出去看見那彎峨嵋月,又想起你笑的時候,那雙比上百億的名畫還要值得駐足欣賞的,你微微眯起的眼。

 

「這麼巧,我也是。」鳶色的眼睛流淌著月光,盈滿了帶著寂寞的溫柔,充斥著不言而喻的你的愛。

 

稍微比我高出半個指節的手,扣在我還帶著黑手套的手掌上,比常人略低一點的手溫透了進來。

 

深夜靜謐,我們平躺在床上,隔著半截手臂的距離,藏在被子底下的手卻實實的牽在一起。

 

「晚安。」

 

我們異口同聲的說完,像個舔糖的孩子一樣,滿足的笑了。


超過阿橘的生日約五十分,但我還是硬要發,阿橘生日快樂
這已經是近幾年趕得上的一篇了,最近忙得快暴斃,但還是一直惦記著雙黑好救贖自己
好啦,其實本來一開始設定是悲劇走向的,結果又變成小甜餅了,不過當生日祝賀很剛好
好久沒有這麼喜歡一個配對了,文豪裡面有好多喜歡的角色,然後漫畫那邊刺激的不要不要的,雖然主場都中也我覺得很開心❤️
因為在學法文的關係,第一次聽法文老師說關於愛情與死亡的發音這件事時,其實滿吃驚的,也許對擁有浪漫血液的法國人來說,極致的愛就是死亡吧?或是顛倒過來?
詩人中原中也的主修也是法文,這讓我覺得很開心,中也的確很有那種優雅的紳士氣質
從中也跟太宰對於作戰名稱的描述,完全可以看出兩個人命名的品味,喜歡總是吵吵鬧鬧,把對方的名字寫在最討厭的欄位上,卻又偷偷喜歡彼此互相信賴的關係的他們
愛死雙黑不償命,太芥也很棒,我跟阿橘第一次互相認同並且喜歡彼此的本命,偉哉文豪野犬
創作者介紹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橘子
  • 偉哉文豪
    明明我們也喜歡saru菲wwwww
  • 那是cp啊,你我本命不是saru也不是菲
    可文豪是本命互喜,我對中芥很還好

    小闇 於 2017/03/25 01:16 回覆

  • TaMaSHI
  • 看到那個法文居然愛跟死亡發音相近
    嗚嗚法文果然是浪漫文字~
    上了一課啊XD
  • 愛跟死亡的確很有意思呢
    法文是很奇妙的語言,念著柔柔軟軟的

    小闇 於 2017/06/01 01:04 回覆

  • 閒貓
  • 讚讚啦
    大愛這對cp太宰中也萬歲
    不過誰才是攻呀??
  • 謝謝❤️
    其實兩邊都有擁護者啦,不過我個人偏向太中
    但因為都可愛所以決定只打雙黑

    小闇 於 2017/06/01 01: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