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轉有、大學生趴摟、前世今生梗、交往前提、根本沒開出來多少的車(亂開一通)

 

床身似乎微微的晃了一下,伴隨著一聲飽含著無奈的呼氣,我皺起了眉頭,意識漸漸淡出夢鄉,緩緩睜開眼,映入眼簾的不是平常毫無防備的睡臉,身旁的人若有所思地坐起身,對著窗外深夜發呆。

我默然盯著那條好看的側下巴線許久,一把扯上你的衣襬,抓出許多皺摺。

 

「太宰?」我出聲叫喚你。

 

你說,你最喜歡我叫你的時候,那個我總是不自覺略略拉長的尾音,既像撒嬌又像寵溺。

 

「恩?」你轉過頭,一雙澄澈的眸子盯著我看。

 

我同你說過的,我喜歡我每次喚你的時候,那對鳶色的瞳孔反射動作似的映出我的面容。

 

而你此刻的笑臉像是在問我,怎麼我也醒了?

 

「睡不著嗎?」我還不想回答,於是先拋問題給你。

 

我總不能說,因為突然太安靜了所以我才醒的,是阿,太安靜了,因為你的鼻息消失了。

 

「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你抿了抿嘴角,笑容被拉成水平線。

 

「惡夢?」

 

「也說不上⋯⋯我不知道要怎麼說⋯⋯」

 

「哦?壞事做多了也會夢到鬼呢。」

 

「中也⋯⋯」你有氣無力的拖長尾音,癱軟的靠上我的肩,順勢蹭了脖頸幾下,被你那頭自然捲搔到還真不是普通的癢。「安慰我。」

 

「今天怎麼這麼老實?」我隨便拍了幾下你的背。

 

「妳不知道我夢到什麼⋯⋯我夢到⋯⋯講不出來,超噁心的,中也竟然是男的,我們在打架,而且你還帶著一頂超級醜的帽子,醜到沒極限,比妳上禮拜買的那頂還要醜。」你語氣誇張的說完過程完全沒換氣,然後馬上又恢復成無力模式蹭著要撒嬌。

 

「你說我上禮拜的帽子什麼?」儘管你看不見,我試圖露出很友善的笑容,抱上你的腰,毫不留情的捏了下去。

 

「痛!」你掙扎的抖了一下。

 

「知道痛就好。」

 

「那是因為中也挑帽子的眼光很奇怪⋯⋯不戴帽子比較好看啦。」

 

「你要是繼續說我帽子的壞話我就回去了,你給我自己睡。」我作勢要將你推開,你卻用力的抱了上來,在我措手不及的狀況下直接推倒。

 

你撐著上身,從上方俯瞰倒躺在床上,瀏海凌亂的我,那雙閃爍著憂鬱的眸子眨了兩下。

 

又來。

 

你總是這樣,故意露出這種表情好讓我充滿著做錯事的罪惡感。

 

「中也不要走。」

 

「開玩笑的啦,都什麼時間點了,宿舍門禁時間早就過了。」

 

「那就好。」你馬上收回抑鬱的神情,笑瞇了眼。

 

討厭鬼。

 

「吶、太宰,你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的夢嗎?」

 

「恩?」

 

「我之前不是跟你說,我夢到好像是你又不是你的人嗎?你右眼纏著繃帶,我以為你受傷了,關心你結果被嫌噁心⋯⋯」

 

「那才不是我,絕對!不是!我的帥臉用繃帶遮住多浪費阿。」你的嘴角畫出一抹自信過度的弧,看在其他女生眼裡,自動添上滿滿閃光和玫瑰效果的濾鏡。

 

但我只覺得你的表情無限欠扁,要不是現在被你壓在下面,右手還被你大了我一個半指節的手緊緊扣住,我真想趁機賞你一巴掌,看你會不會清醒點。

 

「我倒覺得露出面積變小之後好看多了。」

 

「少來,中也又來了,故意說這種話讓我吃醋,有何居心呢?」你的另一隻手玩起了我散在床上的頭髮,修長的食指繞著髮尾捲了又放,放了又捲。

 

「吶、太宰,我說,你會不會覺得那是前世的記憶?」我勾住你捲弄頭髮的手指,視線直勾勾的看進你漂亮的瞳裡。

 

說來⋯⋯為什麼我會像現在這樣,躺在滿是你味道的床上,呈現一個被你推倒的姿勢,十指緊扣著仰望你呢?

 

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其實⋯⋯我好像超討厭你的。

 

偶然選修了同一堂課,這個人第一堂就大遲到,半小時都過去了,竟然還悠悠哉哉地晃進教室,明明空位還多的是,卻刻意挑我旁邊的位置,一屁股坐下後竟然就直接趴下進入睡眠模式。

 

這傢伙有事嗎?我看著就覺心煩,瞪著他的後腦勺許久。

 

不想上課就乾脆別來了,回房間睡不是更舒服嗎?

 

翻了個白眼,我把視線移回前方的教授。

 

「吶、老師剛剛有說什麼嗎?」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我嚇的身子抖了一下。

 

「沒、沒有。」

 

「是嗎⋯⋯那、他有點名嗎?」

 

「有阿,在你進來之前就點過了。」我故意說謊,這種明明都已經遲到還一臉無所謂的晃悠,還睡掉幾乎整堂課的廢物,我就是看不慣。

 

討厭死了,不想來不會不要修課阿?

 

「咦、少騙人了⋯⋯明明沒有點。」你打了個大呵欠,順便伸懶腰。

 

「你又知道⋯⋯」

 

「就是因為他不點名所以我才選他的課的。」

 

人渣。

 

我在心裡忍不住唾罵他。

 

「那你不會回家睡阿,幹嘛來上課?」

 

「我想吹免費冷氣。」

 

「等一下,既然你知道他不點名那你幹嘛還問我阿?想找碴嗎?」頓時一股怒氣在胸口悶燒,有種想一拳打在他好看的五官上的衝動。

 

「對不起別生氣嘛,可以認識一下阿。」

 

結果我好像是從那天開始被纏上的,不知道為什麼,走在哪裡都能遇到,學生餐廳、圖書館、甚至是女宿門口。

 

等等,所以中間究竟是發生了什麼化學變化,這個第一印象也太糟糕了吧?雖然他基本上就是這種爛人沒錯啦⋯⋯

 

「中也、中也⋯⋯」你的聲音將我拉出回憶。

 

「阿、抱歉,沒事⋯⋯我是在想前世的事啦,不是說十年修得同船渡嗎?我們好歹是情侶,說不定在好幾次輪迴以前的我們早就已經結過緣了。」

 

「咦?可是在我夢裡妳是男的欸,不要啦。」你給我一個明顯到不能解釋更多的嫌棄表情。

 

「我又沒說前世一定會是戀人,說不定我上輩子也超討厭你的阿,討厭到看見就想吐的程度。」

 

「別這樣,我不想再去回想任何一幕剛才的夢境了⋯⋯」

 

「不然太宰你覺得我們上輩子是什麼?」我微勾手指,輕輕握住你扣著我的那隻手。

 

「肯定跟現在一樣吧?」你微頷首,思考了幾秒。「然後最後殉情。」勾起一抹好看的笑。

 

阿、不怎麼意外的答案。

 

「我才不要跟你一起殉情勒,我討厭茱麗葉。」

 

「我又沒說妳是茱麗葉,茱麗葉是羅密歐的,中也妳是我的。」你俯身,而我下意識地閉上眼。

 

手指不自覺地與你緊緊相扣,在聽得見彼此呼吸的親密距離交換愛,一股溫熱的觸感卻突然摸上腹部。

 

我猛地睜開眼,而你像是明知故犯的罪人,露出一抹狡詐的微笑,享受犯罪的快感,收回吻的同時舔了下上唇。

 

「太宰!」我吼了你的名字,顯然起不了什麼嚇阻的作用。

 

那隻時常一起牽著逛街的手,冬天的時候特別喜歡抓來貼在臉頰上的暖度,現在正用一種停不下來的趨勢探進我那件薄上衣底下。

 

「太宰?」我空出來的那隻手隔著上衣疊在你的手上,像無意義的抵抗。

 

「恩?」

 

「認真?」

 

「我對中也一直都很認真阿?我說過很多次了吧,跟以前玩玩的不一樣。」修長的手指滑向背部,我配合你將身體微微上傾,你熟練地解開內衣。

 

「我沒有懷疑你的意思⋯⋯我⋯⋯」我看著你深邃如靜謐湖水的眸子,腦袋一片空白,像失去組織語言的能力,不知道自己該接著說什麼才好。

 

「中也,我想要。」你難得露出認真的表情,通常你只有在有點生氣的時候會是這張臉,除了現在。

我下意識地咬下唇,空氣凝滯了兩秒,我的左手環抱上你的頸部。

 

「你就不要明天早上起不來。」我在你耳邊低語。「我就故意不叫你起床。」輕笑了一聲,而你聽見了,也漾起一抹滿意的笑。

 

「起不來就算了,反正我翹課也不是第一次。」

 

幾乎全身的肌膚都暴露在空氣裡,還感受得到冷氣吹出的涼意,被那雙體溫偏高的手掌撫上的地方暖的異常,卻意外的不討厭。

 

「你想翹課,我可不想,要是又像上次那樣起不來我可不要⋯⋯」

 

「明明是中也一直誘惑我的。」

 

「閉嘴認真做你的。」

 

「是。」你故意拖長的尾音滿含著躍躍欲試的心情,聽得出來你心情極好。

 

我這不是在說廢話嗎?

 

嘛、我也不好說你什麼,因為我也是,跟你一樣糟糕。

 

前世這種莫須有的屁話根本不重要,第一印象很糟糕一點都不重要,你是誰也不重要。

 

感受著彼此的溫度和心跳,這份心情對彼此來說才是最真實的日常。

 

我喜歡你,而你也喜歡我,這樣就好了。

 

「中也⋯⋯」

 

「恩?」我微微睜開眼,通常你只會在某個時刻喊我,這點我當然知道,我撒嬌似的蹭了你兩下。

 

「誇獎我。」你湊進我的耳邊,壓低音量。

 

「偏不要。」止不住嘴角上揚,我像個孩子似的笑了開來。

 

溫熱的液體沿著大腿內側流下,癢得很,卻挑起更加罪惡的慾望。

 

我放棄。

 

明天早上的課,就隨它去吧。

 


我竟然趕成功了,嚇死自己,太宰樣生日快樂

第一次嘗試開車開得亂七八糟,我在打的過程也覺得莫名羞恥,我是危險駕駛嗎,阿橘說我橫衝直撞嗚嗚嗚。

可能應該⋯⋯不會想在開車了,然後官方的電影預告帥得我滿臉鼻血,中也我愛你嗚嗚嗚

然後我明天早上的考試可能要隨它去了,糟

我覺得我根本就是前陣子在看前世的少女漫畫,在那邊病發,不說了,我要先去躲起來惹

太宰在期末考週第一天生日根本想害死我^^

創作者介紹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