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__37871979.jpg

 

03.三色堇-請想念我。

 

*大學生設定、同居設定、交往前提

 

喀啦喀啦—

 

我從背包的側拉鍊拉出一串鑰匙,就算只用摸的,我也能立刻辨認出那把,沾了一點鏽斑的鑰匙,準確的推入鎖孔,喀一聲,扭開門。

 

一推開門,昏黃的燈光晃進視線,走廊一旁堆滿了被封箱膠帶死死縛綁的紙箱,真討厭,我瞟了一眼,不確定自己到底是唾棄紙箱擋路,抑或只是⋯⋯自己在賭氣。

 

自己當然是知道的,自己在某些事上執著的幼稚這點,尤其是在感情上。

 

走進客廳,嘈雜的電視聲混著你的笑聲,你每天一定會準時收看的綜藝節目開播了,一如往常的日常。

 

「阿、saru你回來了阿?」你笑倒在沙發上,仰著頭看我,手裡拿著塊薯片,就往嘴裡放。

 

「我回來了⋯⋯。」我沈默了半晌,緩緩吐出。

 

以前總是希望自己能快點回家的,希望能快點說出那句話,如果恰巧回來晚了,碰上你看電視的時間,因為你過於敷衍的回話而鬧過脾氣,這種事也是有的,然而現在總覺得有些無力,硬是撐起嘴角,卻被重力吸引,墜落。

 

「怎麼了?」你捕捉到我下垂的嘴角,睜大渾圓的雙眼看著我,滿溢著溫柔的神情充斥著擔心。

 

「沒什麼。」我嘆了口氣,扭過頭,逕自回房。

 

「saru!?喂、」你喊了我的名字,而我用關門聲回你,沈默的只剩電視的聲音,節目主持人不看氣氛的繼續他的暖場笑話,來賓的哄堂大笑只是襯出我們之間的尷尬。

 

我倚靠在門上許久,聽著乏味的節目聲,沒有你的笑聲,我不確定你是不是有在專心看,又或者,你被我打壞了心情,笑不出來。

 

你會生氣嗎?還是你會有那麼一點愧疚?或是你對我的爛脾氣見怪不怪?

 

哪一種都好,都比你不在還要好很多,真的很多。

 

我寧願你噘嘴,賭氣不和我說話,至少,我還可以在明天以擁抱換取你的原諒。

 

手機叮的叫了一聲,我瞪了亮起的螢幕一眼,有一則新訊息,你傳的。

 

『你到底怎麼了?』

 

不帶任何表情符號,這讓我難以去捉摸你的心情,我猜你擔心,卻又有點不悅。

 

糟糕。

 

正當我還在揣想你的心思時,忘記自己現在的狀態並不太想和你說話,手指卻自然地滑過跳出來的對話,已讀。

 

我竟然又秒讀你了,該死。

 

要回些什麼才好,我躊躇著,說什麼都不對,就這樣盯著螢幕發愣,由於真的太久,久到黑屏了三次。

 

算了,我把手機丟到一旁,在柔軟的床上扎實地彈了一下,躺平,我決定已讀你。

 

手機不再發出聲響,在離我不遠處沈默的倒躺著,我以為你會繼續傳訊息過來的,我仰頭,望向手機,思考了幾分鐘後,不耐煩地抓過手機,滑開確認。

 

確認什麼呢?我冷笑。

 

希望你注意到我久違的已讀你,焦慮的思索著可能的原因,又或者,你真的以為我出事,瘋狂的傳了一堆訊息給我,而這隻笨手機忘記發出聲響提醒我,害你在屏幕前急哭了臉。

 

沒有,沒有新訊息。

 

我頓時覺得自己蠢的可笑。

 

都是我自己在瞎幻想,你是真的沒有再說什麼了,算了,我們鬧脾氣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你根本不會往心裡去,畢竟這根本不是你先犯的錯。

 

我想我大概是,希望你能意識到我不太開心這件事吧?還有之所以不太開心的理由。

 

今天已經25號了,大後天你就要離開,而你預計在明天陸續寄出那堆紙箱,這個家會越來越空,最後空的只剩下我生活的痕跡。

 

記得約莫是在兩週前吧,夏天的晚上依舊有些悶熱,汗流在身上黏得很,飯後吃過西瓜,我們到外頭吹風散步,路上的行人並不多,三三兩兩的,多半是情侶。

 

你既怕熱也怕冷,怕冷倒可愛,因為你會在冬天抱著被子跑來我的房間,而我們蹭著彼此入睡,週末出外採買的時候,你會把手塞進我的掌心,像個孩子一樣笑的燦爛,鼻頭還有點紅紅的,甚是好看,比夜晚發光的聖誕樹還要更吸引我的目光。

 

但夏天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你完全不願跟我牽手,你說會流汗,噁心,偶爾我摟過你的腰,從後面抱住你撒嬌,你卻無情掙開,叫我滾去旁邊省得你又熱起來,儘管我在角落裝可憐的啜泣,你也完全不搭理我,自顧自地玩起電玩。

 

夏天真討厭,現在,夏天又要帶走你。

 

「saru,我有件事要跟你說。」難得我們聊天的開頭如此正常,正常到讓人覺得不太自在。

 

我輕點著頭,沒有說話,我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於是只好假裝不在意,繼續專心在散步上。

 

「我之前跟你說的那份申請過了,我要去美國了。」你向我露出一個勝利的笑容,但我卻飽嚐失敗的滋味。

 

「是、是嗎?很好阿⋯⋯你一直想去的。」我的臉色鐵青的糟糕,所幸,夜晚的路燈昏黃,打不亮太細緻的表情。

 

這當然不是你第一次跟我提起這件事,在遞交申請前你就告訴過我了,你說你想試試,你想去美國。

我在飯桌前顯得沈默,繼續挾飯入口,咀嚼了好一陣子才開口,你想要的話就去試試看吧,反正機會嘛。

 

這當然不是我的真心話,我才不想要你離開,但我當時也沒想過,這種難得的機會竟然會讓你申請通過,所以也沒特別在意。

 

況且,你看上去很開心的樣子,我根本捨不得說出,別去,這麼自私的實話。

 

如果我當初叫你別去,你會不會願意為了我留下來呢?

 

我想,就算時間倒回,我依舊不會問你,我沒有那種勇氣去測試我在你心裡的份量,儘管我知道,我們彼此相愛,萬一,對你來說去美國比較重要呢?我想我沒有辦法接受聽見這樣的答案。

 

磅——!

 

巨大的聲響踹在我的房門上,我嚇的叫出聲,從床上彈坐起。

 

「開門。」安靜約莫五秒,你默默丟出這句話。

 

我吞了吞口水,喀一聲開了門,你那張毫無情緒起伏的五官,狠瞪著我死白的面色,我在心裡默寫一個慘字,我想過你焦慮擔心,想過你毫不在意,就是沒想過你會如此生氣。

 

「怎、怎麼了?」我率先開口打破沉默,但顯然,先開口並不代表先掌握主導權。

 

「是問你才對吧?」你無波的情緒像死水,沉得很,卻令我一把浮起無所遁藏。「你到底怎麼了?問你也不回,明明就有怎樣!」

 

「就⋯⋯真的沒什麼嘛。」我心虛,撇撇嘴,不想看你的眼睛。

 

「因為我要去美國嗎?」你垂下眼睫,一字一句都像木樁,用力刺進我每一寸皮膚裡。

 

我咬住下唇,沒有回答。

 

「我就知道。」你哼出一口氣,抽抽嘴角。

 

「因為我會想你嘛,明明我們每天都一直在一起的,我不要這樣⋯⋯」明明你就站在我面前,我卻用力吼著,像是欲將積累已久的鬱悶全數拋出一般。

 

「所以我當初不是先問過你了嗎⋯⋯」

 

「就算我叫你別去,你還是會去的吧?菲總是這樣。」我像個因為爸媽又違反約定,而飽受委屈的小孩,一陣哽咽卡在喉頭,像魚刺,令人難受卻又無法輕易擺脫。

 

「可能吧。」你抿嘴,頻頻眨眼,思忖著說些什麼好。「可就算這樣⋯⋯就算這樣,也不代表我不會想你嘛。」你伸過手拉我,我的視線沿著你白皙的手臂往上爬,最後停在你那對湖水綠的眸子上,你的眉頭輕鎖,長睫毛扇了一下,掉下一顆渾圓的怨懟。

 

「菲?」

 

「我可是要一個人去一個陌生的地方耶,雖然很期待卻也很不安阿,要是連你都不支持我的話⋯⋯那我怎麼辦嘛,我也知道一個人肯定很寂寞的,吃到好吃的東西的時候,就算帶回家也沒有人可以分享,失眠的時候也不可能吵你起床,還要一個人去超市採購⋯⋯我們就剩幾天可以相處了,你還那張臭臉,反正你肯定也是故意晚回家的⋯⋯你才每次都這樣⋯⋯」你邊哭邊說,話說到最後開始含糊不清,你氣得抓過桌上的面紙盒就丟過來,扎實地打在我的臉上又砸在地上。

 

「對不起⋯⋯」我不確定自己還能說什麼,一把將你拉進懷裡,穩穩的,讓你靠在我的胸口哭泣,你的體溫和淚水都像是在提醒我,我正確實的抱著你,你沒有走開,也不會走開。「對不起。」我又說了一次,不確定是對你還是對自己。

 

「那你會陪我去機場嗎?」你抬起那張掛了兩行淚的臉看我,吸了吸鼻子。

 

「恩。」我輕點頭。

 

「真的?說好了哦,當天不可以反悔把自己鎖在房間生悶氣哦。」你的表情漸漸拼回笑臉的雛形。

 

「好,說好了。」

 

「那⋯⋯你要幫忙我打包嗎?」你俏皮地笑了,瞇起眼,睫毛還沾上一點殘留的淚。

 

「好啦。」我揉揉你的頭髮,熟悉的柑橘味溢過指尖。

 

 

「東西都帶齊了吧?」你拖著大行李箱,喀啦喀啦的,輪子刷過機場地面,我走在你後頭,最後確認一次。

 

「恩、檢查過了。」你停下腳步,回頭看我。

 

「那就好⋯⋯」我躊躇著該說什麼好,想說的話太多了,而思念又太重,沒辦法全塞進你小小的行囊裡,取捨間,你似乎讀懂了我的眼神。

 

「我一下飛機就馬上打電話給你。」你迅速抱了我一下。「好嗎?」

 

「這個給你,放口袋。」我怯怯的伸出手,不知道怎麼搞的,竟然發著抖,好像你接過我手中的東西,馬上就要消失一樣。

 

「這是什麼?」你緊緊握在手裡,在打開前拋出問題。

 

「書籤。」我知道你一定會笑我,我不情願的移開視線。

 

「噗哈、」你張開手掌,看著那張壓印上乾燥過的三色堇的書籤,笑了開來。

 

「就知道你會笑。」

 

「好嘛好嘛,我會小心收好的,我保證。」你笑盈盈地看著我依舊蒙上憂鬱陰影的臉龐。「別這樣,才兩個月而已。」

 

「兩個月⋯⋯很久。」

 

「我們總會找到時間視訊的。」

 

「恩。」

 

「你的訊息我也會盡快回。」

 

「恩。」

 

「我會一直把書籤帶在身上。」

 

「恩。」

 

「也會一直一直想你。」

 

「恩、我也是。」

 

「那⋯⋯我要走了哦。」你鬆開握住我的手,牽起行李箱。

 

「恩、路上小心。」

 

你轉身,走進人群,卻突然停下腳步回望。

 

「saru,如果我想你的時候,可不可以不要管時差打過來?」

 

「你在說廢話嗎,當然可以阿。」

 

「那就好,那麼saru也是,想我的話就打過來吧。」你嫣然一笑,舉起我送你的書籤晃了晃,便隱入人海。

 

你說要去遠行,而我深知留不住你。

 

你的行囊太小,放不下太多的東西,所以我只好抽出我0.1毫克的想念,風乾,揉進紙片裡,好讓你帶著走。

 

你的待完成清單上肯定擁擠得不得了,那麼請記得一件事就好,請想念我。


感謝阿橘又幫我畫了版圖,阿橘的部落格請走右邊連結🍊

久違的回到閃go的坑,還是很喜歡這對孩子,雖然好像是冷cp,冷到逆天炸那種

阿橘一直在那邊吵著要我出本,笑死我,我比較想買他上面那張印成的明信片

打這篇也是因為他一直吵,我原本最開始是打算用及影下去套的,被他吵一吵靈感跑出來就變這樣

但其實滿喜歡的,雖然有點不要臉,有時候自己寫到太細膩的地方會不小心哭出來,寫到後面真是愛死我自己

最近不得已一直過著悠閒的貴婦生活,但我其實根本沒錢嗚嗚嗚,但在咖啡廳待著坐著邊看書,感覺一直有靈感

終於快看完我男神松田翔太演的詐欺遊戲系列了,我家男神根本逆天帥,霸氣腳翹桌上,害我好想穿過螢幕幫他舔皮鞋(別

好的,還是強勢推一下我的愛cp——saru菲,拜託拜託,萌起來阿各位

創作者介紹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橘子
  • 萌起來啊~我有一直吵嗎?
  • 有,妳特吵

    小闇 於 2017/07/08 01: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