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咖啡冷掉之前》設定

 

大設定如下:1、在這間咖啡館能回到過去 2、即使回到過去也不能改變未來 3、只能見到來過這間店的客人 4、不管發生任何事都不能離開位置 5、只有某個特定的位置能回到過去 6、回到過去的時間僅限於在咖啡冷掉之前

 

 

熱氣沿著杯緣環了兩圈後,蒸騰而出。

 

空氣裡全彌散著咖啡豆迷人的香氣,想想人生除了酒以外,咖啡大概稱得上是我的第二個寵吧,不過相較於我對酒的愛,我對咖啡可說是完全沒研究,只知道自己習慣不加糖。

 

記得有一次,你在我忙得要死的時候闖進我的辦公室,硬是想打攪我,話講完還隨手拿過我的馬克杯,灌了一口。

 

「噁、中也你有沒有加糖阿,苦成這樣。」你好看的五官瞬間全皺在一起,比你平常故意嫌棄我而擺出的表情還要誇張。

 

「阿?你是小鬼阿你。」我頭一次產生自己似乎遠勝過自家搭檔的念頭,一個老大不小的人了,不,黑手黨歷代最年輕的幹部,竟然因為喝黑咖啡露出這種小鬼挑食的表情。

 

比挑掉青椒的愛麗絲小姐還要誇張,簡直到一種可笑的地步。

 

儘管只是回想,卻也令我發笑。

 

也許,正是因為這是回想的關係,才讓人覺得一切都有些可愛,畢竟,回想是建立在「對方不在了」,這件事上的對吧?

 

我低頭望進濃黑色的咖啡裡,深的逼人,和你對世間萬物不屑一顧的背影很像。

 

吶、太宰,你真的走了阿?

 

那個和自己無數次出生入死的搭檔,怎麼樣也趕不走,總是自殺失敗,既煩人卻又有那麼點可靠的太宰,最後竟然用這種方式淡出我的生活,我怎麼想也沒想到。

 

嘛、我行我素這點倒是很有你的風格就是了。

 

不好、咖啡要冷掉了。

 

一口將咖啡飲盡,苦澀的口感在舌尖化開,你討厭的味道。

 

當事後諸葛並不是我一貫的風格,不過現在想想,你確實表現的有些奇怪,也許你的離開並不真的如大家所說的,毫無預兆,只是心細如你習慣將真實的情緒隱藏並保護,像隻害怕受傷的刺蝟一樣,你總是冷靜的亮槍,在部下眼裡,你簡直毫無人性。

 

但你的刺對我不管用,你很早就發現了,所以你討厭我,而我也一樣,討厭總是看穿我的你,然而我終究是沒能讀懂你的心思,太宰,你為什麼想走?為了什麼離開?

 

我曾經以為我們很像,因為黑手黨裡大部分的人都是如此的,我們是被這個社會所屏棄的存在,是黑手黨賦予我們生存的意義,儘管眼前是條充滿鐵鏽味,血跡斑斑的道路,我們也只能堅信不移地走下去。

 

年幼的我們在那裡遇見彼此,所以我誤以為我們很像,但是我錯了,你成天只想著自殺的事,對你來說,活著死著,也許都沒有意義吧?

 

而我和你不一樣,我想像不出我叛逃的模樣,所以我錯了,我忘記去想像你叛逃的模樣,忘記我們不再是搭檔會長成什麼樣子。

 

咖啡廳裡沒什麼客人,安靜的很,跟其他店不一樣,總是充斥著學生的嬉笑玩鬧和貴婦們日常的碎念八卦,令人完全放鬆不得。

 

這樣很好,雖然我並不討厭熱鬧,但至少現在不宜,至少等安靜沈澱完我的情緒。

 

整體來說這是間還不賴的店,你從以前就這樣,藏私著很棒的口袋名單,大概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吧,讓我想在此刻回到這裡,畢竟,我們最後一天見面的那天,就是你帶我來這裡的。

 

那天的風悶悶黏黏的,還聞得到濕氣的味道,但天空卻藍的出奇。

 

明天開始,我就要被派往別的地方去單獨執行任務,說實話,自己心裡也沒有個底多久回得來。

 

一出首領辦公室,你什麼話也沒說,好像左顧右看在找什麼,卻又像單純在發呆。

 

我也沒打算搭理你,自個走自個的,對我們黑手黨來說,這種事根本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就當是暫時清淨一下耳根也沒什麼不好,省得整天看見你這張令我作嘔的臉,都麻痺的吐不出東西了。

 

你走在我後頭一步的距離,黑亮的皮鞋踩在大理石地上清脆的很。

 

「吶、中也,要不要去晃晃?」

 

我們同時停下了腳步,整個走廊像是被異能力靜音似的,彷彿全世界的聲音瞬間都消融在窗外那片藍天之下。

 

「蛤?」我猛地回頭,你一臉不在意,一副理所當然地模樣進行著對話。

 

「反正中也等等也沒事吧?」你笑笑,勾起嘴角的模樣甚是好看。

 

我將雙手插進褲裝口袋裡,不耐煩的咋了一聲。

 

「走就走。」

 

我抬眼瞟了瞟你,捕捉到你眼尾短暫顯露出的笑意。

 

究竟是我看你的時候,眼睛已經自動還原你帶刺的濾鏡,抑或是,你早已放棄在我面前做無謂的防備了,我有些不明白,故意在彼此間留了半步的距離。

 

你推開大門,匡噹匡噹的驚動了門上的牛鈴,走進一間咖啡廳裡,要不是你告訴我,我壓根不會注意到在這樣的小巷裡,地下室有間咖啡廳。

 

廳內座落著三座大鐘,看上去有些年代,分別推移著完全不同的時間,卻沒有任何一個是正確答案。

「我以為你不喝咖啡。」我垂眼看著自己手中那杯黑咖啡,手撐著下巴,環視店內的裝潢。

 

「我只是不喜歡黑咖啡。」你伸手,夾了兩顆方糖丟進去。

 

「是嗎⋯⋯」我注目著認真攪拌咖啡的你,猶豫著該不該主動拋出問題。

 

每當你開口提議要去晃晃的時候,總是你有話要說的時候,明明一臉心事重重,卻老是逞強微笑,但並不是每次你都會告訴我,偶爾也是挺坦率的,但多半你還是沈默,不管我問你什麼,你始終不願開口,只是正面著我,被你那只鳶色的瞳孔看久了,竟什麼也再說不出了。

 

「太宰,你⋯⋯」

 

「中也、」你提高音量,打斷我的問題。

 

「幹麻?」我哼出一口飽含著無奈的氣,撇撇嘴角,假裝剛才什麼也沒發生的繼續接話。

 

「中也知道這間店的奇妙傳聞嗎?」你像個孩子一樣淘氣地笑著,玩味十足。

 

「你要說什麼?」每當我以為你要說什麼正經話的時候,你老是丟出一堆既荒謬又可笑的東西來搪塞我,我早已見怪不怪。

 

「聽說這間店可以讓人回到過去。」你將身子湊了過來,壓低音量,彷彿我們是真的在交換什麼秘密似的,只屬於我們兩個的。

 

「蛤?」我嚇了好大一跳,膝蓋撞到桌子,發出好大的聲響,只差沒翻倒桌上的咖啡,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中也你幹嘛啦,真是的⋯⋯。」你若無其事地回到座位上坐定,用一種近乎憐憫的眼神看著我,彷彿我是個極需要被照顧的孩子似的,盡是給你添亂。

 

「你認真的?」

 

「就說是傳言了嘛,傳言。」你啜了一口咖啡,放下杯子時響起了陶瓷敲擊的聲音,擴散在寧靜的店內。

 

「是某種異能力嗎?」

 

「誰知道呢?可能是某種都市傳說吧。」你漫不經心地說著,用指節分明的手指敲了木桌兩下。「不過聽說就算回去了,也沒辦法改變未來就是了。」

 

「蛤?那樣回去有什麼意義?」我挑起一邊眉,覺得你根本就是在胡謅。

 

「是這樣嗎⋯⋯」你若有所思的看著我。「怎麼樣?中也要不要去試試看?」你笑彎了眼,你想捉弄我時總是這副表情。

 

「才不要。」我一臉嫌棄的說著,實在燃不起興致跟你吵架,索性直接結束話題。

 

「為什麼?中也沒有那種無論如何都想再見他一次的對象嗎?」你睜大渾圓的雙眼,我這才發現,你大的漂亮的眼睛還真不是普通的大,長睫毛扇呀扇的,比女生的眼睛還要好看。

 

我沈默了許久,不確定自己是認真在想有沒有這種對象,還是只是純粹的,在看你的眼睛,等回過神來,自己竟然也用手指敲了桌子,紮紮實實的兩聲。

 

我在幹嘛阿我?

 

「嘛、說的也是,中也又沒有女人。」你勾起一邊的嘴角,嘲諷的說著。

 

「你這傢伙⋯⋯」我氣的手止不住顫抖,差點捏碎咖啡杯,我想著剛才看你的眼睛看到出神的自己真蠢。「說得好像你就有想再見一次的對象一樣。」我用力放下手中的杯子,碰出好大的聲響。

 

你垂低眼睫,沒有回話,鳶色的眸子沈澱著光,流露出無止盡的悲傷,比任何一次你自殺失敗時還要絕望。

 

我突然有一點後悔說出那句話。

 

太宰,你怎麼了?你今天真正想跟我說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呢?

 

「可能⋯⋯沒有吧。」你默默地丟出一句結尾,聲音聽來有些沙啞。

 

我知道,那一定不是錯覺,但我假裝沒發現。

 

後來還發生了什麼事呢?竟然想不太起來了,我真有出任務出這麼久嗎?

 

久到我一回來,世界已經顛倒的程度。

 

我只記得後來我們依著夜色同行,行至岔路的時候你往左我往右,你走了兩步便停下。

 

「中也。」你輕聲喊我的名字。

 

「幹嘛?」我回頭看你,但你沒有回頭。

 

「忘記說再見了。」你回眸,嫣然一笑。「別死了哦,中也。」你說完就轉身繼續前行,獨留我傻愣愣的杵在原地,目送你遠去的背影,直到那抹夜色也遮蓋不住的黑消失在視線範圍內。

 

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心頭卻湧起一股慾望,想著大喊要你別走,我覺得自己根本是病了,否則根本無從解釋我那荒謬的想法,不然,就是那天的月色太美,打亮你逐漸遠去的腳步,路燈下,卻又將你照的有幾分落寞滄桑,使人看著心疼。

 

原來那不是錯覺,而是你真的打算離開的預兆,意識將我拉回到你不在了的此刻,然而那句別走卻還梗在喉頭,彷彿是從那天夜晚便取代了你過去的位置,與我形影不離。

 

等等,為什麼我現在會在這裡呢?

 

腦袋裡恍恍惚惚地閃過了些什麼,最後定格在你好看的笑容。

 

「中也沒有那種無論如何都想再見他一次的對象嗎?」

 

是這樣嗎,太宰?

 

你從以前就一直是這樣,你所做的所有事都是有意義的,儘管看來愚蠢,你說要晃晃,帶著我來到了這裡,所以我現在,還在這裡。

 

我緩緩站起身,走向櫃檯,在收銀機旁的鳳眼女孩看了我一眼,我癟癟嘴,躊躇了兩秒該怎麼表達

 

「請問,這裡⋯⋯是不是能讓人回到過去?」

 

店內一片安靜,對方的神色並沒有表現出任何一絲詫異,果然不是空穴來風。

 

你希望我回去找你嗎,太宰?

 

不,我想不是,恐怕,你早就知道,我是一定會回去找你的。

 

真該死,你總是連未來的事都列入計算,而我總是不知不覺走上你所繪製的未來。

 

鳳眼女孩在解釋完規矩後,舉起咖啡壺,卻又像是不放心似的,再次強調的說著。

 

「儘管回到過去,也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未來哦。」

 

「恩、我知道。」

 

「那麼,在咖啡冷掉之前。」深黑色的咖啡如細絲,緩緩注入杯中,像極了你的髮絲。

 

座椅開始喀喀的左右晃動,等發現的時候,我已經被蒸氣完全包圍,我緩緩的閉上眼,一片氤氳中,唯有你那張好看的五官逐漸清晰了起來。

 

「太宰?」我喊了你的名字。

 

眼前的人看上去有些吃驚,卻馬上掛回平常游刃有餘的笑容,你走到我對面的位置,自然而然的拉開椅子坐下。

 

「真的是太宰?」我瞪大了眼,又確認了一次。

 

「看起來不像嗎?」你微微瞇起眼,雙手交疊撐在桌上。

 

我讀著你微微上揚的嘴角,思忖著你該已經意識到,我是來自未來的中原中也,來自那個你不在的時間軸。

 

糟糕,我得說點什麼才行,好不容易才又見到了你。

 

可是,該說些什麼呢?

 

腦袋裡一片混亂,自幼以來出過許多任務,當然也碰上幾次與死神擦身而過的經驗,然而都遠比不上此刻來的焦急,感覺像有一團惡火正焚燒著我的心臟。

 

太多想問的問題在腦袋裡攪成一團,纏成一大球死結,我理不出半點思緒。

 

果然還是應該先把基本的問題搞清楚吧?離開的理由什麼的,可是知道了,然後呢?

 

我會因此感到滿意嗎?我有辦法坦然接受你的叛離嗎?

 

就算我知道了,也不可能去替你改變未來的。

 

我將手背輕輕靠上咖啡杯,感受咖啡的溫度。

 

該死,已經開始變溫了,這樣下去根本問不完。

 

「中也。」你喊了我的名字,就像過去那樣自然。

 

我嚇的肩膀縮了一下,我完全沒想過你會主動開啟話題。

 

「你不是有事情想問我嗎?」你直勾勾的看進我的眼睛裡,我卻注意到你眼眸,深邃如那晚的夜色,流瀉著滿溢而出的哀戚,仔細看卻綴滿點點溫柔,如繁星,而我在那裡找到我的倒影。

 

「是阿,多的數不清呢。」我捧起那杯已經有些涼掉的咖啡。「不過還是不問了,你要是想告訴我的話,你早就該說了,況且⋯⋯你也不是那種,我叫你留下,就乖乖不走的個性吧?」我輕輕的勾起嘴角。

 

「中也⋯⋯」你的表情變得有些微妙,但我看得出來,你是有些開心的。

 

「那我也差不多該走了。」我一口將冷掉的咖啡灌下,總覺比平常喝的要來的苦上許多,是因為別離的錯覺嗎?畢竟,這一別之後,下一次見面就是敵人了,也不知道得花上多久的時間。

 

椅子開始輕輕搖晃,像剛來時那樣,仙度瑞拉的魔法解除的時候,是不是也像現在這樣呢?我突然想起還有很重要的話沒告訴你。

 

「太宰!」我大喊,你整張臉都寫滿詫異。「忘記說再見了⋯⋯」

 

你噗的笑了出聲,隨即將嘴角彎成柔和的弧度,鳶色的瞳孔裡全是笑意,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你露出這麼溫柔的表情,不為別的,純粹的只是笑著,彷彿在那一刻,你突然忘記那個生無可戀的自己,真正的太宰治終於活了過來似的。

 

「別死了。」蒸氣越冒越多,我開始看不清你的表情。

 

「再見了中也。」你輕聲的說著,語氣裡還夾帶著笑聲。

 

你真的是我認識的那個太宰治嗎?那個在部下眼裡毫無人性的,我的搭檔。

 

你這不是,已經可以好好溫柔的笑著了嗎?

 

眼前的大鐘,指針喀的挪了一刻,我猛地睜開雙眼。

 

回來了。

 

我眨了眨有些乾澀的眼睛,站起身,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時間尚早,和我設想的有些出入。

 

回到過去的時間大概真的只有一杯咖啡冷掉的時間而已,估計是因為看見了難得的畫面,才讓我誤以為做了一輩子的夢吧,虛幻迷離,卻又真實的足以將所有短暫都化為永恆。

 

我想我終於明白,為什麼這裡的時鐘全都指著錯誤的時間。

 

因為計較現在和過去都毫無意義,就像對你來說,活著死著沒有太大的差別一樣,我想,殺人跟救人在你身上也是同樣的道理,所以你可以毅然決然的離開。

 

我又點了一杯咖啡,猶豫了半晌,決定丟兩顆糖進去試試。

 

攪拌的同時我突然想到,長大之後開始變得喜歡上苦味是為什麼呢?是因為長大之後懂得太多太苦的事物,所以沖淡了咖啡的苦味嗎?

 

那麼你又如何呢,太宰?

 

這個世界對你來說太過於殘酷,生無可戀的你已經不需要更多的苦味了吧?

 

我停下攪拌匙,看著起了些泡,還呈螺旋狀旋轉的咖啡,想起了你最後的笑容。

 

「甜死了。」我啜了一口。

 

濃郁的咖啡豆味強勢的佔據我的腦袋,店內很安靜,偶爾出現雜誌翻頁和瓷盤輕碰的細碎聲響,襯著音響播送的輕音樂,我將手指扣敲在木桌上,數著拍子,似乎很久沒有這麼悠閒了。

 

夜已深,牛鈴的聲響像在護送我出店門,外頭吹起了微冷的夜風,我將頭頂上的紳士帽微微下壓,踩上石階走入夜色裡。

 

我突然想起,我們第一次一起出任務的那晚,似乎恰巧與此刻是同樣的冷。

 


café noir就是黑咖啡的意思,真的很喜歡法文這個語言。
前陣子看完這本書之後,就覺得裡面的設定很有趣,看的時候就決定要套在雙黑身上,結果看完好一陣子才生出來哈哈哈,我的生產率實在是
不過裡面的規矩真的滿多的,我也沒有一一列出,請原諒我的超級不專業,我簡略了很多
可能最近看了不少好文章,心靈被滋潤許多,還久違的看到哭,覺得最近手感好像又變好了
能找到文筆細膩的大手真是小女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最近的願望是,希望安利美特咖啡下一期主打文豪野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闇 的頭像
小闇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橘子
  • 沒有想到將同人文帶進現實出版的小說內容別有一番風味
    感覺能收進裡面當作獨立的一篇文XD
  • 對吧對吧,我也有點佩服自己xd
    這篇就是討厭的極致變成愛,卻又不說出來的搭檔的故事

    小闇 於 2017/07/24 17:22 回覆

  • 訪客
  • 不經意的縮起肩膀,呼出的水氣在冷風的吹拂下化做冷霧逐漸散去,嘴裡殘留的甜膩滋味怎樣都習慣不了。
    「......回去吧。」
    這時間點首領應該也不會丟什麼任務過來——最好也不要有緊急任務。
    轉身往歸去的方向邁開步伐,卻在下個巷口前不得不停下。
    「よう、こんな時間に未だ眠るなの? 中ー也。」
    你靠著不怎麼乾淨的磚牆,臉上掛著依舊是那樣摸不著邊際的笑容,但與過去相比語氣卻溫柔了許多,啊啊,那邊(偵探社)多少還是改變你嗎?又或者這才是原本的你?還是說——
    嘖,怎麼都猜不透。
    「もう子供じゃねぇよ。」
    撇撇嘴,很習慣的走向你那邊。
  • 這是⋯⋯owo???
    是寫文的同好嗎?
    我對日文還是挺苦手的呢,好厲害

    小闇 於 2018/02/19 00: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