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玫瑰-只獻給妳的愛

 

*轟百交往設定、勝茶同居設定

 

高級被單有些滑順的觸感,手一劃過去,似乎還能聽見輕微的唰一聲,麗日在完全睡不習慣的床上睜開眼,迷迷糊糊的從床上坐起,左右張望,發現大的誇張的豪華公主全身鏡就立在房間角落,一旁還倚著電影裡才會出現的那種夢幻梳妝檯,麗日在裡面望見一頭亂髮睡眼惺忪的自己。

 

這裡是八百萬的家。

 

睡糊塗的腦袋終於開始運轉,牽扯出前天晚上與爆豪吵架的畫面,還有昨天無預警離家出走的自己。

其實她也很清楚,是自己太幼稚了些,自交往同居後,架他們從來沒少吵過,以前總是自己先向那個不坦率的傢伙道歉,順便不要臉的黏上去來個撒嬌大抱抱,但不知怎麼的,這一次她卻嚥不下這口氣,就這樣掖著憋著,任由情緒在失眠的夜裡無端膨脹,隨後,瞬間炸裂。

 

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抓著手機奪門而出,也不確定自己有沒有把電視關好,毫無計畫的在街上徘徊遊蕩,與幾對甜蜜相擁的情侶擦肩而過,麗日的心情再次低盪到谷底,她多希望此刻能流浪到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可以的話,她希望看得見海,然後將一切不開心的情緒遺留在沙灘上,等待湛藍色的海拍刷過沙灘,幾經來回後,已然無痕。

 

等到你回家之後,發現我不在了,你會有什麼反應呢?

 

麗日一邊走一邊想像,但無論她怎麼嘗試,腦海裡浮現的只有爆豪生氣的模樣,霹靂啪啦的,順手炸了手中便利商店的提袋。

 

死大餅臉。

 

爆豪的第一句話肯定是這麼說的。

 

麗日想到這裡,猶豫了兩秒,自己到底是回家冷戰好,還是繼續流浪好,最後索性抱持著破罐子破摔的精神,既然人都出來了,也只有硬著頭皮等對方出來追回自己了,麗日將手伸進外套口袋裡,空無一物的空氣觸感,像靜電,全身痲痹的連心都落了一拍,她不信邪的將全身上下的口帶全翻找了一遍,沒有,這下可好了,她身上根本沒帶錢。

 

幸好遇上了八百萬。

 

房門被輕扣了兩下,門外傳來八百萬的聲音。

 

「麗日同學,妳醒了嗎?」八百萬輕輕將門推開,從狹小的門縫探出頭來。

 

「阿、抱歉,我已經醒了。」麗日望著那面全身鏡,想得出神,她有點討厭硬是去想像,裡面也映照出剛睡醒的爆豪的自己。

 

「我幫妳拿了早餐進來。」八百萬勾著溫柔的笑容,端著托盤進了房。

 

「謝謝妳,八百萬同學,妳願意讓我住下來,真的很謝謝妳。」麗日感覺自己再努力一點就可以擠出誇張的兩行淚,用力的鞠了躬,只差沒將自己應聲折成兩段。

 

「麗日同學別這樣,別這麼說,這點小事沒什麼的,倒是⋯⋯妳跟爆豪同學怎麼了嗎?」

 

這個問題硬生生將麗日拉回現實,連帶著將剛剛那顆因為熱騰騰的早餐而雀躍的心拖沉。

 

薄荷口味的牙膏依舊有點嗆鼻,麗日一邊刷牙,一邊無關緊要的想著,原來有錢人家用的牙膏跟自己家的一樣,這種無聊的八卦,但無論她多努力想要轉移注意力,腦海中的思緒最後仍會繞回八百萬的問題,妳跟爆豪同學怎麼了,是阿,我跟爆豪怎麼了?

 

吐掉滿嘴泡沫,麗日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事件的起因大概是,前天的下午茶會吧?

 

哎、早知道就不去參加了。

 

突然收到國中好友的訊息,想著好久沒見,又興高采烈的多約了幾個當時處的不錯的女生,甚至特別穿了上個月新買的長裙。

 

女孩子這種生物,只要久別未見,立刻就會十八變,認也認不得,完全不見國中當年的青澀,畫起成熟妝容的人、開始去做水晶指甲的人、穿著高跟鞋配新款流行包的人⋯⋯儘管如此,一旦聊起天來卻還是當年的那些小女孩,這讓麗日感到難以言喻的喜悅。

 

直到她們的話題開始圍繞彼此的男友。

 

「茶子的男朋友是個怎樣的人阿?」女孩笑盈盈的將臉湊了上來。

 

「咦、這個嗎⋯⋯脾氣有點差的人?但是很可愛,做的飯也好吃⋯⋯」麗日只覺腦子一團混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畏畏縮縮的。

 

要是被爆豪聽到她的答案,肯定又是一陣爆炸加怒吼,麗日默默在心裡想著。

 

「哈哈哈什麼嘛,感覺做飯好吃才是茶子的重點。」

 

「才不是那樣呢。」麗日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下頭,雖然總是在深夜肚子餓,吵著拉著身旁一起看影集的人的手,好不容易才求得那個自尊心極高的男人替她做了一頓宵夜解饞,也不知道是因為真的很餓,還是因為那個人做的飯本來就好吃,麗日只覺無比幸福。

 

「吶吶、我跟妳們說哦。」女孩一邊說,一邊將手機湊到圓桌中間,新作的水晶指甲拉近一看更好看了,具有女人味卻不失可愛的設計。

 

手機屏幕上秀出了女孩和她男友恩愛的照片,照片裡的兩人笑得甜蜜,緊緊牽在一起的手,像在誓約永不分離,襯著背景滿園盛放的櫻花,更是添上幾分浪漫。

 

「上個月我們一起去旅行,慶祝交往一週年,我之前就跟他說我想看櫻花,結果他就真的帶我去了呢,一路上還神秘兮兮的不告訴我要去哪裡。」女孩開始滔滔不絕他們那段恩愛的故事,麗日聽得很認真,像是從她們的故事裡,她也能分到幾分的幸福似的。

 

「跟妳們說,我們上個月才去夏威夷哦,羨慕吧?」一旁的女孩有些不甘示弱,連忙秀出自己手機的鎖屏畫面,美的逼人的湛藍海洋,瞬間壓過方才大家對櫻花的讚嘆。

 

「我就在想妳是不是曬黑了!」

 

女孩們笑了起來,開始互相推弄,接下來的時間完全變成男友炫耀大會,今年生日收到了什麼,聖誕節的時候去了什麼餐廳,對方告白的時候有多轟轟烈烈⋯⋯麗日一句話都插不上嘴,心情也從一開始的雀躍,漸漸蛻變成無趣,最終羽化出低落。

 

麗日不斷的在腦海裡想著,他們交往了這麼久,可是為什麼自己什麼也說不上呢?

 

連手機的鎖屏,放的也是自己偷拍的照片,不是甜蜜的合照,因為爆豪覺得很麻煩也沒有意義,爆豪手機的鎖屏也不是她。

 

麗日興趣缺缺的用湯匙攪著自己那杯熱奶茶,畢竟除此之外,她找不到任何事情可以做,因為不管她怎麼努力回想,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就是沒有,她也完全無法想像,爆豪西裝筆挺的帶她去高級餐廳,還在最後上甜點的時候,和服務生說好熄了燈,為她點上一整排的蠟燭。

 

麗日像是擅闖了瘋帽商茶會的愛麗絲,格格不入,也沒有邀請函,僅僅只是被賦予可以坐下的資格,完全無法參與討論,更是被其他與會者完全無視。

 

原本應該是期待已久的敘舊會下午茶,竟然落得尷尬收場,這點是麗日想也想不到的,除了嘴裡留下的那股,奶茶的死甜味之外,什麼也沒有。

 

「我回來了。」麗日低盪到谷底的心情,連家裡那扇門都看不順眼。

 

「幹嘛?一臉屎樣的。」爆豪從客廳走了出來,瞥了坐在玄關脫鞋子的麗日一眼。

 

麗日盯著對方那副凶神惡煞的表情,沈默了五秒,她理不清自己心中的鬱悶該做何解釋,索性選擇沈默,進了客廳,把自己重重的摔進柔軟的沙發裡。

 

「喂!」爆豪面無表情的晃到麗日身前,他完全猜不透,這個女人不過是出門跟朋友喝個下午茶,也能把自己搞的萬分不開心,像喝到酸掉的奶茶似的。「要是不高興就說出來阿。」

 

「才沒有。」麗日癟癟嘴。

 

「少來了,老子沒那麼好騙。」爆豪一屁股在麗日旁邊的位置坐下。

 

沈默的尷尬彌散在整個客廳,將兩人之間的空隙塞的鼓鼓的,麗日感覺全身都很無力,提不起勁,想說的話梗在喉頭幾經吞吐,最後仍鼓起勇氣開口。

 

「吶、爆豪,我跟你說哦,下禮拜一我們就交往滿三年了耶。」

 

「然後呢?」

 

麗日瞄了一眼坐在身旁的人,一臉漫不經心的,手還插在口袋裡,甚至沒好好的看向自己這邊。

 

「我說,是三週年紀念耶!」麗日加大了音量,語氣參雜著難以置信。

 

「我有聽到阿。」

 

「所以阿,那個⋯⋯要不要一起去哪裡玩,慶祝一下之類的?」麗日將手指交疊於胸前,手掌因為緊張出了不少汗。

 

「蛤?妳以為我們有那個美國時間阿?」麗日的發言果不其然惹怒了爆豪,唯一意外的就是,他還沒舉起手爆破。

 

「阿、說、說的也是呢⋯⋯。」麗日喪氣的垂下眼睫,對於以英雄為志願的他們倆人,根本不可能抽出時間悠閒地放個長假。「不、不然,找一間好吃的餐廳一起去吧?吶、好嗎?」

 

「大餅臉,你是哪根神經不對?幹嘛突然搞這些有的沒的?」爆豪挑了挑眉。「妳該不會是對老子有哪裡不滿吧?我⋯⋯」爆豪的話才說一半,麗日突然扯著嗓子大吼。

 

「有什麼關係嘛,之前都沒有慶祝過阿,情人節跟聖誕節也是,連生日也都只是買了蛋糕一起吃,偶爾一起慶祝⋯⋯也不是什麼很奢侈的願望⋯⋯對吧?我們不是情侶嗎?我也想要有那種美好的回憶阿!也想要和爆豪一起吃飯慶祝,也會想要收到花,也會想一起去旅行⋯⋯」

 

不說還好,說了反倒想哭。

 

麗日越發控制不了情緒,一滴兩滴的淚水滾了下來,還沒說完的話全和淚糊在一起。

 

「喂、今天那個什麼下午茶果然發生了什麼吧?」爆豪沒有順手幫她遞來面紙盒就算了,面對哭泣的女友,依舊不改面色,依舊是那張因生氣而扭曲的五官。

 

「才沒有。」麗日用手臂粗魯地抹掉眼淚,她覺得剛剛哭著要撒嬌的自己簡直蠢斃了。

 

爆豪從來就不在乎這種事,這點她早就知道了,之前也從未對現況有過任何的抱怨,就算不慶祝那些節日,也不代表他們不相愛,畢竟,爆豪不是那種會願意一直留在一個,他完全不感興趣的人身旁的那種人。

 

光是能讓他承認自己是他的女朋友這件事,麗日已經覺得這大概是奇蹟了,起初還戰戰兢兢的,不知道能不能直接牽起對方的手,直到時間不知不覺的推進腳步,當年的奇蹟被揉的又細又長,拉成日常的形狀,就這樣待在彼此的身邊數完一年又一年。

 

成長背景的關係,自己也算是一個,認為平淡就是福的人,說實話,麗日並不討厭這樣的相處模式,她討厭的是前幾秒的自己,說出那些話的那個自己,還有因為一些無聊理由低落而吵鬧的自己。

 

她是想要那些東西沒錯,好歹自己也是個有著滿滿少女心的女孩子,但她也很清楚,那些都是可有可無的奢侈品,就算沒有,還是能繼續活著、愛著。

 

沈默再度佔據客廳,麗日抽了兩張衛生紙擤鼻涕,隨手往旁邊的小垃圾桶一扔,也不管有沒有丟進去,麗日用最快的速度進了房間關好門,把爆豪獨自扔在客廳。

 

那晚麗日在床上翻來滾去,就是睡不著,爆豪不在的床,寬敞的異常,麗日滾到爆豪平常躺的那個位置,想著那個人不知道是不是坐在沙發上,氣得睡不著。

 

點開手機想確認時間,亮起的屏幕是那張總是在生氣的再熟悉不過的臉,麗日無語地盯著螢幕,鼻子突然又酸了起來,麗日氣的把手機鎖屏換成陽春的原始畫面。

 

麗日一邊吃早餐一邊細細的向八百萬交代完前因後果,八百萬垂低了眼睫,途中沒有多說什麼。

 

切開荷包蛋,煎熟的蛋黃流不出半點濃黃的蛋液,麗日是不討厭,只是她更喜歡半熟狀態。

 

麗日吃進口感微乾的蛋黃,想起了直到前天為止還常常吃著的,爆豪弄的早餐。

 

「不好意思,給八百萬同學添麻煩了呢。」

 

「哪裡,倒是⋯⋯麗日同學有想過接下來該怎麼辦嗎?我其實以為爆豪同學是那種會殺出來找人的類型的。」

 

聽到八百萬的說法,麗日腦中浮現出了生動的畫面,輕輕的笑了一聲。

 

放在床頭的其中一只手機響了起來,幾乎同時吸引了兩人的目光。

 

是八百萬的。

 

「轟同學?」八百萬有些遲疑的拿起手機,瞄了麗日一眼。

 

麗日像是能讀懂八百萬的心思,點了點頭,示意要她快接起來,自己則是滑開手機檢查訊息,這才發現爆豪昨天給她打了三通電話。

 

麗日嘆了口氣,指甲扣敲著螢幕,猶豫著該不該回撥,更正,說服自己不要回撥。

 

爆豪是不是在擔心自己呢?他昨天有好好睡覺嗎?前天呢?

 

一個人睡那張床的時候,是不是也跟我想著一樣的事情呢?說不定他也滾到我平常睡的位置上,想著我這個大餅臉是不是吃錯藥,莫名其妙生氣還離家出走。

 

「那個,轟同學說他等一下要過來一趟,阿、只是拿東西給我而已,麗日同學妳不要在意。」八百萬慌慌張張的解釋。

 

「恩、八百萬同學不用在意我沒關係,是我自己跟爆豪的問題。」麗日抿了抿嘴角,深呼吸了兩次。「我果然還是今天回去吧,總覺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呢。」麗日不確定自己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只好尷尬的笑著。

 

「咦、怎麼這麼突然?麗日同學⋯⋯真的不會添麻煩的!一起在床上聊天什麼的也很開心哦!」

 

「不是啦,怎麼說呢⋯⋯」麗日的眼睛骨碌碌的轉著,思考著怎麼樣解釋,才不會讓體貼的八百萬因為想太多而擔心。「總覺得不快點把問題處理好的話,會越來越沒有勇氣面對的,而且可能⋯⋯還是有點想他。」

 

八百萬捕捉到麗日談及那個他時,一瞬間露出的,幸福無比的笑容,儼然就是等一會兒就要出發去婚禮現場的新娘,在心裡念著那個自己要將未來託付予的對象,不自覺的漾起微笑。

 

「祝你們順利和好。」八百萬像是也從麗日那裡領到一份幸福,嫣然一笑。

 

「那我衣服洗好之後,過幾天再還給妳。」麗日指著身上的蕾絲洋裝,自己是第一次穿這麼華麗可愛的衣服,起初還有些彆扭,現在倒覺得意外挺適合自己的。

 

叮咚—

 

響起的門鈴吸引了八百萬的注意。

 

待八百萬出去應門後,麗日走到全身鏡前,將自己的頭髮用手指順過一遍,麗日定睛注視著鏡中的自己,突然覺得自己此刻的心境和打扮有些矛盾,明明是回去和好或是挨罵的,卻像是要去約會似的,甚至穿的比第一次約會時要來的更加可愛。

 

麗日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想著,不知道爆豪今天這個時間點在不在家?吃過早飯了嗎?該不會還沒睡醒?見到他的時候,第一句話要說什麼呢?

 

「喂、大餅臉!妳在裡面對吧?在的話就給我出來!」

 

熟悉的嘶吼聲從門外傳來,麗日一度以為,是她錯把模擬想像的內容當真了,她笑自己真笨,不過才一天不見,竟然如此想念他,直到約莫幾秒後傳來的,八百萬制止的聲音,才真正把麗日敲醒。

 

「爆豪同學請你不要這樣,阿、轟同學,這是怎麼回事嘛?」從八百萬慌張的聲音不難猜出,此刻玄關的狀況有多慘烈。

 

「不是,那個、八百萬妳聽我解釋,是爆豪他擅自跟過來的,我只是剛好⋯⋯」

 

「喂、死大餅臉!妳給我自己滾出來!」

 

麗日將耳朵靠在房門上,吞了吞口水,猶豫著自己是出去好還是不出去好,不出去的話,肯定又要給八百萬同學帶來麻煩的,可是她出去的話⋯⋯麗日離家出走之後,在街上想過各種狀況,然而事實是,爆豪依舊遠超出她的想像,她從沒想到會是以這種形式見面。

 

麗日開了門,躡手躡腳地走出來,果然在玄關處看見了那個大聲嚷嚷的人,還有兩個被拖下水正在善後的人。

 

「終於給老子滾出來了!」爆豪一看見麗日,馬上舉起左手放出小火花,硝酸的味道在室內瀰漫。

 

「麗、麗日同學?妳怎麼跑出來了?」就算是身為優等生的八百萬,面對現在極度失控的場面也失了平常的冷靜。

 

麗日看著爆豪那張兇惡的臉,比她過去遇上的某些敵人,還要更加地令她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麗日握緊了拳頭,在心裡無數次的幫自己打氣,該說的話、該道歉的,一定要好好地傳達給對方才行。

 

對不起,我正打算回去。

 

麗日還未能將那句話說出口,一大束玫瑰就這樣被拋了過來。

 

麗日反射性地接下,這是她第一次看見那麼多的玫瑰花,八百萬家客廳裡的花瓶也沒這麼多,她垂眼看著手中捧著的花束,那種近乎震撼的美,讓她瞬間忘記該說出口的話。

 

硝酸的味道消失了,麗日感覺自己正被迷人的花香包圍,她茫然地盯著手中的花束,邊用長著小肉球的手指撥弄著玫瑰花瓣,她的腦袋裡亂七八糟的,跑過很多雜亂的資訊。

 

「爆豪?」麗日抬起眼,看了看爆豪,再看看自己手中的花。

 

「妳不是想要嗎?」

 

麗日想起了前天晚上無理取鬧的自己,似乎真有那麼一件事,發自內心感受到的窩心感,暖得發燙,燙的麗日湧起一股想哭的慾望,奔過去抱住他大哭的那種。

 

「我也有東西要給八百萬。」轟愣了一下,想起自己並不是來這裡關注爆豪和麗日和好的,說著便將裝著老字號和菓子的紙盒和一大束玫瑰交給了八百萬。

 

「咦?轟、轟同學?這是怎麼回事嘛?怎麼突然也?電話裡不是說⋯⋯」八百萬收到出乎意料之外的大花束,顯得有些手忙腳亂。

 

「原本是要送點心的,妳上次說好吃的那個,後來路上想說還是買點花⋯⋯」

 

「不、這不是一點花吧,轟同學。」

 

「因為在花店遇到爆豪,發生了一點小意外所以⋯⋯」轟像做錯事的小孩子,支支吾吾的,一邊解釋邊偷瞄八百萬的臉色。

 

「結果還是老子我贏了,怎麼樣,老子的花束可是有一百朵哦,厲害吧,那個陰陽臉最後只買了九十九朵。」爆豪哼的一聲,一臉老子我最強的抬起下巴,蔑視轟。

 

轟半張著嘴,像是想說什麼,卻又心有不甘的收了回去。

 

好不容易剛剛在玄關建立起的溫馨氣氛,一瞬間瓦解,麗日差點奪眶而出的淚水也縮了回去。

 

「那個、八百萬同學,真不好意思。」麗日尷尬的笑著,她完全能想像爆豪硬要和轟爭的幼稚模樣,擠在花店前,輪流向店員追加玫瑰花。

 

「阿、不,沒什麼。」八百萬大大了嘆了一口氣。

 

「那我走了。」麗日輕聲的在八百萬的耳邊說,笑瞇了眼。

 

「肯回去了?」爆豪收起下巴,正視著眼前的麗日。

 

「恩。」麗日點了點頭,順手牽起爆豪骨節分明的大手,那雙她一直誇說好看,可惜就是手汗多了點的手。

 

麗日一路上哼著歌,像個孩子似的,前後大動作晃著和爆豪緊牽在一起的手,握在右手裡的大花束,沈甸甸的,比麗日想像的還要重。

 

是阿,因為是三年份的愛嘛,是那個爆豪送給她的花束。

 

「妳不是應該有話要跟我說嗎?」

 

「恩?」麗日思考了兩秒。「對不起,還有謝謝你送的花,我很喜歡。」麗日舉起花束搖了搖,眼裡滿是笑意。

 

「還有呢?」

 

「還有、還有⋯⋯謝謝你來接我,我已經反省過了,還有,最喜歡爆豪了。」麗日想偷看爆豪臉上細微的表情變化,但對方卻像是預知了自己的行動似的,早就把頭側向另一邊。

 

麗日看著自己極度不坦率的情人,笑出了聲。

 

根本不需要一直特別去慶祝什麼,能夠每天被這個趾高氣昂的人記掛著,與他持續相愛著,這樣就足夠多了,畢竟她可是世界上唯一一個能夠這樣直接牽著他的手,還可以在街上拉他一起丟臉的放閃的人,不是嗎?

 

「笑什麼?」

 

「沒什麼!」麗日喜滋滋地搖著頭。

 

晚飯後,麗日懶洋洋地窩在沙發上,和爆豪依偎在一起,麗日仰頭看著專注打遊戲的爆豪,有些無聊的抓過自己的手機,發現之前賭氣換掉的桌布已經默默被換回來了。


恰恰好趕上七夕,超喜歡勝茶的,非常不坦率的小勝跟非常可愛的茶子
前陣子剛看完日劇四重奏,所以就用了離家出走的梗,非常喜歡那部日劇,超級推薦
轟很帥但小勝也很帥,不一樣的帥,姊姊我都很喜歡❤️
英雄學院的動畫最近剛好都是轟的場,看了非常之心動,不愧是我的焦凍帥哥
不知道這篇會不會是我暑假的最後一發,希望大家都可以很幸福,沒有情人就看勝茶甜一波,如果覺得很微糖我深感抱歉
暑假來到尾聲了,雖說我是大學生,但是睡到十點多在起床的日子要結束了,還要開始整理行李,超級麻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闇 的頭像
小闇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橘子
  • 店員辛苦了遇到兩個無聊男生XDDDD
    小勝說話真是有夠粗魯的但很有畫面XD
  • 全篇我只想寫他們兩個在花店吵架
    花店今天的營業額很棒
    粗魯的小勝才是小勝,老子就是老子❤️

    小闇 於 2017/08/29 17:15 回覆

  • 訪客
  • 好喜歡勝茶~~
  • 我也很喜歡

    小闇 於 2018/03/12 23:36 回覆

  • 殞瑟
  • 大大的勝茶很讚啊!!!!推個推個
  • 謝謝你喜歡!!!沒想到可以釣出一樣喜歡勝茶的孩子😭

    小闇 於 2018/08/21 19: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