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往同居設定、時間設定在注射解藥變成普通人之後

 

人類之所以降生到這個世上,那是在很遙遠很遙遠的以前,因為一顆禁果,亞當和夏娃失去了住在伊甸園的權利。

 

自此以後,人類世世代代都要來到凡間受難。

 

他們說,是蛇誘惑了夏娃,而夏娃誘惑了亞當。

 

可是不是這樣的,我想,就算讓一切重新來過,亞當依舊會憑著自己的意志,選擇吃下禁果,與夏娃同生共死。

 

這就是人類最原初最純粹而美好的愛。

 

 

冷氣送出涼風的頻率舒服的剛好,夜半時分的靜謐正適合伏案敲鍵盤打報告,馬克杯裡的咖啡已見底,徒留一圈難以刷洗的乾咖啡漬。

 

敲下最後的Enter鍵,迅速檢視完可能殘存的錯誤,背後卻傳來陣陣悉悉簌簌的聲音,正打算回頭,反而被一把抱個正著,被溫熱的棉被和體溫裹在懷裡。

 

你一語不發的將頭擱在我的脖頸處,頭髮騷的我有些癢。

 

「吵醒你了嗎?」雖然我覺得應該不是,畢竟我也不是第一次這樣開著燈打報告,你完全不介意甚至也睡得香甜,好幾次反而是我被你好看的睡相吸引而走神。

 

「不是。」你想搖頭,卻像在撒嬌似的,蹭了蹭我,某種濕潤的液體不經意沾上我的皮膚。「做惡夢了。」

 

「夢到了什麼?」

 

「夢到以前的時候。」你勾起一抹苦澀的笑。「發生了很多事,然後你死掉了。」

 

我伸手摸了摸你的頭,你柔軟的髮質一直都是這個世界上,我最喜歡的其之一,以前我這麼做的時候,總是能夠清楚地聽見你的心音由不安焦慮轉為和緩平靜,儘管那天之後就再也聽不見了,卻總是能在這麼做的時候自動還原當時的聲音,好似我從來都沒有失去這個確認你安定的能力,抑或是,我早已在腦袋內建出一套獨立的系統,而程式碼源於十幾年來我們相愛的回憶。

 

「不會死掉的,至少不是現在,好嗎?」

 

你裹著被子後退了幾步,好讓我有足夠的空間轉過身正面著你。

 

那對無邪而澄澈的眼珠,眼角還殘留著眼淚未乾的痕跡。

 

「我知道阿,可是我從很久以前就常常做這個夢了。」你無辜的皺起了眉毛,挪動身體時發出了沙沙沙的聲音,是被子拖在床上被拉動的聲音。

 

「那你還要繼續睡嗎?現在才快三點而已。」

 

「那Saru你要睡了嗎?」你像個孩子似的小心翼翼地確認,我知道其實你是想說,你想睡覺,可是你不敢自己一個人。

 

「恩、我要睡了。」我把筆電闔上,回以你一個淺淺的微笑。

 

「那我等你,你快點哦。」你嫣然一笑,眼裡滿是笑意,好像連夜晚的寂寞都能醺的暖烘烘似的。

 

等我刷完牙回來,你裹著被子坐在床上,像一球不知名的生物,看我開了門就緩緩地挪動身體讓出一個位置。

 

「睡吧。」我撥亂你前額的瀏海,拉了被子就要躺下。

 

「Saru。」

 

「幹嘛?」

 

「什麼幹嘛,你沒有關燈啦。」

 

三秒前那個自以為你要跟我索吻的我,簡直像個白痴一樣。

 

「可惡。」我用力踢開被子,坐起來伸長手按下開關。「要是有超能力,關個燈就不用這麼麻煩了。」

 

你嘻嘻的笑了兩聲,長睫毛瞇在眼睛上甚是好看。

 

「怎麼了?」

 

「沒有。只是想到以前我們剛變回普通人的時候,你會一直想用彈手指來關燈。」你邊說邊笑,說到最後笑聲幾乎控制不住的爆噴而出,你的臉因大笑而漲紅。

 

「菲——」我用哭腔拖長了尾音,一把抱住了你。

 

「噗、好啦好啦,不要難過嘛。」儘管你嘴上這麼說卻還是止不住笑聲。

 

「一定是因為變成人類的關係,害我的智商也跟著逐漸下降了。」我在你的頸窩磨蹭,弄的你越發想笑,甚至笑出了兩滴淚。「菲是不是也覺得我很笨?」

 

「不是本來就知道了嗎?」你的眼底閃著清澈的光,直勾勾的看著我。

 

是我不好,我忘記你根本不介意踐踏我無謂的自尊心,而且是用那張怎麼樣我也狠不下心發脾氣的臉,帶著天真無邪的笑臉理所當然地反駁我,最讓我對自己生氣的地方就在於,心涼的同時卻依然可以忍不住覺得你很可愛,我可以很明白的說,被自己背叛的感覺挺微妙的,但心理可是一點也不舒坦。

 

「好啦不要哭嘛,奇怪?本來在哭的不是我嗎?」你乾笑了兩聲,拍了拍我的背。「你放心好了,我是在知道這個前提下還選擇繼續跟你在一起的,所以就算你變得越來越笨也沒關係,你還記得你喜歡我就好。」你像是一出生就具備撒嬌能力似的,說實話,這才是你最擅長的超能力吧?強到足以傾國傾城的那種。

 

我說,你該不會沒有注射藥劑變回普通人吧?

 

在我被你核彈毀滅級的撒嬌殺的措手不及的時候,你已經默默鑽入我的懷抱裡躺好了。

 

「Saru,你還想念有超能力的時候嗎?」你伏在我的胸口低語。

 

這句話對我們來說,大概就像每對情侶都會進行的愛不愛我例行問話,你感到很不安的時候、我們吵架的時候、我好像真的生氣的時候、我好像離你很遠的時候,你總以為我渴望回到過去那個腥風血雨的生活裡,變回原本暴戾的模樣。

 

「怎麼可能,剛開始的時候可能有那麼一點,但是現在不會。」

 

實際上的狀況是,你的那些好像都只會是好像,是你潛藏在內心深處的心魔,而我絕不會離你而去,也許遇見你之前會,但愛過你之後便再不敢獨自前行。

 

最開始的時候,那種戰俘般的羞辱縈繞在心頭,還時時惦記著過去的美好,偶爾想起自己的處境,不禁也心涼七分,那種感覺就像是你某種與生俱來的,你認為理所當然的行為,突然在一瞬間消失,並不是被遺忘,是你確定,你此生再也找不回那種能力,像不會飛的候鳥、像溺死的鯨魚、像停止呼吸的人類。

 

死了倒還輕鬆,可你卻還不知羞恥的活著,活的痛苦而艱難,那些以前輕而易舉能做到的事,那一夜過後,天地反轉,好似我們被迫重新活一遍,帶著十四歲的記憶,回到一歲的肉身裡,舉步維艱。

其實,那些麻煩的瑣事根本不打緊,最讓我感到焦慮的,是我再也讀不懂你所講出的每一句話。

 

你眼底的所有情緒,你並未講明的真心,你看似毫無意義的行為,你故作堅強的所有偽裝,我全都沒辦法理解,好似我從來都沒有瞭解過你一樣,你變得陌生而遙遠,宛若我們此生初見,那些過去相愛的回憶、那個人,好像都只是前世殘存的記憶,你和他有些相像,卻又有些不一樣。

 

「為什麼?」你的聲音將我從回憶的漩渦裡拖了出來。

 

「因為我還不想要死掉。」

 

「可是你喜歡超能力吧?因為很方便。」儘管你知道,我們並沒有選擇變回去的權利,科學上也還沒有讓我們恢復的方法,可是夢魘般的恐懼依舊住在你的心底,你害怕那些槍林彈雨的過去,害怕短暫的壽命再次成為束縛我們未來的緊箍咒,你害怕有一天醒來的時候,發現懷裡抱著空氣,愛人的身影已化為光沫消散殆盡。

 

那些短暫如流星的壽命,其流逝,是你怎麼樣小心翼翼捧在掌心裡珍惜,終究是留不住一絲半點的。

「菲,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吵架的時候嗎?我是指,我們變回普通人之後的第一次。」

 

「恩、記得。」

 

「我們從來沒有吵過那麼久的架,其實我那個時候曾經想過,是不是我們就到此為止了。」

 

「其實我也想過一樣的事。」你抬起頭輕笑了一聲,一張鬼靈精怪的笑臉。

 

被你的情緒渲染,我也忍不住勾起微笑,所謂的幸福,就是像現在這般,相愛、相擁、相視而笑吧?

幸好,我們並沒有在那一刻就停止這一切。

 

其實我知道,你從來都不眷戀失去超能力,因為你和我不一樣,你始終都有些嚮往平凡,你想要凡人會有的那種幸福、那種家,還有足以長大的壽命,你也的確憎恨過人類,可你的恨,源自於他們排外的心態,來自你無法融入正常社會的自卑感,儘管你義無反顧地追隨我的腳步,時間終究無法掩蓋住你藏在眼底的一絲羨慕,所以你害怕眷戀超能力的我,只是迫於屈辱而暫時當回人類,你怕我有一天研究出奪回超能力的方法,選擇頭也不回的離你而去。

 

不會的。

 

就算現在上帝給我一次反悔的機會,我也還是會做出和現在一樣的決定。

 

亞當可以為了夏娃情願離開伊甸園,那麼我也可以告訴你,我是自願做回凡人的。

 

以前孩子氣的時候,總認為既然人總有一死,何不轟轟烈烈,短命的愛也像煙花,光輝燦爛而耀眼奪目,死亡的另一面即是永恆,於是乎,我們可以永遠相愛,可是阿,永遠太遠也太虛幻,就算牽著手還是害怕,懼怕誰的心臟停止跳動,就再也不能感受到對方的溫度,那是一種,戰戰兢兢而虛偽的相愛,每一拍心跳,都夾帶著死亡的威脅。

 

所以,有沒有可能,其實我對於失去這一切偷偷感到有一點高興,因為我們還有未來,而我還可以愛你很久很久。

 

被驅逐出伊甸園的亞當和夏娃,終於開始慢慢學會了愛,被剝奪超能力墮回凡人的我們,也終於開始認知到所謂的真正相愛。

 

因為失去讀心的能力,我們才得以意識到,過往彼此之間的情感是多麼的扭曲,粗暴而毫無隱私的揭開彼此的脆弱,儘管讀懂對方的想法,卻依舊為了無聊的自尊,拉不下臉和對方交換擁抱。

 

然而失去一切的我們,再也無法看穿彼此的心情,像剛學步的新生兒,不斷的在感情上躓跛:冷戰、誤會、眼淚、相互折磨。

 

曾經幾度,我們都想順便放棄愛這回事。

 

可我始終記得你說過,愛之所以是人類最高貴的情操,那是因為他們在世界上億萬人裡,費盡千辛萬苦,終於走到彼此身邊,不快一點也不晚一點,就那麼恰巧,趕上彼此對的時間軸,就那麼一眼,好像超能力一樣,便知道對方是你眾裡尋他千百度的對象。

 

如果我沒有愛過你,約莫也無法明白,所謂非你不可這種情感,這一切的一切究竟有多可貴,菲,那你是教會我的,每一分、一秒、一拍心音,我都更加堅信,我會越來越愛你,比起前年、昨天、上一秒,更甚於上。

 

「菲,我⋯⋯」

 

「我愛你,Saru。」你插過嘴,把我未說完的句子接著補完,從你堅毅的眼神裡滿溢而出的幸福,綿長而恆久。

 

你出其不意的告白讓我瞬間忘記,那愛你二字還留在我嘴裡,可是說與不說,其實都無所謂,我們之於彼此的情感,再沒有比我們自己更瞭解的人了。

 

對亞當來說,有夏娃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天堂,比起一個人寂寞的住在伊甸園裡,他情願與夏娃一起承受世間的苦難。

 

菲,我已經再也不需要超能力了,我只想要繼續愛你。

 

「明明是你問我要不要睡的,可是又一直讓我睡不著。」我用雙手環抱你,像捧著易碎物那樣的珍愛。

 

「是我的錯嗎?」

 

「不是。」我輕笑,將下巴抵在你頭上。「是我的。」

 

『怦怦——怦怦——』

 

心臟穩定地跳動著,以兩拍為循環一跳一收,分不出究竟是你的還是我的,抑或是我們相擁時,完美對稱疊合而同步的音量,在這寂靜的夜裡顯得有些張揚,好像在重複訴說著,愛你、愛你⋯⋯而我們的故事未完。


管他520過了還是怎麼樣,反正我就還是要發出來
因為一直很忙,其實好像也難產很久,想法來自於前陣子在讀的彌爾頓的失樂園
直到現在還是很喜歡這對孩子,在我心裡他們的地位已經無法被其他cp撼動了
很感動閃十一的新作終於也從難產中生出來了,對於元老粉我來說真的很開心,還可以繼續看到那些可愛的孩子們,雖然我已經從妹妹變成姊姊了
我很喜歡新版那種卡片的設計,超級可愛的,感覺就是可以再削大家一波,但是大家還是會買單
因為一直都很忙所以其實也沒有辦法一直追更新,但是只看了幾集就已經欣慰到快痛哭流涕
日野大神請快點讓吹雪出來吧,雖然都變成小姊姊了,但是看到吹雪還是忍不住少女心大發(明明自己超無法接受姐弟戀)
只能說吹雪的帥大概就是這種程度,讓人忘記自己幾歲這種可怕的王子魔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闇 的頭像
小闇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橘子
  • 看到一半直接噴笑,我也完全不介意踐踏SARU高貴的自尊心
    還不如說這樣恥笑他是我的樂趣(扭曲的愛XD

    粗暴而毫無隱私的揭開彼此的脆弱
    這句聽起來很色我喜歡www
  • 我也不介意哈哈哈
    很色嗎!!?是腦袋不正經的人比較容易想歪吧😂

    小闇 於 2018/05/26 21:07 回覆

  • 橘子
  • 你怎麼會期待我的腦袋是正經的wwww
  • 我沒有期待呀^^

    小闇 於 2018/05/27 21: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