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朵盛開的時候總是那麼的漂亮,那麼的搶眼,讓人們感到無比的快樂,輕輕的捻斷細莖,還沒拿近就可以聞到它的清香,是那樣的高貴、那樣的楚楚動人。可惜,當春天過了之後,它們小小的生命就會被風兒帶走,失去它們當初的光彩,再也不會有人因為它們的美麗而駐足停留了,也不會有人去記得它。

 

「你看,這朵花給人的感覺很像菲,對吧?很漂亮。」薩魯將花摘了下來遞到我的眼前

 

「才沒那回事呢,我不想要……成為耀眼卻短命的花。」我垂低了眼簾,米白色的花瓣,看起來是那麼的耀眼,可是我卻笑不出來

 

「唔、對不起……不過也許正因為它們的生命短暫才顯的更加的動人吧,它們不都很努力的在生命終結之前盛放出自己最美麗的姿態不是嗎?」薩魯將花別在我的頭髮上

 

「跟我們還真像呢,不斷的掙扎在有限的生命中綻放出光彩……」我諷刺的說著

 

「菲……我們,一定可以變成大人的!」薩魯溫柔的看著我,輕撫著我的髮絲,我很清楚的知道那只是個玩笑話,我們次世代之子是不可能有成為大人的一天的,而我們的生命也即將邁入終章,所許是因為花兒的關係吧,在那樣的氣氛下,連我都跟著薩魯起鬨,說著不可能的夢想「我們……約好了喔。」薩魯輕聲的說著

 

「恩。」我點點頭,薩魯就是這樣不可思議,這也是我願意追隨它的原因之一吧,他總是有一種奇妙的力量讓大家在不知不覺中被他所牽引,讓焦點聚集到他的身上

 

「對了,菲,你知道……它的花語嗎?」陽光灑在這片盛放著白色花朵的花田上,花朵輕輕的隨風搖曳,那樣的景緻美的簡直讓人難以相信這是這個醜陋世界的一部分,在那和煦的陽光下,我似乎進入了甜甜的夢鄉

 

「花語……是什麼呢?」夢中的我喃喃的念著

 

 

「花語……」大雨用力的打在我冰冷的身體上,我像個瘋子似的没撐傘的站在雨中,站在那片下著雨的白色花田中,我彎下身子摘了一朵拿在手中把玩,這片曾經有著我們美好回憶的地方,現在看來卻是那麼諷刺「薩魯,我在這裡阿……」我看著眼前垂下頭的人說著,乾枯的喉嚨卻發不出一點聲音,大雨將他的那頭白髮染的全濕,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哭泣呢?為什麼露出這麼哀傷的表情?「薩魯!?」我竭盡所有的力氣再次出聲叫了他的名字

 

「菲,我們當初約好了……要一起變成大人的不是嗎?你自己一個人走的那麼快我會跟不上的啦,FEIDA的規定你忘記了嗎?不可以拋棄同伴喔……」薩魯的聲音在雨中是如此的微不足道,我聽的有些吃力,他那近乎沙啞的音調,讓我的心頭糾結在一起,跟平常的你不一樣,跟平常霸氣十足的你不一樣

 

「你在說什麼阿,菲在這裡阿!我沒有忘記阿,約定的事也好,FEIDA的規定也好,我通通都……」我伸出手,但是我們之間的距離卻不斷的擴大,為什麼?你明明就站在我的眼前而已不是嗎?那麼為什麼在我看來卻是那麼的遙遠呢?薩魯。

 

「所以菲,張開眼睛好不好?哼、我在跟誰說話呢。」薩魯空洞的眼神傳來了無盡的悲傷,彷彿讓周圍的溫度又下滑了一些,嘲笑著無力的自己,我不要,我不喜歡這樣的薩魯

 

「薩魯!薩魯!我不要……我不想要成為美麗卻短命的花!」我看著手中的花朵,眼淚因為我的激動奪框而出,我似乎在那個瞬間明白了些什麼,但是我似乎又不是很明白,我只知道,我成了美麗卻短命的花朵

 

「菲真的很像花呢,只是這樣看著就能讓人感到愉悅無比,帶給周圍的人勇氣……但是如果花朵凋零的話,大家都會很難過的,總有一天大家是不是也會漸漸淡忘那朵美麗卻堅強的花朵呢?不要擔心喔,我會一直一直記得菲的。」薩魯將採摘下來的白花放進口袋裡,才剛轉身卻又回過頭凝視著那片花田「菲,你知道嗎?那朵花的花語是……」

 

「你說正因為它們的生命短暫所以它們才美麗,不知道我是不是……也像它們一樣努力的綻放出美麗的花朵了?」

 

雨勢開始轉小,烏雲漸漸的散了開來露出了美麗的藍天,而我現在也成了那片藍天的一部分,陽光溫柔的灑落在承載著雨滴的花瓣上,薩魯還在繼續前進著,而我的時間卻停了下來,定格在那天互相交換約定的溫暖午後,我無法離開這裡,也許是還留念著那個無法實現的約定也說不定「呐薩魯,我知道喔,那朵花的花語……」如果有一天我也像花朵一樣凋零了,你會記得我嗎?

 

「約定。那朵花的花語。」小白花輕輕的搖曳著,微風將掉落的花瓣吹起,吹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少年目送著它們,想起了在那遠方的,那抹耀眼的白色。

 

 


天ノ弱下的產物

大家可以去查查看

那朵花其實是槴子花喔

沒有特別的意義

只是想找朵花語跟約定有關的花而已

 

 

創作者介紹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橘子
  • 讓我覺得我打的文好中二喔...(掩面
    算了...我要回去畫畫惹...
  • 哪會,我也很中二阿

    小闇 於 2013/04/26 21: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