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喚你的名版圖.png

***劇架空、幼年妄想設定

 

不管我多少次呼喚你的名字,你都會一一回應我,在那個黑暗的深淵裡,只有你打破不幸的輪迴,向我伸出救贖的手。

 

你的名字就是我的還魂草,而每當你呼喚我的名字時,那都是種救贖。

 

因為那是我活著的證明,是菲.魯恩這個人存在的意義。

 

 

「我叫薩琉,薩琉.伊凡,你呢?」眼前有著純白髮色的少年對著我展開笑容,但是我實在沒有力氣理會他。

 

這也不能怪我,來到這個奇怪的地方已經兩天了,而我所不停經歷的唯有打針這件事,待在那個全白的房間裡,手臂上接著數條透明的管子,意識總是昏昏沉沉的,唯一清楚的只有痛覺,一種腦袋被電流刺痛著的撕裂感。

 

爸爸什麼時候才會來接我回家呢?

 

好不容易才從那個房間裡出來,又遇見一抹令我厭惡的白色,最近的我真的受夠白色了,我決定無視他。

 

「吶、我在問你的名字啦,告訴我嘛。」他緊跟在我身後,不斷嚷嚷。

 

「不要。」我是第一次遇上這麼不要臉的人,被別人徹底無視仍然繼續死纏爛打。

 

「為什麼嘛?」他一把拉住我略大的衣服下襬,不讓我離開。

 

「反正我馬上就會離開這裡了,沒必要跟你說名字吧?」

 

「離開?你要去哪裡?」他驚訝地瞪大了雙眼,像是看著某種不可思議的東西似的看著我。

 

「當然是回家阿!爸爸和我約好了,等一下就會來接我。」

 

「那是騙人的,你爸爸不會來了。」他突然露出難得的正經表情,和之前傻憨的笑容完全不同,令我感到一陣惡寒。

 

「你憑什麼這麼說!」我對於他的回答感到不悅,伸手揪住他的衣領。

 

「在這裡的大家都是被父母拋棄才會在這裡的,你也一樣。」他抿住下唇垂低了視線。

 

「騙人!你騙人!爸爸一定會來接我的!」我用力的把他甩到地上,氣憤地轉身離開。

 

其實我自己也很清楚,只是不願意承認而已,並不是因為他說了那樣的謊我才生氣的,而是因為他說中了我正在害怕的事。

 

在那間白房間待的那兩天,不斷地接受治療和實驗,即使因為痛楚而昏厥,實驗也仍然進行著,當然,爸爸沒有來救我。

 

白房間外面的大人們不會跟爸爸一樣叫我菲,他們幫我取了新的名字,實驗對象009號。

 

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了?

 

因為我是個壞孩子。

 

 

「吶、一起來玩吧!今天一定要讓你告訴我你的名字。」隔天早上做完檢查之後,他再次出現在我面前,帶著一樣討厭的笑臉。

 

昨天明明發生了那樣的事,他卻能毫不在意的擺著笑臉來找我,這次我也打算徹底無視。

 

「那是你的兔兔嗎?」他無視掉我對他的冷漠,自顧自地找了話題和我聊起來。

 

「跟你沒關係。」

 

「為什麼?我想跟你一起玩嘛,我們來當朋友吧!」

 

「明明還有其他的小孩,你不會去跟其他人玩阿。」

 

「其他人都是我朋友,剩下你了。」他露齒一笑,但這個反應更令我不悅。

 

「我沒打算和你當朋友,所以拜託你別纏著我。」

 

「為什麼嘛?」

 

「因為我討厭你!」我對著他無辜的臉大吼。

 

其實這不是他的錯,平常的我一定也不會像個壞孩子一樣亂吼亂叫的,是因為這裡的一切都令我感到十分的不安,不管是那個白房間,還是白房間外的大人們,抑或是爸爸拋棄我的這件事,每一個都讓我煩躁不已。

 

感覺身體和腦袋都在發燙,視線和他的臉逐漸變得模糊,一陣暈眩伴隨著嘔吐感佔據了我清楚的意識,無力的雙腳一跪,我倒在地上,最後的記憶停格在白房間外的大人們急忙跑過來的模樣。

 

 

睜開惺忪的雙眼,我又回到了那個白房間,我瞄了自己瘦弱的右臂,兩條粗管就這麼接在上面,我又感覺到想嘔吐的衝動了,我是不是要死了?

 

我挪動無力的左手,在床鋪上摸索著,找尋我的兔娃娃。

 

那是爸爸送我的,在我生日的時候。每次我晚上做惡夢的時候,都是兔兔陪著我睡著的,打針很痛的時候,也是因為兔兔陪著我,所以忍耐著不哭,但是,我好害怕,兔兔會不會和爸爸一樣,有一天會拋下我離去,因為我是個壞孩子。

 

如果兔兔也跟爸爸一樣,其實很討厭我呢?

 

一陣劇烈的刺痛將我從幻想拉回現實,我痛的蜷曲起嬌小的身子,緊緊的咬住牙關忍耐著,然而痛楚卻逐漸清晰而更趨強烈,感覺身體變得比剛才更燙了,但是掌心卻不停地冒出冷汗。

 

我努力的睜開眼瞄了窗戶一眼,平常都會待在那裡的大人們一個都不在。

 

怎麼辦?我是不是真的要死了?一旁的心電圖劇烈的上下波動,我大口的喘著氣,卻仍然無法改變現狀。

 

「救、救我……誰來……」我竭盡最後的力氣,發出嘶啞的聲音求助,一道黑影晃進我的視線,但是我卻無法看清對方的臉,是爸爸嗎?是不是爸爸來救我了?

 

「菲,我來探望你了。」一雙和我差不多大小的手掌握住了我疲弱而無力的手,我睜開雙眼,不是爸爸,而是那抹熟悉的白色。

 

「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一股暖意從他的手心傳了過來,我不再冷汗直流。

 

「我偷溜進去大人的房間看了你的資料,你應該不會生氣吧?」他垂低了視線看著我,直到我輕輕地搖了頭,他才再次露出笑容。

 

「不會被發現嗎?」

 

「不會啦,我很厲害哦。菲呢?有沒有好一點?」

 

「恩。」不知道為什麼,他一出現,剛才不舒服的症狀就通通消失了,身體的溫度也回復正常,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出現竟然能令我感到無比的安心。

 

「我們離開這個房間吧!」他說完便跳下床,牽著我的手,跟著我的慢步調並肩而行。

 

「那個,謝謝你,薩……

 

「薩琉,我叫做薩琉。」

 

「好難念的名字。」我無心的吐露出心中的想法。

 

「是嗎?」他看起來受到不小的打擊。

 

「那我……可以叫你saru嗎?因為薩琉很難念。」雙頰不知道為什麼又開始發燙,讓我感到渾身不自在。

 

「咦、可以阿,如果你喜歡的話。」我注意到他的嘴角微微的上揚,於是也跟著勾起一彎好看的弧度。

 

「那個……之前兇了你……不好意思。」我在腦中反覆的練習過後,總算鼓起勇氣說了出口。

 

「沒關係啦!我不在意。因為這裡的大家都一樣,所以能夠理解那種心情。」

 

「saru,我……

 

「怎麼了嗎?」他眨著清澈而深邃的瞳孔看向我。

 

「沒什麼,不是什麼要緊的事。」我搖了搖頭,回以他一個笑容。

 

其實那個時候,我很想問他是不是會一直陪在我的身邊,因為我覺得爸爸就跟他說的一樣,不會回來了,而這件事讓我感到十分的不安,再加上一連串的檢查和實驗,所以那個時候才會在白房間裡面超能力暴走,但是我最後還是沒有問,因為我有種預感,覺得今後的每一天我們都會一直在一起,saru跟爸爸不一樣,不會離開我,會一直一直陪在我身邊。

 

 

我從夢中醒了過來,仍舊是半夜,窗外是一片漆黑,看不見半顆星星。

 

夢見了小時候和saru還有大家初見面的事,那段日子令我十分懷念,雖然有很多痛苦的事,但是跟saru在一起總是讓我覺得無比安心,就像每次我做噩夢他安撫我那樣,每次我超能力暴走的時候,也是只有saru能壓抑我的力量,我想這大概就是當時年幼的我所感受到的安心感吧?

 

因為saru是注定要成為我們之中的王的人。

 

「saru。」我輕聲的叫喚身邊熟睡的人,說著那個我替他取的名字。

 

「睡不著?還是做惡夢?」他半睜開惺忪的睡眼看向我。

 

「睡不著。」我伸手牽住他藏在被子底下的厚實的手掌。

 

「菲。」他從床上坐起,靠向我的耳邊,喚了我的名字。

 

「幹嘛?」

 

「別擔心,我會一直陪在菲的身邊的。」他從後方抱住我,將我整個人攬入懷中。

 

「不是叫你不準偷讀我的內心了嗎?」

 

「是嗎?」

 

「算了,這次就原諒你。」我將身體後傾,躺在saru溫暖的懷抱裡,感覺自己正被幸福包圍著。

 

今晚,應該可以做個幸福的美夢了吧?


好的,情人節放上SARU菲閃死大家,然後感謝阿橘幫我畫了卷頭彩頁

上面的圖是阿橘幫我畫的,我一問她要不要畫,她馬上就答應了,真不愧是SARU菲

據說這張圖還有原始版,上面的是裁切過的結果,想看的人請點快快去找阿橘

最近重看了湊佳苗的為了N,我非常喜歡湊佳苗,雖然大部分的人都只知道告白,但是在我心中為了N才是最高傑作,那本書我重看了將近五遍,每一次都能嚼出不同的況味

最近還打算去補談戀愛世界難的日劇,就這樣,有空再回來更文,但應該又是SARU菲

創作者介紹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橘子
  • 死纏爛打型情人XDDDDDD
  • 嘛,這也是愛的一種

    反正最後都有抱得美人歸就好了

    小闇 於 2016/08/09 16:20 回覆

  • 芊兒
  • 棒棒的!我愛死了
  • 謝謝,我好少遇到喜歡saru菲的人,覺得好開心www

    小闇 於 2016/08/10 11: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