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水仙百合-期待相逢

 

*被遺忘的肖像路線、架空未來、 IB美術班學生設定

 

咖啡廳裡舒適的剛好的空調,吹的人懶洋洋的打不起精神,桌上那杯檸檬汁,冰塊已消融了不少,黏在杯壁上大小不一的水珠,滑落後在杯底周圍圈起一窪水。

 

我用單手撐著臉頰,望向窗外觀察形形色色的路人:推著嬰兒車的母親、剛運動完的校隊男生、當眾放閃的情侶⋯⋯我眨了眨眼,呼出一口無奈的氣。

 

手心因捏著素描本出了些汗,我不願正視裡頭純白如雪的紙頁,我進度零的作業。

 

我將最後一口馬卡龍塞進嘴裡,外酥內軟的口感、甜而黏的夾心餡,像吃下一口的幸福,瞬間溢散噴發在嘴裡,蓋壓過腦中毫無頭緒的人物素描。

 

自己對美術可以說是又愛又恨,腦袋空空如也毫無靈感的時候,熬夜趕作業仍舊回天乏術的時候,總是多次無力的在心裡叩問自己何苦為難自己,責難選擇這條路卻才能平庸的自己,但是畫室裡的顏料味、印在手掌上的炭漬、疼得發痠的手掌、美術館裡神聖而令人不敢恭維的氣氛、長時間維持同一姿勢握筆而僵直的手、雕刻刀留下的淺疤⋯⋯我對美術的一切卻又執著的近乎癡狂,既扭曲卻又高潔,那種傾盡所有心血一口氣完成某種作品的自虐性暢快,儘管多次回味也不曾感到疲乏。

 

說來自己為什麼會想走進美術的世界呢?

 

大概沒有什麼特別了不起的理由吧,世人對所有摯愛的事物都是如此的,找不出幾個像樣的理由去證明自己的愛,就像我喜歡甜點,卻著了魔似的鍾情於馬卡龍,本能似的在包裡塞上一玻璃罐的檸檬糖⋯⋯我找不到任何合乎邏輯的解釋,大約是,就是愛,就是特別對它有感情,像融在血液裡的氧氣,像他們本該如此。

 

記憶裡,小時候,似乎曾做了個很特別的夢,關於美術館的夢,特別的印象鮮明,卻在某些關鍵處模糊的很,不知道為什麼,在那之後只要去到美術館,就會有種說不出口的熟悉感,彷彿已然和它培養出某種無以名狀的革命情感。

 

有人說那是前世殘存的記憶,但我總覺得稱之為前世太過遙遠。

 

總覺得只要去到那裡,腦內的煩惱和不安就會被抹去,重新塗上靈感的顏色,一想到這裡,內心便悸動的彷彿它在黑夜獨獨點起一盞燈,打亮一條通往未知世界的道路,我想我是被它吸引過去的,或者說,召喚,像它為了某種理由而選定了我,而我因為某些理由和它產生聯繫與交集。

 

我一口將殘存的檸檬汁飲盡,發出唏哩呼嚕的聲音,便咚一聲把玻璃杯敲在桌上放,拾了書包就往外頭奔。

 

在所有的藝術作品裡,我最喜歡其中某幅畫。

 

上頭畫的是一個沉睡中的男人,男人五官端正長相清秀,白白淨淨,按照現世的說法,應該可以算是美男子吧。

 

也不知道為什麼,光是盯著那張平靜的睡臉看,我覺得自己能看上一整個下午,或是更久,像是我永遠也不會膩一樣,好像他每個角度都截然不同的漂亮。

 

但是我想不明白的是,為何這張畫被作家稱之為『被遺忘的肖像』呢?

 

究竟是被誰遺忘?又是為何而被遺忘呢?

 

男子如此俊美,真有人能徹底將這張臉自記憶抹除嗎?如果是作家本人遺忘了男子,那麼又何以將之用筆再現而出呢?或是說,有什麼必須得遺忘他人的理由?若真是如此,那麼被遺忘的人肯定會感到很痛苦的吧?世人誰甘願被遺忘呢?人類終其一生都在拼死留下自己努力活過、掙扎過的痕跡,作家燃其靈魂撿字成文、畫家以淚調墨、而凡人不甘於寂寞,用永遠的誓言守住生命裡所有緣分,儘管只是浮光掠影般的記憶。

 

那麼你呢?為什麼依然安然沈穩的睡去?

 

被遺忘難道也無所謂嗎?若不是擁有聖賢般大愛的高尚靈魂,約莫也是個直率而溫柔的人吧。

 

倘若真能遇上這樣一個人,忘掉的話豈不是太浪費了嗎?十年方能修得同船渡,世間所有緣分皆屬難能可貴,如果真有幸相會,我願用我的一生去記住關於你的一切。

 

其實我約莫是見過的,在夢裡。

 

有人說,那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可我覺得不是,無論如何我都想相信,我們曾經在哪裡是見過的,儘管可能是遙遠的像是前世一樣的過去,至少會是肉身與肉身,沒有誰是誰的朝思暮想。

 

假設,真的只是假設,儘管謹慎而小心翼翼的活著,有沒有可能卻是我不小心錯漏了與你的記憶?

 

我永遠記得紅樓夢裡那一幕,記得賈寶玉初見林黛玉時,他道:「這個妹妹我是見過的。」眾人笑他又在玩笑。

 

那時自己看著看著,便默不作聲闔上書沈默了半晌。

 

他沒有在玩笑,他們確實是見過的,在還沒有落入紅塵之前,所以是不是我們也⋯⋯哪裡見過彼此呢?

 

儘管靈魂沒了記憶,肉身卻還惦記著恩,還想著要再續前世的姻緣,是阿,林黛玉的身體還記得,她此身是為了還淚而生。

 

那我呢?

 

是不是我的身體還記得什麼?所以我才活成現在這個我的模樣:作畫的手、捕捉色彩的眼、嗜甜的嘴⋯⋯我一切一切的不合邏輯,其實都只是我肉身記得你的證明,只是我已忘記。

 

那,你也有恩於我嗎?

 

我又該怎麼還你呢?

 

如果我是寶玉的話,肯定也不希望黛玉以生命抵償澆灌之恩吧,你之所以露出這樣溫婉的笑容,是不是也想勸我別往心裡去?

 

可我終究是放心不下,所以才一次次前來,要把你的模樣,透過瞳孔,一筆一劃,將每個輪廓都深深刻在靈魂上、雕進記憶裡。

 

所以,此世、後世定不會再將你遺忘了。

 

我深深呼出一口氣,甩了甩握筆那隻手後,翻過手仔細的檢視印上的鉛筆漬,勾起一抹滿意的笑容。

沒問題的,就算這一切都只是我荒唐的妄想也沒關係,如果有一天在茫茫人海裡,我們擦肩而過,我有絕對的自信能一眼認出你,不管在那天來臨之前,我們將分別經歷多少次輪迴轉世,就算肉身腐爛化灰成泥,就算靈魂被業火燒盡,我都不會再次遺忘。

 

我輕輕闔上素描本,正巧趕上閉館提醒的廣播,將隨身物品收拾好後,我背起書包準備離開,卻又像是想起了什麼而再次回望,依舊是那張安詳的睡臉,那彎柔和的弧度,我嫣然一笑,踏出自動門走進橙紅色的夕暮裡。

 

回家路上哼著歌,吃完包裡最後一顆檸檬糖,想著等會左轉之後要記得去便利商店買一罐糖果,想著終於完成人物素描作業了真好,想著如果哪天我們終於再次見面,那肯定是比吃馬卡龍這件事更加無與倫比美好的一件事。

 

遠方夕陽漸沉,拖著一整片天空的彩霞,粉霧的有些魔幻,像異世界的入口勾住流連的歸人。

 

我含咬著那顆檸檬糖,微酸微甜,我想,我肯定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經喜歡上這個味道了。


因為打著打著覺得這篇一定要下這個標題不可,所以就破例捨棄之前的習慣,不打上花語三十題DAY5了

卡了非常之久,將近是一整個學期,所以也一整個學期都沒有發文哈哈哈,不過幸好最後有成功按照自己想要的模樣把它生出來

其實真的很喜歡Garry跟IB,雖然已經是高中的事了,但是看到這個花語就決定重拾舊愛

記得當初看到這個結局的時候,我難過到當場直接哭出來的程度,真的好捨不得Garry嗚嗚嗚

裡頭用到滿多紅樓夢的典故的,懂的人大概就懂,不懂的人就,簡單解釋就是,黛玉上輩子是一株草,寶玉上輩子有替它澆水,所以這輩子轉世成人,黛玉是要來還淚的(所以才一直哭),最後眼淚哭乾還完淚就死掉了

紅樓夢的愛好者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把劇情簡略的白痴白痴的,我也是愛好者之一,不要黑特我拜託嗚嗚嗚

前陣子看完多金社長小資女,超級好看的❤️而且小栗旬也太帥了吧,帥到我一直哭一直捨不得他受苦,寒假還沒有計劃的人可以考慮去看個哦,是真的很帥劇情也很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闇 的頭像
小闇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