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人視角

***悲劇

***劇架空

<業視角>

「昨天茅野她……跟我告白了。」你倚靠在走廊上,故意避開我的臉,假裝不經意的說著。

 

遠方橘紅色的夕陽透著窗,將絢麗的光芒潑灑在走廊上,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覺得你的雙頰也微微泛起了一抹好看的紅。

 

「然後呢?你要說的就這些?」我此刻的不耐煩全攤在臉上,不自覺在言語間走漏。

 

讓我感到厭煩的並不是眼前的人,而是我們逐漸遙遠的距離。但是我這個膽小鬼卻沒有勇氣伸出手,去牽住那雙近在眼前而嬌小的手,好縮短彼此間的距離。

 

「如果沒別的事的話,我先回去了。」我背起書包別過頭,快步轉進走廊的另一頭。

 

快走吧,再不走,我又會反悔的。

 

再說,我也沒有勇氣看你現在的表情,也沒有勇氣讓你看我現在糟糕的表情。

 

「業君!」你站在原地喊我的名字。

 

第一次,我沒有為了你回頭。

 

 

在那之後,我們漸行漸遠。

 

放學時不再像平時那樣一起回家,中午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兩人一起吃便當,這不是吵架,是我這個膽小鬼單方面的逃避。

 

雖然很諷刺,我這樣的人天不怕地不怕的,卻害怕再和你獨處。

 

「業君是不是喜歡渚君?」身材嬌小的女孩倚在我面前,第一句話便狠狠的刺中我最脆弱的地方。「我很喜歡渚君。」說完便揚起一抹好看的笑容。

 

「妳……誤會了。」我垂低了視線。

 

那天我說了謊,欺騙了自己的內心。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看到那抹笑容之後,便無法率直地說出自己真實的情感。

 

這算是說謊的代價嗎?要是那天能明白的告訴她,我也很喜歡渚君就好了,我沒必要強迫自己支持她。

 

畢業後我們考上了不同的高中,見面和聯絡的次數驟降,我們又再次成為了陌生人,就跟國中被退學時一樣。

 

一樣是我在單方面的逃避。

 

因為我覺得自己沒資格和你見面。

 

你常常說我很大膽,其實再沒有比我更膽小的人了,尤其是在你的面前。其實渚你比我勇敢多了,至少,你很直率的面對自己的情感。

 

 

聽說你後來當了老師,不知道你怎麼樣了?

 

想問你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想和你分享我最近發生的一些事,卻仍然沒能把訊息傳給你,畢竟當初是我一直躲著你的,現在卻主動聯繫你,這樣不是很怪嗎?

 

而且我怕和你聊到你和她之間的事。

 

晚餐時間,下了班,一個人走在路上,一路上和一堆情侶擦肩而過,全都緊牽著彼此的手,輕聲的向彼此訴說愛意,我曾經幻想過能和你牽著手,但是我卻親手將自己的幻想埋葬,只因自己的懦弱。

 

直到現在我還是時常想著,在那件事發生前的那些美好時光,要是被你知道了,你一定會笑我很傻吧?

 

如果那天我能夠更坦率些,如果那天能夠向你傳達我滿懷的愛意,如果那天我挽留你的話,你會不會願意只牽我的手?

 

才剛後悔完,我卻停在一間家庭餐廳前遲遲不肯離去。

 

並不是我常和渚來這裡,也不是我肚子餓,當然也不是被這間店吸引,而是坐在店裡有說有笑的你和她讓我佇足不前。

 

你和她看上去很幸福的樣子。

 

我有多久,沒看到你露出這樣開朗的笑容了呢?其實並不是你不笑了,而是我假裝沒看到,因為我知道,那些笑顏都不是為了我而展開的。

 

這次也是,是給她的笑容。

 

我抿緊下唇快步離開,再不走,我又會像那個時候一樣反悔,再不走,你遲早會注意到我的出現。

 

我已經決定要支持你和她之間的戀情,那麼我的這份心意,勢必是多餘的。

 

其實看你和她這麼幸福也挺好的,至少你笑了。

 

但是我多希望,你能夠追上來拉住我,不只是這次,還有之前也是,告訴我「你喜歡我」。

 

但是我是個膽小鬼,我有什麼資格去期待你挽留?所以我沒有說出口,只能讓期待一次次落空。

 

 

明明畢業之後也還是會抽空回來,但是卻在此刻覺得舊校舍格外的熟悉。

 

那片常常和你一起吃午飯的樹下陰影處,那個和你一起討論暗殺的角落,那間和你一起上課的教室……一切都回不去了,不是因為畢業,而是因為那天在那個轉角處,我選擇像個膽小鬼逃避自己真正的想法。

 

「業君?」熟悉的聲音突然出現在耳邊,我不自覺地回頭。

 

「渚君?你怎麼會在這裡?」我瞪大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依舊嬌小的身影。

 

「果然是業君。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突然很想回來這裡繞繞。業君呢?」

 

「我……我也是,想說出來透透氣。」

 

明明之前我還躲著你的,卻因為你的呼喚而不小心回頭了,也許,那才是我的本能,是我最想做的事。

 

看你的樣子,似乎並不在意我之前過分的行為,那我是不是可以問你,就算只有一絲絲希望也沒關係,我想告訴你……那天放學沒能說出口的話。

 

「渚君……」

 

「呃、怎麼了嗎?」你揚起視線,注視著我的臉。

 

自那天之後,這是第一次。

 

但是手機卻很不識相的打斷了那一刻的寧靜,不是我的鈴聲,是你的。

 

我用猜的也知道,是她打來的。

 

「對不起我接個電話。」你尷尬的接起手機,果然,另一頭傳來的聲音我也熟悉的很。

 

再一次的,我又錯過了開口的時機。

 

「你剛剛想說什麼嗎?」你掛斷電話後,瞄向我這邊。

 

「不、沒什麼,只是想說……恭喜你當上老師了。先走了。」我努力留給你一抹好看的笑容。

 

「業君,也恭喜你,考上公務員了!」你對著我的背影大喊,沒有追上來。

 

事到如今,我這個膽小鬼又有什麼可以奢求的呢?

 

連該問的問題都沒能說出口的我,簡直遜斃了。

 

我一直在想,如果那天能對你說出口就好了,就不會以這種方式畫上句點,但是一切都來不及了,因為我們已經錯過太久太久,我們相距的太遙遠,遙遠到伸出手也握不到彼此的手了。

<渚視角>

「昨天茅野她……跟我告白了。」我倚靠在走廊上,故意避開你的臉,卻假裝不經意的說著。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說這句話的涵義,大概我……只是希望能夠親口聽你說喜歡我。

 

「然後呢?你要說的就這些?」你的語氣聽來有些不耐煩,這讓我有些低落,因為跟我預想的不一樣,我以為……你會想挽留我。

 

「如果沒別的事的話,我先回去了。」你背起書包轉頭快步轉進走廊的另一頭。

 

「業君!」我站在原地喊你的名字。

 

第一次,你沒有回頭。

 

其實我只要追上去就好了,只要追上去拉住你那雙略大的手,一定就可以挽回這一切了吧?可是我卻沒有,因為我自始至終都是個膽小鬼,是個在你面前抬不起頭的,小孩。

 

 

那天之後,你請了一個禮拜的假。

 

你終於來上課之後,一切卻變了,放學時不再像平時那樣一起回家,中午也不會像以前那樣一起吃便當,雖然茅野會陪我,但是我不喜歡現在這樣。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朋友吵架,班上的人也都很關心我,但除了關心之外,他們也無能為力。

 

這是我們兩個的問題,或者說是我太膽小所衍生的。

 

我總覺得你又開始逃避我了,就跟那個時候你被退學一樣,你拒絕和我見面,也不知道我送去的東西你有沒有吃掉,就這樣,我們漸漸變成陌生人。

 

我常常在想,你是不是覺得我很煩,因為我總是那麼怯懦,總是畏畏縮縮的,連話都講不好,但是業君不一樣,你比我要勇敢的多了。

 

其實我一直覺得你願意和我這種人當朋友很不可思議,因為我們沒什麼共通點,如果……如果可以允許我任何一件事的話,我是不是可以幻想,總有一天和你牽著手散步回家的場景?

 

但是那樣美好的幻想卻在那天放學徹底破滅了,我牽著手的對象,不是你了。

 

也許你的喜歡都是我自己的誤會,但是……如果那天我沒有像個膽小鬼一樣,只期待著你留住我,而是自己上前拉住你的話,我們之間的結局會不會不一樣?

 

我好討厭如此膽小的我,膽小的連牽住你的手的勇氣都沒有。

 

 

聽說你最近考上了公務員,很像是你的作風。

 

正想著是不是該發個簡訊向你祝賀,在打完訊息後卻又沒有勇氣按下傳送,只好索性按了刪除。

 

我們都那麼久沒說話了,那麼又有什麼話可說呢?

 

你大概連見都不想見到我了吧?

 

我瞄了左手的錶一眼,差不多快到約會的時間了。

 

今天是我和她交往七年的紀念日,她平時工作一直都很忙,好不容易才有時間能一起吃晚飯。

 

不該帶著這樣憂愁的表情見面,我搖了搖頭,示意自己別再想業的事。

 

「這個,是送妳的,交往七周年快樂。」我提起放在腳邊的紙袋推上前給妳,紙袋顏色是我們剛交往時妳的髮色,我特別挑的。

 

「我也有禮物要送妳哦,來。渚君喜歡紅色對吧?」妳從背後拿出了酒紅色的袋子,看上去頗有質感。

 

但是那抹紅卻勾起了那張沉睡在我記憶深處的面孔。

 

「渚君?怎麼了嗎?」妳擔心的看著發起呆的我。

 

「抱歉,沒什麼。」我尷尬地笑著,收下了妳送的禮物。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呢?我喜歡的顏色變成紅色,一定是從那個時候吧?從開始喜歡你之後。

 

因為紅色總能讓我想起你的臉,那張我苦苦追尋的臉。

 

我望向窗邊,路上的行人來來往往,但是卻沒有你的身影。

 

為什麼我會覺得你會出現呢?我覺得這個想法荒謬的可笑,但是那個瞬間我卻寧可相信有奇蹟,相信你正站在店門口。

 

 

一時興起回到舊校舍散步,也許我還在期待著奇蹟,又或許,我是希望時光能夠到回,回到那個我們還能一起放學,一起有說有笑的時光。

 

並不是現在的我不幸福,茅野沒有錯,錯是錯在我太膽小。

 

但是如果奇蹟真的存在的話……我瞥見了那抹熟悉的緋紅,是我最喜歡的顏色,比夕陽的橘紅還要艷,卻比玫瑰紅還要柔。

 

「業君?」我出聲喚了你,而你這一次,久違的回頭了,就像以前那樣。

 

「渚君?你怎麼會在這裡?」你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我。

 

「果然是業君。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突然很想回來這裡繞繞。業君呢?」

 

對不起,我說了謊,因為直覺告訴我,來這裡可能就能見到你,這種話我還不敢告訴你。

 

「我……我也是,想說出來透透氣。」

 

你的答案讓我感到有些洩氣,對著這裡抱有期待的,可能真的只有我而已吧。

 

我到底該不該把那一天的事向你問清楚呢?應該告訴你「其實我還喜歡你」嗎?明明決定那天要告訴你的,但是卻沒能說出口,還似乎惹的你很不開心。

 

之後你也是不停地躲著我,到頭來那天的話,就這樣隨著畢業的櫻花飛落,被我帶出了校舍,就這樣被封存了七年。

 

「渚君……」你率先打破沉默的僵局。

 

「呃、怎麼了嗎?」

 

但是手機卻很不識相的打斷了那一刻的寧靜,大概是茅野打來的。

 

「對不起我接個電話。」我尷尬的接起手機,再一次的,我又錯過了開口的時機。

 

本來想在你說完之後接著說的,卻又突然失去了勇氣。

 

「你剛剛想說什麼嗎?」

 

我大概還在期待,期待你會說「你也一直都很喜歡我」。

 

「不、沒什麼,只是想說……恭喜你當上老師了。先走了。」你對著我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但是我卻一點都不開心。

 

這是為什麼呢?明明是我一直很喜歡的業君的笑容,卻讓我覺得你似乎一直在勉強自己,然後硬塞給我一個虛偽的笑容。

 

我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業君,也恭喜你,考上公務員了!」該說的話沒有說出口,卻替換成了如此可笑的台詞。

 

那句話,我還是沒能在七年後告訴你,像個膽小鬼一樣還是只能站在這裡,目送著你逐漸走遠的腳步。

 

我沒有追上去,因為覺得自己沒有資格,也不知道追上去之後該說些什麼。

 

我一直在想,如果那天能對你說「我喜歡的是你」就好了,就不會以這種方式畫上句點,但是一切都來不及了,因為我們已經錯過太久太久,我們相距的太遙遠,遙遠到伸出手也握不到彼此的手了。


好久沒有嘗試雙人視角這種東西了,真是快累死我了

我是第一次把業渚悲劇掉,希望業渚粉不要打我,請相信我也是很愛很愛他們的,然後請不要討厭小茅野

聽著西野加奈的再見,聽著聽著就生出了這篇,我覺得加奈的歌都很好聽,前陣子非常喜歡她的戀愛使用說明,很有意思的一首歌

有機會的話大家可以去聽聽看

我正在找尋好聽的歌,如果有什麼推薦的話,歡迎留言偷偷告訴我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闇 的頭像
小闇

無限輪迴的剎那。

小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